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KOL元祖 雨僑 力谷網購  遠離零售寒冬

美容KOL元祖 雨僑 力谷網購 遠離零售寒冬


網絡改變世界,任何人都可以成為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吸納追隨者。不過,近期KOL開始氾濫,較難突圍。

2008年便開始拍片教人扮靚的藝人雨僑,可說是美容KOL元祖,除網上人氣外,更為她帶來創業機會,創辦Ava.Liu,銷售化妝配件及美容護膚品。近期雨僑的美容生意變陣,不再在零售店上架,全力做網購,反而不再感到零售寒冬。

文:梁彩鳳
相:雨僑暫以藝人工作為主,同時兼任KOL及經營美容護膚品生意。(胡景禧攝) 網絡改變世界,任何人都可以成為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吸納追隨者。不過,近期KOL開始氾濫,較難突圍。

2008年便開始拍片教人扮靚的藝人雨僑,可說是美容KOL元祖,除網上人氣外,更為她帶來創業機會,創辦Ava.Liu,銷售化妝配件及美容護膚品。近期雨僑的美容生意變陣,不再在零售店上架,全力做網購,反而不再感到零售寒冬。

雨僑於2012年斥資六位數字,開展美容生意Ava.Liu,起初是一間網上商店,由售賣自家品牌的化妝掃開始。

雨僑說:「若做護膚品,需要證書證明成分,不同國家要求又不同,相對複雜,化妝掃就沒有這個問題,入場門檻較低。」

產品從零售店下架

搜集資料期間,雨僑發覺其他品牌的化妝掃其實在賺取暴利,因為即使採用品質優良的山羊毛,價格也不會太高,如果她做這種產品,可憑價錢及品質取勝。

「我找朋友幫忙做網站,產品做好便寄來我家,接到單我便到郵局寄貨,做法相對原始。」雨僑說。

化妝掃是Ava.Liu初期的重點產品,其後開始代理不同廠商的產品,也會自行研發其他產品,由於種類愈來愈多,雨僑嘗試在零售店上架。

「上架做了三年,產品銷量好時,零售店便入20至30種類似產品,放在你的產品旁邊;銷量不好時,零售店會要求繳付推廣費或聘請銷售員,兩種做法均是『蝕俾佢』。」雨僑説。

雖然上架三年期間她有錢賺,但覺得「好像老鼠在鐵籠內跑圈,始終都走不出去」。結果,她今年狠狠地將所有產品下架,全部經Ava.Liu網店銷售。

早兩年開始,雨僑已開始感覺到零售業「寒冬」。由於銷售點集中在銅鑼灣,內地「自由行」旅客減少,帶來一定衝擊。產品銷量欠佳,零售點要求減價促銷,直接影響網店生意,最差時每月營業額僅10,000多元。

再者,雨僑發覺自己的參與程度不高, 除引入品牌外,其後的實際營運都由其他同事負責,所以她決定改變。

首先,雨僑斥資六位數字,將辦公室由銅鑼灣搬往荃灣,面積逾1,000平方呎。除辦公地方外,並設有studio,布置了假櫻花樹、鋼琴及CaféCorner等,方便她在這兒拍攝短片, 介紹不同產品。

雨僑的生意由拍攝短片開始,她本身很喜歡在網上收看別人拍攝的短片,尤其是歐、美、日及南韓人的作品。「外國地方大,畫面變化較多,同時拍攝出悠閒的生活態度,看得多自然令自己躍躍欲試。」

雨僑2008年開始在YouTube開設YU KIU頻道,拍攝一系列短片,主要內容是分享美容心得,以及介紹不同產品,可算是KOL的元祖。

雖然2012年開始了美容生意,但她並沒有放棄美容「博客」的中立角色,只在短片中介紹自己引入的品牌,更多的是她認為最好用的產品,這樣反而令她突圍而出。

一般的美容「博客」主要有兩類,一類是自己開店,所以只會介紹自己引入的產品;另一類是完全中立,不停介紹任何品牌的產品。雨僑剛好是兩者的混合體。

隨時隨地拍片

「我至今仍有不少美容『博客』的工作,包括廣告,客戶類型有旅遊局、衞生巾及精華水等。」她說。

雨僑坦言做KOL一點也不易,為了拍攝具吸引力的短片,她每天都帶數部機出街,隨時隨地拍下想要的場景及片段,拍片經已融入她的日常生活之中。

香港地方很細,短片內容難以有新意,雨僑每逢有空便會開車四處去,找尋靚餐廳及風景優美的郊外地方:「我無時無刻都構思拍片,例如今日要去機場接朋友,便會在該處拍定些影像,留待日後使用。」

YouTube「YU KIU」頻道訂戶近18萬名,每條短片的瀏覽次數動輒數萬次,最厲害的逾100萬次。

「粉絲」對雨僑的推介有一定信心,有利她發展Ava.Liu網店生意,現時產品種類包括化妝掃、潔膚紙、護膚品、頭髮造型器,以及休閒產品如蠟燭及香薰噴霧,即將引入床單及牙膏等。

「只要建立起一定信譽,同時拍攝內容精準的短片,而且不時推出新產品,即使只做網購,也不用害怕零售『寒冬』,因為即使是世界末日,女人也會購物。」雨僑笑說。雨僑於2012年斥資六位數字,開展美容生意Ava.Liu,起初是一間網上商店,由售賣自家品牌的化妝掃開始。

雨僑說:「若做護膚品,需要證書證明成分,不同國家要求又不同,相對複雜,化妝掃就沒有這個問題,入場門檻較低。」

產品從零售店下架

搜集資料期間,雨僑發覺其他品牌的化妝掃其實在賺取暴利,因為即使採用品質優良的山羊毛,價格也不會太高,如果她做這種產品,可憑價錢及品質取勝。「我找朋友幫忙做網站,產品做好便寄來我家,接到單我便到郵局寄貨,做法相對原始。」雨僑說。

化妝掃是Ava.Liu初期的重點產品,其後開始代理不同廠商的產品,也會自行研發其他產品,由於種類愈來愈多,雨僑嘗試在零售店上架。

「上架做了三年,產品銷量好時,零售店便入20至30種類似產品,放在你的產品旁邊;銷量不好時,零售店會要求繳付推廣費或聘請銷售員,兩種做法均是『蝕俾佢』。」雨僑説。

雖然上架三年期間她有錢賺,但覺得「好像老鼠在鐵籠內跑圈,始終都走不出去」。結果,她今年狠狠地將所有產品下架,全部經Ava.Liu網店銷售。

早兩年開始,雨僑已開始感覺到零售業「寒冬」。由於銷售點集中在銅鑼灣,內地「自由行」旅客減少,帶來一定衝擊。產品銷量欠佳,零售點要求減價促銷,直接影響網店生意,最差時每月營業額僅10,000多元。

再者,雨僑發覺自己的參與程度不高, 除引入品牌外,其後的實際營運都由其他同事負責,所以她決定改變。

首先,雨僑斥資六位數字,將辦公室由銅鑼灣搬往荃灣,面積逾1,000平方呎。

除辦公地方外,並設有studio,布置了假櫻花樹、鋼琴及CaféCorner等,方便她在這兒拍攝短片, 介紹不同產品。

雨僑的生意由拍攝短片開始,她本身很喜歡在網上收看別人拍攝的短片,尤其是歐、美、日及南韓人的作品。「外國地方大,畫面變化較多,同時拍攝出悠閒的生活態度,看得多自然令自己躍躍欲試。」

雨僑2008年開始在YouTube開設YU KIU頻道,拍攝一系列短片,主要內容是分享美容心得,以及介紹不同產品,可算是KOL的元祖。

雖然2012年開始了美容生意,但她並沒有放棄美容「博客」的中立角色,只在短片中介紹自己引入的品牌,更多的是她認為最好用的產品,這樣反而令她突圍而出。

一般的美容「博客」主要有兩類,一類是自己開店,所以只會介紹自己引入的產品;另一類是完全中立,不停介紹任何品牌的產品。雨僑剛好是兩者的混合體。「我至今仍有不少美容『博客』的工作,包括廣告,客戶類型有旅遊局、衞生巾及精華水等。」她說。

隨時隨地拍片

雨僑坦言做KOL一點也不易,為了拍攝具吸引力的短片,她每天都帶數部機出街,隨時隨地拍下想要的場景及片段,拍片經已融入她的日常生活之中。

香港地方很細,短片內容難以有新意,雨僑每逢有空便會開車四處去,找尋靚餐廳及風景優美的郊外地方:「我無時無刻都構思拍片,例如今日要去機場接朋友,便會在該處拍定些影像,留待日後使用。」

YouTube「YU KIU」頻道訂戶近18萬名,每條短片的瀏覽次數動輒數萬次,最厲害的逾100萬次。

「粉絲」對雨僑的推介有一定信心,有利她發展Ava.Liu網店生意,現時產品種類包括化妝掃、潔膚紙、護膚品、頭髮造型器,以及休閒產品如蠟燭及香薰噴霧,即將引入床單及牙膏等。

「只要建立起一定信譽,同時拍攝內容精準的短片,而且不時推出新產品,即使只做網購,也不用害怕零售『寒冬』,因為即使是世界末日,女人也會購物。」雨僑笑說。


大學時代月入20,000元

雨僑出身於小康之家,是家中獨女,基本上是「不會無飯開,也不會無地方住」,危機感相對較低。大學年代,雨僑開始獨立,替人補習賺取生活費,高峰期同一時間替五名學生補習,連同教琴,每月收入達20,000元,相當於一份全職工作。

「當時我替一名住在貝沙灣的學生補習,由於補得好,他介紹很多同學給我,我便一次過在該屋苑輪流替數名學生補習。」雨僑坦言,她覺得自己頗有生意頭腦,教材循環再用,又將經濟環境較差的學生組合起來,一次過補習。

入行初期理財一團糟

補習生涯是多勞多得,令雨僑容易掌握,可惜最初進入娛樂圈時,她完全不能適應,結果理財一團糟。雨僑2008年簽約成為hmv數碼中國集團(前身是一元製作室)旗下藝人,屬包薪形式,每個月有底薪,若工作量較多,可與公司拆賬。

「那段時間我將錢及單據四處塞,收了多少錢、欠人多少錢,完全沒有概念。」做藝人首兩年,雨僑收入較少,甚至是入不敷支,直至第三年才獲首次分紅六位數字,其後收入穩定地增加。

後來,雨僑開始做生意,發覺再混亂下去實在不行,於是開始正正經經使用銀包,並將所有信用卡及單據整理好,她發覺理財有道的話,金錢會更多。「每次賺到錢,我便開支票交給媽媽,讓她幫我理財,只留起些少生活費給自己。」

入行八年,雨僑終於儲到一筆錢,僅僅夠在香港上車繳付首期,但她一直與父母同住,故毋須急於置業。「這筆錢在香港買樓,可能連首期也不夠,但若果在其他地方,可以買多一個單位,所以我尚在考慮當中。」雨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