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文傑 多瓣數賺錢 想買逾600呎太古城

袁文傑 多瓣數賺錢 想買逾600呎太古城

袁文傑 人氣工作量齊升 多瓣數賺錢買樓結婚

無綫劇集《不懂撒嬌的女人》,令飾演霸氣老闆游生的袁文傑人氣急升,工作接踵而來,包括演出廣告,最近更擔任灝天信貸的代言人。


袁文傑正計劃置業,並與女友拉埋天窗,近期工作量大增,令其收入水漲船高,向目標邁進一步。
此外,袁文傑期望投資多年的網台球星台慢慢步入收成期,並計劃於日後開設咖啡店。

「在亞視年代,我已不時拍攝廣告,今次首次做代言人,收入更佳。」
袁文傑這次為金融機構擔任代言人,令他對投資理財有更進一步認識,例如可以將物業抵押,獲取低息貸款。
「近半年來,我開始研究咖啡,原來不同地區孕育出不同風味的咖啡豆,烘焙方法也影響味道,真的很有趣,令我很想開設咖啡店。」袁文傑說。

他早年已經與家人買入物業,現時供家人自住。若能真的開設咖啡店,就可以用按揭貸款協助圓夢。
不過,這是後話,因為袁文傑還有更急切的事宜需要辦,就是在兩、三年內,與拍拖多年的女友結婚。
袁文傑希望另外購買一個單位,作為婚後新居,所以現時要努力工作賺錢,以達到這個目標。


鍾情太古城
「我喜歡港島區太古城,因為靜中帶旺,商場夠大,但不是極度擠迫,很多日本人在此居住,而且沒有太多『喼神』。」
袁文傑期望新居面積約600平方呎,換句話說,樓價動輒逾1,000萬元,這次代言的灝天信貸為他安排了超低息貸款。
「雖然近期工作量增加,收入相對較多,但與目標仍有一段距離,故仍需繼續努力。」
袁文傑坦言,《不懂撒嬌的女人》游生一角,是他入行多年以來,外界對他最有反應的一次。
事實上,袁文傑出身於無綫訓練班,惟完成後,轉任模特兒,並於1995年加入亞洲電視,前後在此工作長達17年,這段期間完全沒有經濟的壓力。

「除首年外,我在亞視期間的收入逐年遞增,有次同事替我爭取非常好的加薪幅度,雖然被會計部質疑,但最終也獲得通過,今時今日很難再有這樣的情況。」
當年,亞視藝人數目較少,工作機會相對較多,只需拍攝一部劇集,便佔全年「騷」(出鏡次數)量近八成,而袁文傑又經常演出綜藝節目,所以隨時「爆騷」一倍,收入自然可觀。
袁文傑憶述,首年合約未完,亞視已與他加簽兩年;其後的兩年未完,又再加簽,而每次加薪幅度相當不俗。
「當時的生活實在太穩定,為了逼自己更加努力,我在2006年開始搬出來自己住,剛好又讓我發掘到其他收入來源。」

這些機會就是北上搵銀,近十多年來,內地不少企業舉行活動,邀請香港藝人出席招商或週年紀念活動,袁文傑也在被邀之列。
踏出第一步後,袁文傑廣結人脈,結果就像滾雪球一樣,工作機會愈來愈多。
袁文傑過檔Now及有線電視後,由於內地企業的商演活動不斷增加,令他的收入繼續上升。
「除一定要『畀家用』外,我不會限制自己花費多少,視乎收入多少而定,最差只是剛剛好,絕對不會『洗凸』,有時也可以儲起半份收入。」


只購買保險及基金
用剩的錢,他存放在銀行戶口作儲蓄,從來沒有買股票,只是有朋友當上保險經紀或理財顧問,向他推介各式投資渠道,他才購買了兩份保險及基金。

男性普遍喜歡葡萄酒、名錶或汽車,袁文傑對這幾種東西沒有追求,興趣只有足球及聽歌。
「我曾經試過一年內買了數百隻CD,但這也是有限數;另外,就是買衣服,因為藝人始終要置裝。」
年底向來是商演活動旺季,袁文傑表示現時已有數個工作正在洽談,今年收入明顯較往年多些少,他期望能夠增加「瓣數」,讓他早日達成置業及結婚的目標。


搞網台年花六位數字
袁文傑花費最多的,是他一手一腳搞的網台球星台,這是他七、八年前開展的興趣事業。
「我搞球星台純粹為了興趣,只想有自己的地盤,完全不受限制地講波。」
最初,球星台借用別人的平台做節目,年多前獨立出來,製作更多節目。

為了提升節目水平,袁文傑需要不斷投資,包括購買器材、燈光、租用地方、聘請攝影師及剪片師傅,而且不時招待嘉賓。
「有一次,我為訪問一班足球界的前輩, 在酒樓訂了一圍下午茶,讓他們先吃點東西,再輕輕鬆鬆接受訪問,這是尊重被訪者的表現。」
球星台並無聘請全職員工,只是招攬了一些球迷做主持,由這班「兄弟」分擔工作,而他們也有象徵式地「夾錢」。
袁文傑表示,粗略計算,每年付出約六位數字,大部分由他負責。
製作雖然不欺場,但瀏覽次數不太多,每條片由數百至數千次,故至今仍未有商業上的回報。
「我近期工作忙碌,較少參與球星台,暫時靠一班『兄弟』維持,期望日後逐步發展業務,獲取金錢上的回報。」袁文傑說。


現實也是霸氣老闆
球星台雖然未有金錢上的回報,卻為袁文傑帶來極大的另類回報。
《不懂撒嬌的女人》監製關樹明看過袁文傑主持的節目,覺得他很有霸氣,於是找他演出劇中游生一角,因而令他人氣急升。
袁文傑扮演霸氣老闆入型入格,雖然球星台算不上是一盤大生意,但他細心思量下,發現在管理方面,原來自己與游生相當相似。
「每次我有新構思,都會先告訴一班『兄弟』,若他們做不到,我會自己做,或者不留情面地責罵。」
此外,他酷愛足球,翻看了大量書籍,也在網上搜集了不少資料,希望主持節目時,引領觀眾收看球賽。
「一般球迷看得比較表面,而我其實下了不少工夫,所以某程度上有一定的自負。」袁文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