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成90後打工仔中度焦慮   壓力情緒不容忽視

四成90後打工仔中度焦慮 壓力情緒不容忽視

年輕人想搵好工作愈嚟愈難,非專科出世大學生想上車更加是遙遙無期,再加上不少行業已經到達飽和狀況,年輕人想上位絕對不容易,更有調查發現,本港打工仔的快樂指數及希望感低落,其中90後打工仔更有近4成達「中度及嚴重的焦慮徵狀」,實是令人咋舌。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今年3至5月以網上問卷訪問624位18歲至67歲的在職人士,發現:

1.整體僱員的「快樂指數」從4.69分下降至4.67分

近三成受訪者比一般人的快樂指數為高、不快樂的打工仔佔三成半

2.整體「希望感」平均分屬於低水平

調查發現2017年,受訪打工仔的整體希望感平均分為46.4,低於平均48分的水平,

3.愈年輕受訪者希望感愈低

近六成的80後及90後打工仔,他們雖有意志力達致目標,卻欠缺達致目標的方法或途徑,這顯示年輕打工仔即使很有意志力,同時亦需要學習為自己訂立可行、正面及明確的目標,並學習及獲得更多的途徑及解決方法,從而以正面及具希望的態度面對生命裏的各項挑戰及逆境。

4.精神健康狀況下降

超過六成五(65.4%)受訪者的焦慮狀況已出現「輕微至嚴重的焦慮徵狀」

值得關注的是90後受訪者的焦慮狀況,4人中已有3人出現焦慮徵狀,更有接近四成(39.1%)達「中度及嚴重的焦慮徵狀」,情況十分令人擔憂。

超過四成(42.9%)受訪者的抑鬱狀況已出現「輕微至嚴重的抑鬱徵狀」

總括而言,香港可以話係全球工作最辛苦嘅地方之一,打工仔每星期平均工作超過50小時,仲要面對工作、家庭、婚姻、情緒及精神健康和個人發展等各方面壓力,無論環境再絕望,後生仔都要堅強面對!

資料:香港基督教服務處2017「香港僱員正向心理調查」

睇完整體大趨勢,不如睇下香港唔少人從事嘅金融行業嘅壓力問題,以下為真實個案:
撰文:K.K.
一位西裝畢挺的金融男,已婚,育有一個5歲孩子,一副自信可靠的模樣。可是,他一直藏有一個秘密——就是逢與老闆開會,心都會跳得異常厲害。原因?他賠笑慣了。老闆性子暴躁,總不留情面地開罵金融男。

局外人清,你當想「抵死!鬼叫佢死忍!如果係我,實同佢死過!」然而,應該這樣說吧,每個人的處境與成長背景不同,性格與處事方式實有所相異,Well~ 再說下去,可以出篇論文。總之,他不是你。扯遠了,說回金融男。

被不留情面地媽X,金融男依然出力賠笑。然而,他內心的情緒卻早已壓抑得如鍋蓋裡的沸水——滾燙滾燙地冒著泡、躁鬱不安——他覺得自己好無用。與此同時,他也不知為何地,總覺得妻子與孩子怎樣都不順眼。他痛苦地開始懷疑自己的眼光、懷疑自己的人生。他應驗了作家王小波的那句話:人類痛苦的根源,便是因感到自己的無能。

以上是真實的故事——為臨床心學家兼藝術治療師Dr. Wong (黃曉紅) 所接觸的真實個案。

如你所想 幾乎人人「你有壓力,我有壓力」

Dr. Wong指出近年港人精神健康一直只是處於亞健康水平。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聲明,在1990年常有的疾病排列中,首位是肺病、第二及第三位分別是肚瀉及嬰孩常有的病;然而,到了2020年,以上疾病的影響將下降至第六、第九及第十位,但原本第四位的抑鬱症則將攀升至第二位,且排列首十五位的病童亦多與精神健康有關。

另於今年年頭公佈的全港精神健康指數2016調查報告顯示,在職受訪者認為「工作」對其精神健康有非常負面的影響比例較2015年增加。

根據Dr. Wong過往的診斷經驗,較多求助者來自以下三個行業:金融、資訊科技和社會服務。
當中金融、IT業是出了名競爭激烈、時數長的行業。而社會服務界,如社工、治療師、醫務人員之所以壓力甚大,則是因大家熟知行業根本問題——社會資源不足。

即使是平時渡開人難關的Dr. Wong也不能避免情緒問題——「能醫不自醫」。她分享自己早年去完災區,回港後亦經歷了一段情緒失調的時期。幸好,經驗話她知,要主動求助!所以「唔死頂」非常重要,也是一種智慧。

咁⋯⋯你壓力爆煲未?

靜心,問問自己以下5條問題:


圖片來源:《全港精神健康指數調查2016》

以上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五項身心健康指標」所制定的問題 (精神健康指標分數 = 5條問題分數綜合 x 4)。學術研究指出,若精神健康指數低於52分,個人的精神健康狀況處於不合格水平;介乎52-68分間處於可接受水平;達到72分即表示精神健康狀況良好。

另外,Dr. Wong提醒,若發現以下徵狀,便要提高警覺,留意自己是否有相關情緒問題:
i) 憂鬱:壓抑情緒、失落、孤獨、退縮、無力感(身心無力)
ii) 焦慮:無記性、緊張、感覺自己的能力下降

復原方法?

防範於未然,覺得自己不妥時,向身邊親人、朋友傾訴是最快的途徑。但通常這樣得到的抒發效果並不能持久。況且「講就容易」,有時感到難受時,愈是親近的人,反而愈是難於啟齒。此時,不妨考慮向專業人士求助。

說回金融男的結局吧。在痛苦邊緣徘徊的他,幸好無再「死頂」,他選擇了向專業人士說出煩惱。結合Dr.Wong的敘述治療方法,在建立互信的治療關係下,他以繪畫「我的家」及加以陳述的形式,埋藏心底的恐懼與渴望一點點浮於水面。

借助重塑自己的外部支援系統,如朋友、家庭(包括原生家庭);以及與Dr. Wong一起化身為珠寶蒐集者,金融男重新發掘自己一直以來好的一面,如樂於分享資源、負責任、豐富的領袖經歷,並於最終重新獲得了內在力量。

Dr. Wong於香港中文大學社工系教授的敘事繪畫治療基礎課程,2017(圖片由被訪者Dr. Wong提供)

Dr. Wong在加州州立大學的教授課程,2017(圖片由被訪者Dr. Wong提供)

探討敘事繪畫治療的一個國際會議,2015(圖片由被訪者Dr. Wong提供)

猶如惡魔總會被打敗、不屈不撓的英雄終會勝利的故事劇情看似「好行」,但現實中,陷入情緒問題,踏出第一步,尋求解決方法,直至最終走出陰霾的過程卻是那麼不易。

所以平時保持注重飲食、運動,維持好心態何其重要。好,Stop! 這些方法坊間已有很多,我就不多說了。反而,想你能更了解以下——大多數人混淆了的東西。

心理諮詢業的細分與收費

a/ 社工:社區中心、費用低廉甚至是免費,但服務內容僅限精神支援(如聆聽傾訴),不提供心理治療療程。

b/ 心理咨詢師:主要針對有情緒問題的人士,譬如在生活上,意識到自己的精神狀況漸差、出現失眠等情況,便可以考慮約見心理諮詢師了。但其收費相對貴些,最貴的近乎 HKD 1,000/小時。

c/ 臨床心理學家:程度嚴重的焦慮、抑鬱,以及強迫症、精神分裂等情況,便須約見臨床心理學家了,必要時需配以藥物治療。由於治療療程更具深度及廣度,收費亦較貴,一般為 HKD1,000 – 3,000不等。

圖片由被訪者Dr. Wong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