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鑊俾人揹有功自己領  你有無遇過呢類同事

有鑊俾人揹有功自己領 你有無遇過呢類同事

人有A字膊,職場有卸膊操,分行之間當然也有卸膊行。

文章授權:90後銀行小妹甩轆記

 

大家落街,不難發現總有一間銀行在身邊。很多時,同一間銀行在某地區會有兩間以上的分行,那麼,它們就是鄰行了。

 

鄰行之間,當然是守望相助,保持交流,例如A行撬走B行的大客、B行又把麻煩客耍去C行,沒完沒了。曾經試過,在同一區,明明有兩間鄰行的老闆都在區會以姊妹相稱,感情要好,後來因為某個大客太花心,想同時寵幸兩間分行,引致兩姊妹爭風呷醋,反目成仇。See,職場上女人的情誼就是這麼脆弱。

 

爭客以外,更多的是「水客」。此水客不同彼水貨客,也不是指完全耍走個客,指的是鄰行對一些有「鍋」味的客人,例如戶口有問題、或者基於行政理由而不便開戶的客人,順水推舟,「水」過隔離分行,萬一有黑鍋也不用孭。

 

題外話,知道大部份銀行比較不願意做哪些客人生意嗎?一般是對銀行有潛在金融犯罪風險的客戶,例如一些從事高洗錢風險行業(Money Laundering)的客人——經營找換店、珠寶買賣、政治人物(Politically Exposed Person,簡稱「PEP」)等等,所以早陣子黃之鋒投訴開不了銀行戶口,不是涉及政治考慮,而是正常的內部審批程序。

 

今日,又接到一個「水客」了。

 

「唔該,我想開個戶口。」

 

在我還未反應過來,她已經把身份證、住址證明和開戶金額(即「開戶三寶」)整齊排列在我檯上。嗯?咁順攤?

 

我望了望她,只見這個大嬸眼神閃縮,頭耷耷,驚驚青青咁款。嗯…直覺話我知有可疑!於是,我把她的資料拿去Billy那裡,進行仔細檢查。

 

Billy用系統一check,就見到呢位大嬸原來在我們銀行的黑名單榜上有名,是因為剛才提及的風險嗎?不是!這次遇到的,是財務狀況有問題的客人。她因為拖欠我們十幾萬卡數,現已破產。難怪她剛才面有愧色,原來是身有屎!結果可想而知,我們當然是不會替她開戶口。

 

「唔好意思,基於行政理由,暫時幫唔到你開戶口。」我從辦公室出來,直接告訴她。

 

大嬸聽到這個消息,臉上有一絲失落,但似乎也是意料之內,沒有太大反應,只是稍稍不忿地說了句:「頭先你哋另一間分行又話嚟呢度會開到嘅。」

 

「哦?唔好意思,請問係邊間分行?因為我無收到其他分行同事通知。」我聽後有些愕然。

 

「咪隔離街XX分行囉!佢哋同我講系統問題開唔到,叫我嚟你哋呢度開。其實開唔到咪話我知囉,做咩要我白白行多趟!」大嬸越講越黯然。

 

「真係唔好意思…」呢句是代鄰行同事向大嬸說的。

 

我明白大嬸在想甚麼,她以為我們知道她是破產人士,不尊重她,耍得她氹氹轉。其實不然,我相信鄰行同事只是不想面對和親口拒絕這些客戶,才出此下策,著他們到附近另一家分行。殊不知給他們一個希望後的再次拒絕,會為他們帶來更大的失望。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鄰行A字膊同事,請好好承擔起拒絕客人的責任,相比一個假希望,他們寧願選擇一個痛痛快快的拒絕。

 

正如,「食檸檬」與「做兵」之間,你會如何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