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職業電競隊吸金 贏出比賽 可獲六位數字獎金

女子職業電競隊吸金 贏出比賽 可獲六位數字獎金

電競隊助吸金  公司估值料2,000萬元

「90後」Clearence因工作關係,認識大量KOL(Key Opinion Leader),其後與同學Elton合資10萬元創業,為企業制定推廣方案。公司首月已收支平衡,數月內有能力搬到較大的辦公室,以及斥資六位數字,成立香港女子職業電競隊,預料能夠帶來可觀收入。

首屆香港電競音樂節於8月4日至6日舉行,電競愈來愈受大眾關注,甚至有人認為應該在奧運會加入相關項目。
電競一向被認為是男性的天下,原來愈來愈多女性喜歡這種活動,甚至出現女子職業電競隊。
吸納不同贊助商


Stinga是剛於今年6月成立的女子職業電競隊,共有六名成員,年齡介乎18至22歲。
Stinga由The Jengah Limited負責策劃,其創辦人及行政總裁Clearence說:「現時職業電競隊以男性為主,男女比例約8:2,暫時未有全球女子職業聯賽,但有不同盃賽及邀請賽。」
Stinga的隊員是公司的全職員工,平日像OL般上班下班,主要工作是打《英雄聯盟》遊戲,包括個人及團體訓練,準備參加各式賽事。


「成立首月,Stinga已吸納了兩個贊助商,包括zenox座椅及Logitech電腦週邊產品,還有其他快流消費品正在洽談贊助。」
除贊助外,Stinga收入來源還包括直播,現時計劃每名成員每月進行一次直播,Jengah將與不同平台就直播內容簽署獨家合約。
此外,直播期間可吸納植入式廣告,而隊員還可以收取「紛絲」的禮物。

女子職業電競隊的主要工作是參加各式比賽,若獲勝便可獲獎金,每次可達六位數字。
「Stinga以運動員的身分工作,知名運動員的收入非常可觀,遠比一般打工仔優勝。」
Clearence在2013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市場學系,其後進入Google工作,當中一年半負責YouTube業務,因而與不少YouTuber稔熟。
月賺逾百萬
「當時YouTuber及KOL愈來愈多,但企業客戶往往不懂如何與之洽談,有時甚至出現KOL被壓榨的情況,於是我想到我可以作為當中橋樑。」
Clearence與香港中文大學的同學Elton,每人合資50,000元,今年3月成立Jengah。

Jengah基本上是零成本開始,最初沒有其他員工,而且參加了Ablaze Idea Lab夥同新傳媒集團推行的Ablaze Startup Program,可免費使用新傳媒的辦公室。
「我們替企業制定推廣方案,同時物色合適的KOL,有時甚至會一併製作廣告片。」
Jengah每月營業額逾100萬元,首月已收支平衡,6月搬往荃灣的辦公室,並從利潤撥出六位數字金額成立Stinga。

Jengah對電競的前景非常樂觀,業界發展漸趨成熟,而政府也協助推動。
為了培育Stinga,Jengah聘請形象設計師為隊員設計形象另有領隊負責編排工作及行程,並有分析師協助分析遊戲的最新動向及國際職業隊伍的打法,研究戰術。

除開設facebook專頁外,Stinga拍攝不同的短片上載至YouTube,也會與YouTuber或KOL進行crossover,以提升知名度。
「我們預期Jengah估值將於半年內達到2,000萬元,而我們希望可以取得相當於估值一成、即200萬元融資,期望透過天使投資者或其他渠道取得。」Clearence說。

打機變成職業

Stinga隊長TuTu今年18歲,是應屆DSE考生,考得10多分的成績,由於獲邀請加入電競隊,故將先發展這方面的事業。
TuTu初中時期,香港選手於《英雄聯盟》S2世界冠軍賽中勝出,她便與朋友開始玩該遊戲。

「當時我的成績不太好,父母也有責怪我經常打機,後來升上高中,我揀了喜歡的選修科,成績有進步,所以他們沒有再責備我。」
由於打機成績不俗,TuTu於16歲便開始參加不同比賽,獲得遊戲點數作獎勵。
TuTu被Jengah發掘,並獲邀請成為Stinga的一員,除了基本薪金外,還可因應其他工作獲取額外收入。
她每天上班九小時,主要是接受訓練,包括各自打積分,或者邀請不同國家的隊伍對戰,作為團體訓練。
「上班期間,大部分時間對著電腦,不過,領隊會替我們安排其他活動,例如打拳,作為平衡。」TuTu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