生意初哥胡杏兒   一做上癮

生意初哥胡杏兒 一做上癮


胡杏兒與時裝設計師合作推出的婚紗及晚禮服品牌KEVOLIE,剛於6月中在啟德郵輪碼頭舉行了2016年秋冬季時裝騷。老闆娘胡杏兒整晚滿場飛,招呼來賓。她坦言這場騷,為其打下強心針,令她更加積極搞好這盤生意。

文:梁彩鳳
相︰胡杏兒去年開始打造婚紗禮服品牌KEVOLIE,最近舉行大型時裝騷。(攝:林浩賢(部分))胡杏兒與時裝設計師合作推出的婚紗及晚禮服品牌KEVOLIE,剛於6月中在啟德郵輪碼頭舉行了2016年秋冬季時裝騷。老闆娘胡杏兒整晚滿場飛,招呼來賓。她坦言這場騷,為其打下強心針,令她更加積極搞好這盤生意。

據悉,這次的晚裝及婚紗,衣服上的珠片、水晶及喱士全由人手釘製,平均每件需花費超過100小時,較平日的款式多逾一倍時間。

胡杏兒表示,之前每次來到店舖,都看見同事很努力地工作,覺得非常感動,時裝騷的成功令她為團隊感到份外驕傲。

KEVOLIE由胡杏兒及時裝設計師姚子裕合作,品牌由兩人英文名字Myolie及Kev組成。去年8月正式開業,分店選址婚紗店林立的金巴利道。

胡杏兒說:「我沒有參與設計工作,主要從用家角度試穿,提供意見,看看如何改得更好及更靚。」

時裝騷當晚,不少與胡杏兒相熟的藝人均有出席,包括「胡說八道會」的好姊妹,如胡蓓蔚、胡定欣及李施樺;另有楊怡、陳嘉寶、黃芷睛、陳爽及陳自瑤等,星光熠熠。

雖然如此,胡杏兒卻謙稱:「不少嘉賓是Kev的『粉絲』,我只是加了點輔助。」

萌涉足其他生意念頭

自從1999年當選香港小姐季軍後,胡杏兒便順理成章地進入娛樂圈,在無綫電視工作16年,去年正式離巢外闖,現為GME中國旗下藝人。

離開無綫後,胡杏兒有不少新發展,包括結婚、開設KEVOLIE及北上參演不同節目。

KEVOLIE是胡杏兒踏進商界的第一步,從未做過生意的她,坦言最初遇上這個機會時,考慮了很長時間,包括聽取當時男朋友,即是現時的丈夫李乘德的意見。

「KEVOLIE由我和Kev二人名字組成,不能隨時丟下拍檔,決定要做的話便不能返轉頭,所以最初很驚。不過我是一個很勇敢的人,人生短短數十年,甚麼都要試下。」

胡杏兒雖然是生意初哥,但勇於面對挑戰,一邊做一邊學。「以前聽人說投資七位數字做生意,這麼多錢,好像很厲害,當我做了生意後才發覺,原來以最少的資金,做到最多東西才算犀利,因為這樣才可以持續發展下去。」

不過,胡杏兒也投資了七位數字的金錢在KEVOLIE,她表示不是「高的七位數字」,那麼就是「低至中的七位數字」,因為始終要租用店舖、裝修及聘請員工。近期經濟向下,KEVOLIE當然也受到一定影響。

不過,胡杏兒認為他們算是幸運,因為婚紗街已有很多店舖結業:「我們不會再在香港開店,因為不是做麥當勞,顧客會專誠找上門來,反而會北上發展,初步選定南方城市,現正積極找店址。」

雖然這次是胡杏兒首次做生意,但她愈做愈有興趣,並萌生搞其他生意的念頭。
胡杏兒自言愛扮靚,又喜歡影相,若再搞生意,很大機會與時裝有關,可能是便服之類。

「我在網上看到別人說,當你有夢想,千萬不要讓人知道,能夠實現的時候才好告訴別人,待我真正實行時再透露吧!」

文:梁彩鳳
攝:林浩賢(部分)
相︰胡杏兒去年開始打造婚紗禮服品牌KEVOLIE,最近舉行大型時裝騷。

據悉,這次的晚裝及婚紗,衣服上的珠片、水晶及喱士全由人手釘製,平均每件需花費超過100小時,較平日的款式多逾一倍時間。胡杏兒表示,之前每次來到店舖,都看見同事很努力地工作,覺得非常感動,時裝騷的成功令她為團隊感到份外驕傲。

KEVOLIE由胡杏兒及時裝設計師姚子裕合作,品牌由兩人英文名字Myolie及Kev組成。去年8月正式開業,分店選址婚紗店林立的金巴利道。


胡杏兒說:「我沒有參與設計工作,主要從用家角度試穿,提供意見,看看如何改得更好及更靚。」

時裝騷當晚,不少與胡杏兒相熟的藝人均有出席,包括「胡說八道會」的好姊妹,如胡蓓蔚、胡定欣及李施樺;另有楊怡、陳嘉寶、黃芷睛、陳爽及陳自瑤等,星光熠熠。雖然如此,胡杏兒卻謙稱:「不少嘉賓是Kev的『粉絲』,我只是加了點輔助。」

萌涉足其他生意念頭

自從1999年當選香港小姐季軍後,胡杏兒便順理成章地進入娛樂圈,在無綫電視工作16年,去年正式離巢外闖,現為GME中國旗下藝人。離開無綫後,胡杏兒有不少新發展,包括結婚、開設KEVOLIE及北上參演不同節目。

KEVOLIE是胡杏兒踏進商界的第一步,從未做過生意的她,坦言最初遇上這個機會時,考慮了很長時間,包括聽取當時男朋友,即是現時的丈夫李乘德的意見。「KEVOLIE由我和Kev二人名字組成,不能隨時丟下拍檔,決定要做的話便不能返轉頭,所以最初很驚。不過我是一個很勇敢的人,人生短短數十年,甚麼都要試下。」

胡杏兒雖然是生意初哥,但勇於面對挑戰,一邊做一邊學。「以前聽人說投資七位數字做生意,這麼多錢,好像很厲害,當我做了生意後才發覺,原來以最少的資金,做到最多東西才算犀利,因為這樣才可以持續發展下去。」

不過,胡杏兒也投資了七位數字的金錢在KEVOLIE,她表示不是「高的七位數字」,那麼就是「低至中的七位數字」,因為始終要租用店舖、裝修及聘請員工。近期經濟向下,KEVOLIE當然也受到一定影響。

不過,胡杏兒認為他們算是幸運,因為婚紗街已有很多店舖結業:「我們不會再在香港開店,因為不是做麥當勞,顧客會專誠找上門來,反而會北上發展,初步選定南方城市,現正積極找店址。」

雖然這次是胡杏兒首次做生意,但她愈做愈有興趣,並萌生搞其他生意的念頭。
胡杏兒自言愛扮靚,又喜歡影相,若再搞生意,很大機會與時裝有關,可能是便服之類。

「我在網上看到別人說,當你有夢想,千萬不要讓人知道,能夠實現的時候才好告訴別人,待我真正實行時再透露吧!」

紙醉金迷的年代

KEVOLIE時裝騷「The Golden Era」展出30件作品,以1920年代設計風格為主題,配以現代化剪裁,糅合復古與時尚。

Kev說:「上世紀20年代,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當時人們沒有未來,活在當下,不少女性悉心打扮,穿著奢華服飾,聚集於街頭及酒吧,沉醉在靡爛奢侈的生活當中,我幻想自己是當時的禮服設計師,打造出一系列復古晚裝。」

在設計風格上,20年代受東方文化影響,故Kev於作品中加入東方感強烈的圖案及線條;採用剔透物料,包括軟紗及喱士等;綴以大量珠片及水晶,營造bling bling效果。30件作品共分為五個小系,分別是金、白、綠、紫及紅色,Kev個人最喜歡金色小系,因為最能帶出奢華感覺。


丈夫更懂理財

胡杏兒剛於去年底與李乘德共諧連理,現時除演藝事業及生意外,還要兼顧家庭。「分配時間真的不容易,暫時是稍微犧牲了家庭,真的對不起老公,可幸他很明白及支持。日後必須取得更佳平衡,可能要減少投放在演藝事業及生意的時間。」

至於婚後的財務處理問題,胡杏兒表示,他們二人均出身於普通家庭,大家對金錢的價值觀極之相近,絕對不會胡亂花費。「老公在理財方面比我優勝,他更懂得未雨綢繆,而我只懂『使財』(花錢),所以以後要靠他了。」

胡杏兒表示,近期股市波動太大,故她絕對不會買股票。她一向是穩陣派,手上已有些「磚頭」,而她短期內不會考慮在本港買樓,但會留意其他地區樓市,例如內地及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