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仔唔食清湯,一世買唔到樓

譚仔唔食清湯,一世買唔到樓

話說昨晚我去食譚仔做晚餐,叫咗一碗「懶肉麻勒二屎勒」。

夜晚食飯多人搭枱是常識吧,我食到中途,突然有兩個尊貴嘅「香港救星」坐咗喺我旁邊,滿手名牌,消費爆標嘅中國大媽。

文:藍橘子

 

尊貴大媽將兩手名牌戰利品圍成一道圍牆,兩位應該係第一次光顧譚仔,因為佢哋研究咗個餐牌好耐都未決定到食乜。

 

譚仔阿姐開始唔耐煩,介紹佢哋嘅「麻勒」同「仙勒」。但兩位尊貴大媽都決定咗叫一碗過橋米線清湯,兩個人Share兩份食。

 

譚仔阿姐落完單離開,兩個大媽就開始咬耳仔密密傾。

 

其中一個大媽講:「清湯平1塊錢,要辣的在這裡加!」佢指住枱面罇辣油。

 

真係一言驚醒洛克人!原來譚仔仲有呢種玩法,我一直都以為罇辣油同豉油係裝飾品嚟,譚仔嘅辣度十足,咸味又足夠,基本上無咩人需要落。

 

估唔到!原來係減一蚊神器!

 

喺我驚魂未定之際,大媽嘅大大碗清湯米線就到。

其中一位大媽,一邊望住我碗「麻勒」,一邊猛咁加辣油,務求令到碗清湯同我一樣顏色為止。

 

「看~都一樣嘛~」大媽舒了一口氣,說畢兩個就好開心分享眼前碗米線。

 

望住佢哋將我成年薪水嘅名牌散落一地,為咗慳一蚊而高興。我無打算解釋自己碗麻辣同佢清湯加辣油係唔同味道,因為我知道解釋嚟都無用。

 

我當下真係佩服得五體投地,自愧不如, 難怪我一直都咁窮,儲咁多年錢都買唔起樓,原來自己做咗咁多年井底蛙,又有錢又有頭腦,真係羨慕死人……

 

以前人哋講我都唔信。原來當一個人活喺圍牆入面,真係會覺得自己最幸福,仲以為外面嘅世界係一模一樣。上咗咁寶貴一課,呢碗米線我食得好有價值。

 

藍橘子為80後網絡作家,憑【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網絡創作爆紅。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BlueGodZi/

關鍵詞
藍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