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曾照顧過我的感受  一位失明朋友的故事

誰曾照顧過我的感受 一位失明朋友的故事

以前我有一個中學同學,他是一個失明人士,叫智峰。
他個性開朗健談,很快就與班裡其他同學融入。

更有趣的一點是,他常常在上堂時睡覺…

有一次,我因為上堂睡覺而被罰留堂,智峰也一樣。所以那陣子我與他成為朋友。

我跟他無所不談,也沒有需要忌諱的話題,甚至他有時會開自己的玩笑。

有時候我們的歧視與恥笑,都很無知…

「你是怎樣被老師抓到上堂睡覺的?」我問。
「因為我趴著睡啊!哈哈哈!」智峰。

有一次教會的分享會,智峰突然舉手想發言,大家都以為他會說什麼悲慘的經歷。

怎料,智峰說:「我很感激有一班常常捉弄我的朋友,他們把我當成普通人一樣。」

正當我鼻酸感動之際,他突然又說:「那個藍橘子常常欺負我,老師快點罰他!」

有一次同事們在討論智能手機愈來愈貴的話題,快將推出的iPhone8的售價據聞會接近,甚至衝破5位數字。

同事打趣說:「你知道哪一種人不需要用手機嗎?」
等全場靜了,他又說:「是聾啞人士,哈哈哈哈。」

智能手機「看似」有很多不必要的功能,例如Facetime只有少部分長期身處外國工作或留學的人才用。

而同事所說的聾啞人士,在智能手機出現前,的確無法使用手機,但是智能手機的出現,Siri能夠令盲人享用手機內的各種功能,而Facetime正正能讓聾啞人士能夠與其他人溝通。

社會的科技雖然仍有進步空間,但有很多設施已能改善不同殘疾人士的生活所需。

但是,似乎社會上一般人的知識,卻仍然很落後。除了同事的「聾啞電話論」,我還聽過有小孩說想坐輪椅人士坐的升降台…

餐廳、商場、巴士不讓導盲犬進入,巴士不先讓導盲犬優先上車,試想像一個人類,與導盲犬爭吵插隊的問題,多麼可笑。

藍橘子為80後網絡作家,憑【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網絡創作爆紅。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BlueGod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