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妹精叻理財法   入行初期借錢都要買保險

糖妹精叻理財法 入行初期借錢都要買保險

細細粒的糖妹(黃山怡),一向給人柔弱、可愛的感覺,較早前在無綫劇集《幕後玩家》中飾演女強人,令人耳目一新。

現實中,糖妹是家中大家姐,性格獨立,剛剛送了弟弟去外國讀書,擔起成頭家,努力工作賺錢養家。

兒時家境一般,糖妹自小培養出慳儉性格,理財有道,原本今年已儲夠首期,因弟弟升學而延遲入市,惟預期明年可成事。

文:梁彩鳳

攝:彭大偉

 

 

「我小時候也希望到外國留學,結果未能實現,既然弟弟有清晰目標,便由他來完成我的夢想,投資在家人身上畢竟是無價。」

 

或成為包租婆

弟弟先到英國修讀為期九個月的預備班,學費達28萬元,以港元計算,未能受惠於英鎊貶值;另外,每月尚要支付生活費,考上大學的話,課程長達五年,糖妹真的要努力賺錢。

今年初糖妹透露下半年有望做業主,現時計劃雖然有變,但她認為明年也大有機會成事,現正在新樓與舊樓間取捨,即使入市也未必用作自住,可能將之放租,做包租婆。

 

糖妹是圈中的「慳妹」,日常生活相當貼地,而近期工作量有增無減,難怪儲夠首期上車。糖妹初中時期愛上唱歌,中三贏得校內歌唱比賽冠軍,讓她找到自我潛能,此後不斷參加公開歌唱比賽,希望成為職業歌手。

 

「我一向有儲蓄習慣,儲到的錢用來參加比賽,暑假就去做與唱歌有關的工作,例如做和音或演出,初期收入的確很少,只足夠支持日常開支。」糖妹說。

 

雖然如此,除零用錢外,糖妹從不向父母額外要錢,她寧願自己更慳,或接多些工作。2008年他與潘雲峰合組「糖兄妹」,成為朗豪坊的駐場表演單位,翌年簽約維高文化推出唱片而正式出道。

 

借錢買保險

「我們很幸運,入行第二年已獲得獎項,此後開始唱廣告歌及作商業演出。」糖妹入行首年向公司借了數千元,為自己及家人買醫療保險,由於數目較小,她很快便清還。

 

「我的目標很清晰,萬一遇上甚麼健康問題,家人可以入住私家醫院。」除醫療保險外,一向有儲錢習慣的糖妹,開始買基金,供款20至30年,以備不時之需,同時作為買樓基金。

 

早兩年,弟弟16歲生日時,糖妹偷偷地為他買了一份教育基金,讓他成年後自行供款。糖妹的保險及基金由做經紀的友人負責,主力選取中至高風險的基金,而她的底線是不能蝕本金,據悉至今表現不俗。

 

「無論是保險或基金,我都喜歡年繳,所以每年在這方面的支出數以十萬計,餘下金錢不多,這樣可以令我量入為出,不會花費過多。」糖妹的日常生活相當平民化,家住深水埗,是父母早年買入的物業,出入以港鐵代步。

 

「搭港鐵既環保又能控制時間,工作講誠信,準時抵達令人留下好印象,別人才會再找你工作,這樣才能賺得更多。以前我也會覺得搭港鐵有點不自在,但長大了就沒有這回事,別人可以搭,為何我不能?只是大家職業不同罷了。」

 

最大支出是飲食

至於購物,作為女性的糖妹自然少不了。不過,她崇尚簡樸生活,通常再三思量才會行動。由於工作繁忙,她經常在工作中吃飯,遇上拍劇,公司提供飯盒,有時自己帶飯,故節省不少,平均每月開支僅約5,000至6,000元。

 

不過,糖妹閒時最喜歡吃,尤其是中菜,包括打邊爐及小菜。她自言在這方面絕不留手,有時候也會品嘗貴價菜式,用以減壓,這是她用錢最多的地方。「出街吃飯,我會集中使用一張信用卡,方便我掌握開支,而且既可以簽賬儲積分,同時可以儲飛行里數。」

 

此外,糖妹經常有機會到海外公幹,由於至今未有機會與家人旅行,她會買很多手信給家人,例如買茶葉給父親;買零食給母親。出道以來,糖妹工作量不斷增加,除本業創作歌手外,還有機會演出電視劇集、接拍廣告,以及出席各式商業活動。

 

「唱歌其實最不賺錢,我要從其他工作賺錢去唱歌,最初也怕觀眾忘記我的身分,惟近年已突破心理關口,變得輕鬆,甚至可以說運籌帷幄。」糖妹說。

 

 

讀中學時已有生意頭腦

糖妹出身普通家庭,生活簡樸,中學時期已有生意頭腦,積極在校內賺錢。當年流行幸運星,糖妹在文具店以5元買入一包紙條,每包約有60至80條紙條。

 

摺成幸運星後,在校內以每包5元出售,一包大約有十粒,結果可以賺得5倍至7倍利潤。

 

糖妹指出,賺得最多的是替同學做功課,她自己一落堂便做完功課,為同學抄答案,甚至可模仿對方筆跡,每頁收2元。

 

「有時同學忘記英文作文,或者欠做功課,我都可即日交貨,叫她們請食飯作為報酬,每餐20元也可節省不少。」糖妹得意地說。

 

糖妹是圈中的「慳妹」,日常生活相當貼地,而近期工作量有增無減,難怪儲夠首期上車。

 

糖妹初中時期愛上唱歌,中三贏得校內歌唱比賽冠軍,讓她找到自我潛能,此後不斷參加公開歌唱比賽,希望成為職業歌手。

 

「我一向有儲蓄習慣,儲到的錢用來參加比賽,暑假就去做與唱歌有關的工作,例如做和音或演出,初期收入的確很少,只足夠支持日常開支。」糖妹說。

 

雖然如此,除零用錢外,糖妹從不向父母額外要錢,她寧願自己更慳,或接多些工作。

 

 

糖妹的日常生活相當平民化,家住深水埗,是父母早年買入的物業,出入以港鐵代步。「搭港鐵既環保又能控制時間,工作講誠信,準時抵達令人留下好印象,別人才會再找你工作,這樣才能賺得更多。」

 

「以前我也會覺得搭港鐵有點不自在,但長大了就沒有這回事,別人可以搭,為何我不能?只是大家職業不同罷了。」

糖妹甫入行,第一件事便是為自己及家人買醫療保險,因為她最在意健康,她自言人生最大願望是老年不會在病榻上渡過,有錢也要有健康才能享受。

當有空閒時間,她會積極做運動,主要是健身,鍛鍊不同部位的肌肉。

進入演藝界後,不時有人邀請糖妹一起做生意,但她坦言這不是其強項,頂多是負責宣傳推廣,例如做代言人,她未必會出錢投資。

 

糖妹說:「我最想參與的是與飲食有關的生意,因為現時香港餐廳提供的菜式及分量,完全沒有標示卡路里,對實行健身計劃的人來說相當不便。」

關鍵詞
糖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