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個藝人及主播專訪   投資理財買樓精明心得

9個藝人及主播專訪 投資理財買樓精明心得

前無綫新聞報道員方健儀轉為自由工作者後,活躍程度與日俱增,曝光率不比當紅藝人遜色。嚴肅的外表、詼諧的個性,令她殺出一條新血路,成為企業活動司儀的搶手貨,最近新增唱歌功能,吸引力進一步提升。不過,自由工作者的收入始終不穩定,而方健儀對傳媒仍有一團火,沒有忘記要回去,最理想的情況是兼顧傳媒與企業培訓工作。

文:梁彩鳳

相:方健儀於兩年前轉做自由工作者,結果走出一片新天地。(何柏基 攝)
場地:Isola
服裝:agnès b.
髮型:Vincent Yeung @ Salon Osmosis
化妝:Soey Li

前無綫新聞報道員方健儀於兩年前轉為自由工作者後,活躍程度與日俱增,曝光率不比當紅藝人遜色。嚴肅的外表、詼諧的個性,令她殺出一條新血路,成為企業活動司儀的搶手貨,最近新增唱歌功能,吸引力進一步提升。不過,自由工作者的收入始終不穩定,而方健儀對傳媒仍有一團火,沒有忘記要回去,最理想的情況是兼顧傳媒與企業培訓工作。

自從較早前獲毛記電視頒發歌唱獎項後,現時方健儀接到的司儀工作,逾半都要求她唱一、兩首歌助興。

百足咁多爪

較早前,方健儀替一間醫療機構的週年晚宴擔任司儀,同時於晚宴結束前唱最後一首歌。「同場還有歌手許廷鏗,心想一定相形見絀,到我演唱時可能只剩下小貓三、四隻,但結果卻像迷你演唱會,有人送花、又有人影相,氣氛相當不錯。」

無心插柳,卻令方健儀走出另類司儀路線,講得又唱得,收入自然較高,對企業的吸引力也有所提升。最近另一歌手區瑞強開演唱會,請來方健儀擔任嘉賓,成為她首次純唱歌的演出。

方健儀的名氣不限於香港,早已北望神州,最近她跑到澳門工作,除擔任企業活動的司儀外,並為當地的政府及公營機構舉行培訓課程。兩年前離開廉政公署,方健儀本想讓自己歇息一下,探討日後路向,因而轉做自由工作者,想不到竟然走出一片新天地。

「最初幾個月其實並不太順暢,工作量不多,但我不介意收入多少,就當去拓闊人際網絡;加上過往的工作背景,同時多出去交際,工作漸漸多起來。」方健儀以專業態度去對待自己的職業,就像飲食般不能揀飲擇食,所以除財務公司、醫學美容外,其他類型公司的工作都會接,當中以財經類型居多。

現時的方健儀可謂「百足咁多爪」,工作種類涵蓋司儀、出席商業活動、撰寫專欄、出書、配音、電台及電視節目主持、拍攝電影及廣告。其實也有人邀請她拍攝電視劇,而且是主角之一,惟因所花的時間太多,所以推掉了。

擔任自由工作者剛好兩年,方健儀表示,現時每年收入比得上打工年代。不過,極之不穩定,有時也會令她擔心,可幸至今仍算不俗。「我未必會長期做自由工作者,始終經濟有起伏,一旦環境轉差,企業削減預算,便會影響我的收入,所以要未雨綢繆。」

兩條腿走路

方健儀曾於香港電台及無綫電視新聞部擔任記者,其後轉往廉政公署出任高級傳訊及媒體關係主任。過往的工作經驗令她勝任公共關係、溝通技巧及建立形象等範疇的培訓導師,除在香港中文大學及城市大學任教外,她亦替不少公營及私人機構舉行課程。

「幕前工作始終很難做到退休,對比面容,知識不會因為年紀增長而減退,反而可累積更多經驗,所以在眾多工作中,我認為這一項可以延伸。」她說。

方健儀的理想是開設一所培訓學校,定期舉行相關課程,她會先測試市場反應,了解是否有一定需求。離開傳媒行業幾年,但她沒有一刻忘記要回去,因為至今心中仍有一團火,很享受站在最前線的感覺。「每次看新聞報道我都很著緊,常假設自己是記者,想著要發問的問題,有時候會替眼前的記者可惜,為何他不問這些那些問題?」

對於日後路向,方健儀的理想是在傳媒機構找一份固定工作,然後兼顧培訓學校,實行「兩條腿走路」。「你必須身處傳媒環境中,保持節奏,才能與時並進;否則,就是站在核心外圍,討論核心內圍的事情, 只是塘邊鶴,完全離地。」方健儀說。

只信磚頭

「我外表看似精明,別人以為我很懂得理財,其實我不太看重金錢,所以並不是很有系統地處理財政。」方健儀至今只買過一隻股票,就是港鐵公司(00066)。當年港鐵上市,父親叫她一起抽新股,結果抽中一手,但她一直沒有付錢,所以實際上是父親的。

當年有朋友在基金公司工作,方健儀幫襯買了一份基金,需要供款至60歲。後來她發覺年期太長,基金表現也不是太理想,於是提早套現,扣除罰款後,平手離場。

曾在英國留學的方健儀,對英鎊情有獨鍾,有時會買賣英鎊,曾在鎊匯兌港元11.1時買入,然後在12元沽出,賺了些少。早前英國公投「脫歐」,拖累英鎊急跌, 方健儀在大約10.4元入貨,但一直徘徊10至10.1元,之前更跌穿十算。

此外,以前歐元兌港元長期於10以上,開始下跌之始,方健儀見9.7水平,認為已算很低,誰知入市後歐元匯價一直向下。「很多朋友笑我是明燈,一定不會跟我投資,甚至要與我相反。」不過,方健儀也有成功的投資,就是買「磚頭」。

方健儀與丈夫於2009年已決定結婚,但兩人沒有細心考慮住屋問題,錯過了金融海嘯的樓價低位。其後二人決定置業,樓價已開始節節上升,看中的單位於數日間升值50萬元,結果計過數,覺得負擔得來便急急腳於2010年入市。方健儀與丈夫的自住單位現已升值不少,這令她心靈上很富足。

此外,方健儀是車主,一直租用車位,然而,被業主大幅加租,由月租1,900元加至3,000元,她覺得不值,故自行買入,該車位至今亦升值不少。「我用基金套現的金錢去買車位,車位升值速度較基金快,所以我相信『磚頭』,因為可以用得著,總比放在銀行的股票好。」方健儀說。

後記 受歡迎之謎

自本欄推出以來,筆者採訪過多位藝人名人,從未寫過後記,這是「破天方」(註:方健儀的著作名為《破天方》)的第一次。近期方健儀真的很紅,無論去到哪兒,她總「喺左近」,所以當《星級理財》這一欄開波,記者便想到邀她做訪問。

記者以電郵邀請方健儀做訪問,她很快便回覆,由於實在太過忙碌,至一段時間才成事。再次以電郵約期,方健儀的回覆是:「我看見你們做了很多前記者(她很強調自己不是主播),幾乎已是一個系列,訪問我會否已沒有價值?」真的想不到方健儀這樣留意本欄的報道,她是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而不是自己的檔期,這點真的令記者很意外。

方健儀外表的確很「正經」、「嚴肅」,但閒談之間,她自然流露俏皮一面,說話很風趣,但很有分寸,就是這種落差令人留下深刻印象。訪問過後,記者請方健儀提供圖片,但她實在太忙,最初提議記者到她facebook專頁找,但我們需要印書,質素要求相對高,她二話不說,即晚對著記者的清單照執,這種態度,才是受歡迎的不二法門。

林燕玲

有「小飛俠」之稱的前主播林燕玲跳出新聞界後,一直是職場搶手人物,曾擔任渣打銀行(香港)認股證銷售部董事,去年底轉換新環境,任職麗新集團,一手一腳處理林建岳旗下上巿公司的傳訊事務。但原來林燕玲不止工作叻,投資亦了得,早年在股巿屢有收穫。

「當記者時,有較多私人時間,試過有空檔時買入股票,持貨幾天便沽出,亦試過即日鮮,很多時候都有收穫。」林燕玲亦試過抽新股,認購領展房產基金 (00823),上巿不久便沽出,獲利數千元,這些經驗讓她將財富滾大。

她後來當財經新聞主播,接觸到更多財經知識、專業人士意見,更有信心捕捉投資機會,財富亦不斷的累積。特別是2006至2008年在股票市場,屢有收穫令林燕玲身家大豐收,其後股巿轉弱,逐步減少

持股,而且工作愈來愈忙碌,個人理財由進取變為保守。

我不是花瓶

不少人以為林燕玲是新聞系或者金融系畢業,但沒有人猜到她是生物化學系學生。「由記者升任主播,別人會針對我的學歷,說外行人當上主播,升職不是靠實力,全靠個人標緻的容貌,有些更以花瓶形容。」林燕玲感無奈。

在男性主導的金融巿場亦遇上同樣情況,擔任渣打『輪后』期間,許多金融界人士對她有固定看法,認為沒有財經背景的人當主管,質疑其個人能力。

但她認為學歷不是職場上的限制,更重要是加倍努力。公司給予的工作,不要怕吃虧,要盡力將工作做到最好。

意願做財務自由的收租客

隨著不斷累積資歷,且在股市累積了一定「子彈」,林燕玲瞄準金融海嘯後買樓收租,迄今單位升值可觀,兼且年年有租收。

林燕玲在二手巿場買入其人生的第一個物業,在將軍澳區鄰近港鐵站的新屋苑購入一個中小型單位,作價約350萬元。與一般人不同的是,單位不是自住,純綷投資收租。

「將軍澳的單位雖是二手,但上手業主以樓花形式購入,單位從未入住,所有室內設備保持全新狀態,適合我這類懶惰的收租客。」

她買入單位後即買即收租,出租前與地產代理溝通,指租客必須準時交租。幸運地多年內只換過一次租客,交租亦準時。

2009年後樓巿重拾升軌,中小型單位升勢獨領風騷,現時林燕玲的將軍澳單位升至逾600萬元,升幅逾70%。

雖然樓價於高位徘徊,但林燕玲表明暫無意出售該物業:「物業經已供斷(按揭),對我來說無負擔,我將其視為長線投資,長線收租。」

香港人追求財務自由,林燕玲最希望再購買收租物業,退休後可以收租,再做自己喜歡的事。

前無綫新聞主播周嘉儀兩年多前離開傳媒界,轉到興證國際證券有限公司出任市場拓展部聯席董事,負責為公司建立品牌形象。 周嘉儀擔任主播期間,開始趁熱鬧抽新股,至今這仍是她最愛用的投資工具,不過,經歷兩次損手後,作風更為保守,現時只會選取穩陣大藍籌。

周嘉儀

文:梁彩鳯

攝:何柏基
踏入財經界這兩年來,周嘉儀不斷進修增值,除向同事學習外,還閱讀財經報章、雜誌,並且考取證券及期貨從業員資格考試卷一、卷七及卷八。 「雖然現時工作與財經有關,不過,我仍有很多東西要學習,每天都是邊學邊做。」 進入興證後,周嘉儀對財經範疇眼界大開,了解各項投資工具,惟她始終還是鍾情買股票。

1846bgra_02aaa

前後兩次損手

周嘉儀於2007年首次買股票,當年大型國企股排隊來港上市,掀起抽新股熱潮,她也跟著抽,惟已忘記抽的第一隻新股是哪間公司。 「當時抽到等於必賺,我通常在上市後不久便沽出,最多持貨一至兩週,每次賺1,000至2,000元已很開心,可以有閒錢外出吃飯或多買件衣服。」她回憶。

周嘉儀先後抽過七、八隻新股,當中以阿里巴巴網絡(已除牌)賺得最多,這些新股合共為她帶來20,000至30,000元進賬。 抽新股期間,她開始物色具投資價值的股票,當時市傳「港股直通車」快將開通;加上恒生指數直逼30,000點, 她趁機買入一隻內險股。

可惜,雷曼事件引發金融海嘯,恒指掉頭回落,周嘉儀手上的股票即時成為「蟹貨」。 「我繼續持貨至兩、三年後沽出,最終並無『返到家鄉』,唯有當交學費。」 另外,有一次她聽從朋友建議,買入一隻細價股,起初股價確實是向上,心想等多一會才沽出,豈料股價掉頭向下,而且跌幅驚人,完全來不及「走貨」。「雖然我不是投資很多錢,但辛辛苦苦賺來的錢,突然間少了一截,自然是心痛。」

1846bgra_03aaa

避開英鎊大跌之災

此後,周嘉儀不再聽信消息,轉而做個穩陣的投資者,專門選取大藍籌,包括國際金融股及科技股,買入前都會做足功課,作中、長線投資。

此外,周嘉儀每年平均去三至四次旅行,日本是最常去的地方之一,所以她會趁匯價低的時候買日圓,用剩便由它放著。 她覺得自己最具眼光的一次,是英國「脫歐」公投前, 沽出手持的英鎊。 「當時大部分人都覺得英國『脫歐』機會極低,但我不想冒風險,所以選擇沽出。」

雖然賣出價較買入價並不是高很多,但「黑天鵝」事件後,英鎊匯價一度下跌近兩成,至今仍低迷。 她多次強調自己是穩陣型投資者,這與家庭自小教育有關,父母都是辛苦工作賺錢的人,母親從小教導她要儲蓄,出來社會做事後,無論人工多少,都要將部分薪金作為家用。

於浸會大學傳理學院廣播新聞系畢業後,周嘉儀便進入無綫新聞部工作,首年擔任記者;翌年當上全職主播。 「最初一、兩年,每月薪金只有10,000多元,因為上鏡關係,需要添置衣服及化妝品,基本上儲不到錢。」

其後薪金增加,她盡量儲起三分之一人工,惟她發覺單是儲蓄,根本追不上通脹,若要置業,沒有可能只靠儲蓄,令她明白投資理財的重要性。 周嘉儀較早前與家人一起置業,她也要幫手供樓,連同家用,每月均需有一筆固定收入應付。

「很多行家出來做自由工作者,或者創業,有些人收入不俗,但我是比較穩陣及保守的人,所以選擇繼續打工。」 由於周嘉儀擁有一定知名度,可說是網上當紅的KOL(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不時獲不同品牌邀請出席活動或進行宣傳推廣,每一項工作都與公司洽談,合適的才會進行。

1846bgra_10
大學時期做帶位員

跟很多人一樣,周嘉儀在學生時代也有做暑期工,中五及中七暑假均去做sales賺點零用錢。 進入大學後,周嘉儀沒有替人補習賺錢,而是做兼職帶位員。 當年,浸會大學的大學會堂(AC Hall)是著名的表演場地,舉辦各式講座、粵劇表演及演唱會等。

「AC Hall需要一班帶位員,在校內招聘,我便加入其中,在課餘時間做兼職。」 周嘉儀表示,遇上「天地堂」(即只有早上及黃昏上課),午間的時間便去做帶位員,既可賺外快、又可認識不同學系的同學,甚至是欣賞表演,一舉三得。 帶位員的工作,每月為她帶來2,000至3,000元收入,對學生來說相當不錯,讓她有閒錢跟朋友逛逛街及扮靚。

強積金選取中高風險

甫踏進社會工作,周嘉儀便買入保險,包括人壽、住院及危疾,她認為是「點都要有的基本保障」。 工作多年,她也有供強積金,並且聽取專家意見,因為年紀尚輕,故選取中、高風險的組合,包括環球股票基金。 「我其實很少留意強積金表現,去年好像沒有怎麼蝕,因為美股向上,近期中、港股市相對穩定,回報也有些少升幅。」周嘉儀說。

蔡雪瑩

前無綫新聞主播蔡雪瑩去年8月誕下兒子後公私兩忙,既要照顧兒子、協助丈夫打理生意,同時兼顧自己公司業務。雖然忙得不可開交,但她樂在其中,希望三項事務可同步進行,令生活更加充實。
2016年蔡雪瑩又結婚又產子,暫且放下公司業務,今年她打算加把勁發展,期望覓得專才,為她發展業務。 2014年底,蔡雪瑩離開無綫新聞部,其後到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出任公關,惟只做了數個月便離職:「以前做主播,每天的新聞都是新的,日日都有新挑戰,但做OL,每天工作差不多,而且有固定上下班時間,我真的無法適應。」

1

開公司接工作

不過,公關工作也不是全無得著,因為面對傳媒的關係,蔡雪瑩得以累積人脈關係;加上過往擔任主播得來的網絡,令她萌生自己搞公關公司的念頭。該段期間,網絡媒體愈來愈盛行,不少商業機構看準前主播的知名度,邀請擔任不同工作,這時候有人向蔡雪瑩打探是否有興趣做相關工作,她覺得一試無妨。
2015年中,蔡雪瑩以自由工作者的身分,接到第一份工作,為美容品牌Olay拍攝網絡媒體廣告。「自此之後,我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很大,除了廣告外, 我還可以做司儀、主持、企業培訓導師、公關,甚至擔任演員。」
以個人名義接洽工作,始終較不方便;加上報稅問題,結果蔡雪瑩與兩名拍檔開設公司,除處理她個人的工作外,同時提供公關服務。 這間公司之前替社企搞了「良心消費計劃」,另為時裝品牌舉辦了一次時裝表演。 「之前有計劃擴充,不過,因為我結婚及產子,業務一度暫停,希望今年能夠增聘人手,替我發展業務,而我的角色就是去搵生意。」

公關業務暫停,但蔡雪瑩的個人工作卻是接踵而來,尤其是開拓了網上宣傳這個新市場,亦即是一般稱為KOL (Key Opinion Leader,意見領袖)的工作。 不少品牌找蔡雪瑩協助宣傳,透過其facebook專頁上載文字、圖片及短片,接觸其「粉絲」,據悉現時每月平均接到六至八單相關工作。

協助丈夫打理生意

蔡雪瑩的KOL工作,形式多元化,包括出席活動,然後上載活動圖片或短片,並附以文字介紹。此外,也有不同品牌提供產品給蔡雪瑩使用,然後著她分享圖片及用後感,甚至在她的專頁上舉行小遊戲,送出禮品。
接觸蔡雪瑩的主要是美容及親子品牌,還有不少金融機構如銀行、信用卡及保險公司。 除自己接工作外,蔡雪瑩也有想過做KOL中介人,向不同企業推介合適的KOL,惟計數後,發覺利潤太低而作罷。自從誕下兒子後,蔡雪瑩經常半夜起身餵奶,故早上較遲起床,午餐後才開始工作,包括出席活動及接受訪問等。

若果沒有這些個人工作,蔡雪瑩便到丈夫公司幫忙,當他的私人助理,主要替他做資料搜集,並且一起出差。 「丈夫經常出差,到內地及東南亞見客,平均每月兩次,每次去三至四天。」蔡雪瑩隨丈夫出差,拜訪生意夥伴,她希望盡快與他們建立關係,屆時夫婦可各自出差,節省時間,留多點時間給兒子。
身兼三職,蔡雪瑩沒有想過當全職主婦,也無意放棄自己的事業。「我出身於傳統家庭,丈夫生意一定要幫忙,同時希望能夠善用我之前累積的人脈及公關經驗。」蔡雪瑩說。

22

求學時代無儲錢

蔡雪瑩出身於普通家庭,她自言對錢沒有甚麼概念,也不懂得儲錢。「我以前是肥妹仔,喜歡吃零食,原本已不多的零用錢,都用來買零食。」

中學時期,放學後她經常打波,然後要吃兩個麥當勞餐補充體力,因此零用錢也是用於吃上。大學畢業後,蔡雪瑩先在張瑪莉的公司工作,然後轉到無綫新聞部擔任主播。
「進入無綫新聞部,最初每月人工僅有10,000多元,我將一半給媽媽做家用,只剩下數千元,根本無財可理。」 擔任主播兩、三年後,蔡雪瑩發覺自己一點儲蓄也沒有,才買入首份儲蓄保險。
其後薪金增加,蔡雪瑩儲到30,000元,便交給母親替她投資,如買入建設銀行(00939),數年後見有利潤便全數沽出。離開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後,蔡雪瑩曾在新鴻基金融集團任職,負責私人資本管理,她因此通過證券及期貨從業員資格考試卷一,令她對投資有更加深入的認識。

「這段期間,我買了十年期人民幣債券,雖然現時人民幣匯價下跌,但長線未必如此;加上投資額不是太多,所以沒有『揼心』。」蔡雪瑩說。

豪擲千萬買何文田樓花

開設公關公司;加上接到不少KOL工作,蔡雪瑩自言收入較主播年代多,一年買三個數萬元的手袋也覺得是「正常」。
不過,自從誕下兒子後,蔡雪瑩將金錢都花在他身上,現時已經很少買東西給自己。她表示,嬰兒用品價格高昂,無論是奶粉、護理用品,甚至是教育,樣樣都是錢。
「我已為兒子買了一份教育基金,到他長大後,可用來讀大學,或者買樓時幫補一下。」剛過去的農曆新年,蔡雪瑩兒子的利是錢達五位數字,她已替他儲起來,打算放入教育基金。

為了迫自己儲錢,蔡雪瑩與丈夫去年底買入何文田皓畋樓花作投資,單位面積609平方呎單位,樓價1,315萬元。「最近啟德兩塊地以天價成交;加上香港永遠地少人多,所以我們對樓市有一定信心。」 蔡雪瑩說。
撰文:梁彩鳯
攝影:何柏基
服裝:Phase Eight
場地提供:Three on [email protected]港威酒店

趙海珠

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dbc)本週初突然宣布向政府交回牌照,大部分員工將留任至9月7日,包括財經台兼職主持趙海珠,她表示暫未有新計劃,若未有工作,便有更多時間在家「湊仔」。趙海珠曾是無綫新聞主播、法巴「輪后」,在這兩份工作時的儲蓄讓她成為有樓一族,可惜提早離場,現時最愛投資股票,將私己錢增值,令自己財政獨立,絕不倚賴丈夫。

文:梁彩鳳
攝:胡景禧(部分)

趙海珠於年初誕下小女兒,現為一子一女之母,為了兼顧家庭,現時只做兼職,騰出更多時間陪伴兒女成長。

趙海珠平日每天早上在dbc數碼電台財經台開咪,主持一小時的《贏在起跑線》,分析外圍市況,同時邀請嘉賓及專家分析港股及內地股市,她同時主持《當前輪證》、《投資縱橫攻略》等節目。

新股密食當三番

一般而言,趙海珠中午前便離開公司,若沒有其他工作的話,例如擔任活動司儀或拍攝廣告,她便回家照顧子女。

趙海珠說:「主持電台節目,可以利用之前兩份工作學到的東西,而且只返半天,令我可以平衡工作與生活,所以很享受現時的生活模式。」至於司儀、廣告或其他工作,趙海珠只會選擇切合形象的項目,主力走財經及親子路線。

2003年香港大學畢業後,趙海珠旋即進入無綫電視新聞部工作,由於外形討好,入職初期便擔任主播。

「起初幾年,要清還學生貸款,同時要給父母家用;加上出鏡要置裝,儲到的錢較少,不過,我都盡可能儲起數千元,因為媽媽從小教我儲蓄,讀小學時,兩元、兩元地放入豬仔錢罌儲起。」

年輕女性愛扮靚,最佳節目是逛街購物,趙海珠自言比較另類:「購物方面我比較男性化,雖然不是經常格價,但總是有需要才買,寧願儲錢去旅行看風景。」

除儲錢外,趙海珠開始買股票,當年內地銀行及不少國企排隊來港上市,她主力抽新股,因為當時抽中幾乎等於必賺。


擔任主播份外吸睛,趙海珠很快便被法國巴黎銀行看中,邀請她擔任銷售及市場推廣工作,主力向散 戶推介窩輪,因此有「輪后」美譽。

在法巴工作期間,投資必須向公司申報,故趙海珠幾乎沒有再買賣股票,更從未沾手窩輪,於是便買樓。

在無綫工作的年代,趙海珠儲到點錢,轉到法巴後薪金更高,儲到的錢更多,令她儲夠首期,以逾300萬元買入將軍澳調景嶺站附近一個約700平方呎單位,作為自住之用。

「一年後政府開始推出『辣招』,我擔心樓價下跌;加上該單位已升值兩成,較市場平均一成為多,便沽貨離場,後來才發現沽早了,現已升值至近800萬元,所以經常覺得『揼心』,之後無法再入場。」

婚後,趙海珠搬往丈夫的物業居住。由於生兒育女,較早前搬往較大的單位。趙海珠於2013年離開工作六年的法巴,並且轉為自由工作者,由於一直有積蓄,便將部分投資股票,因為這是她最喜歡的投資方法。


止賺夠利落

以前趙海珠主要買藍籌股,貪其夠穩陣,近年主持電台節目,經常聽嘉賓分析及推介,便開始短炒細價股。

以藍籌股而言,趙海珠揀中國平安(02318)、港交所(00388),另外喜歡買賣中國交通建設(01800),每次都有斬獲,最近再次在8元以下入貨。

「我不會與股票談戀愛,設定止賺位,當升值10%至15%,便會鎖定利潤。」雖然嚴守止賺,但趙海珠在止蝕方面仍未夠利落,跟不少股民一樣,蝕了錢寧願「坐艇」。

「有次買入細價股,由於貪心之過,升幅未達標沒有沽出,怎知掉頭向下倒蝕,結果『坐艇』,其後見勢色仍不對,才決心斬纜,套現再找更佳投資目標;至於藍籌或國企股,那筆錢本身並不急用,所以會長揸。」

趙海珠以不過不失形容戰績,股票有賺有蝕,沒有大賺,可幸也沒有大蝕。身為「輪后」,趙海珠卻一直沒有買過窩輪:「窩輪是以小博大,而我的賭性不強,投資傾向穩陣,而且放工後無暇理會股市,要專心湊小朋友。」

趙海珠早年也有投資基金,但是買了數年,回報欠吸引,於是便沽出,此後再沒有沾手。當子女出生後,才與丈夫一起投資教育基金。

強積金也是基金的一種,趙海珠之前兩份工作累積了一定金額,投資穩健及進取類型基金的比例為7:3。不過,回報不吸引之餘,還要退休後才能取回,所以甚少理會這基金。

不想攤大手板

趙海珠於香港科技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期間邂逅丈夫,對方經營物流公司,二人於2011年共諧連理。

「我們財政獨立,互相不知道對方投資取向,我自己有儲蓄、有收入,現代女性都希望可以自主財政,不想『攤大手板』向老公要錢,這樣既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可以買東西給自己及小朋友。」

趙海珠坦言,丈夫沒有給她「家用」,然而,她不用負擔家中開支。至於兒女的開支方面,大筆的開支通常由丈夫負責;她則支付零碎費用。

「兒子9月開始入讀國際學校幼稚園,學費由老公負責,其他興趣班就由我支付。」趙海珠說。

曾拒絕加薪

不少擁有金融背景的人都希望進入投資銀行工作,因為市道好的時候,往往能夠賺大錢。趙海珠只是偶然地進入投行工作,自言對錢的渴求不及其他同事,起初也不明白這個行業的運作模式。

「2007年進入法巴,當時市道興旺,上司問我想加多少人工,因當時剛調整過薪金,覺得待遇相當不俗,所以便淡淡然地說:『不用了』。」

結果,趙海珠身邊同事個個加人工,而她卻真的沒有,此後雷曼爆煲事件,加薪幅度已大不如前,說來她覺得自己當時真的「太天真、太傻」。

 

在演藝圈發展,收入可以說是和人氣成正比!當藝人收入漸入佳境,會用什麼方法去錢搵錢致富?以下四位藝人(黃心美、Ben Sir、馬德鐘、李彩華)各用唔同方法理財、投資,都略有所成,大家不妨參考一下。黃心美最近公開新戀情,走出離婚陰霾,學習建立另一段關係。她坦言毋須男人養活自己,只求對方專一。 由於是大家姐,因此黃心美自小養成頑強性格,堅持要做有能力的女人,近年收入三級跳,可說是理想達到。 她將賺到的錢用來買物業,先後在香港及加拿大買入住宅及車位,日後亦會繼續投資在房地產。


Å
黃心美於2012年與台灣男友結婚,度蜜月後隨即進入nowTV工作,夫婦長期分隔兩地,結果感情轉淡,最終離婚收場。

誤打誤撞上車

「其實當時我連他實際工作,以及人工都不清楚,只要他養活自己就行,心想各自努力賺錢,始終有一天會再在一起。」她憶說。 加拿大大學畢業後返港,她起初想做歌手,但被公司派去無綫娛樂新聞台擔任主播,當時月薪16,000元,公司抽佣一半。 在歌星合約的三年期間,黃心美完全沒有獲得關於唱歌的工作,也無法維持生活,往往「攤大手板問爸爸要錢」,於是約滿後離開,前往台灣曾嘗試找工作。

後來,朋友介紹她到nowTV應徵做品味節目主持,她結婚後上班,月薪18,000元。 首次出糧爸爸感動到哭 「第一個月出糧,我給爸爸5,000元,他感動到哭了一個晚上,因為女兒終於可以自立。」 事實上,當時黃心美以16,800元租住西環泓都,薪金不夠交租,也是靠爸爸出手幫忙。

在nowTV首年,黃心美除公司本身的工作外,完全沒有賺外快的機會,只是曾替母公司電訊盈科的活動擔任一次司儀,收取8,000元酬勞。 「當時我發覺做司儀原來很好搵,第二年我便主動向公司提出,要求接外面的工作,可幸同事幫忙,讓我開展這方面的事業。」

當年Caterpillar舉行三晚宴會,需要一名通曉兩文三語的司儀,還要應徵者「試鏡」,黃心美便去嘗試,結果被選中,該次酬勞達50,000元。 她每次擔任司儀都全力以赴,事前做足準備工夫,確保熟讀台詞,因而令顧客不斷回頭,並且推薦其他客戶,令她收入不斷增加。

與心穎夾份買樓 2013年底,當時黃心美住在大圍名城,遭業主大幅加租,加幅令她覺得「痴線」,於是四處找租盤。 有一天,黃心美與母親到九龍東一個屋苑睇樓,她主力看細單位,母親卻看中大單位,並且提議兩人夾份買,結果誤打誤撞地上了車。

該單位實用面積近800平方呎,樓價1,143萬元,由於樓價逾1,000萬元,原本只能敘造五成按揭,發展商提供優惠,可再借樓價兩成,故母女二人付出樓價三成為首期。 黃心美同時看中車位,定價128萬元,必須一筆過全數繳付。

「之前我開了一個紅簿仔戶口,將外快收入全部存入, 而沒有申請提款卡,以防自己亂花錢,結果差不多全部提取出來買車位。」 除擔任活動司儀外,近年流行KOL、網上廣告,令黃心美的工作量進一步增加,收入自然是水漲船高。

「2015年我賺過100萬元,去年超過200萬元;今年應該會超過300萬元。」 今年首九個月,黃心美已接到近50單司儀工作,還未包括KOL及網上廣告;今年餘下的11月及12月,工作已排得密密麻麻。

收入增加,黃心美已清繳當日發展商提供約200萬元的貸款,父母勸她早日清還供樓餘款,但她認為息口低,故寧願將那筆錢拿去投資。 去年,黃心美與妹妹黃心穎夾份在加拿大溫哥華置業,買入400平方呎單位的樓花,同時附有車位,樓價僅約400萬元。

「我與妹妹夾了很少做首期,待起好後再付一筆錢,金額也不太大。我們不想放租,怕被住客搞到一團糟,可能任由它放著,有空回去小住。」 工作忙碌,黃心美最近發現甲狀腺指數高企,暫時處於邊緣位置,毋須服藥,但要定期檢查及戒口。

黃心美的嫲嫲及爸爸均有相關問題,應是遺傳,又或與工作壓力太大有關,醫生甚至建議她轉行,但她暫時未有計劃。 為了減壓,黃心美10月去了一次旅行,包括台灣、冰島及英國,順道公開戀情。 「我前年開始記低工作及收入,發覺9月及11月很忙碌,10月相對清閒,於是計劃旅行,怎知買了機票,又有很多工作找上門。

「以前我是以工作行先,寧願取消機票,今次實在不行,要去休息一下。」 黃心美表示,她會繼續衝衝衝,趁後生賺多些錢,儲到錢又再買物業,他日可以做包租婆,或者做生意。

做有能力的女人

黃心美的爸爸原本在船務公司從事財務工作,後因女兒愈生愈多,因而轉行做中醫師。 由於擔心香港回歸後前途,於是舉家於1996年移民加拿大,爸爸一人在香港繼續行醫,養活一家。

由於爸爸是超級顧家的好男人,寄充足金錢給妻女,黃心美與三個妹妹在加拿大生活期間,根本不用為錢而煩惱。 「我16歲那年初戀,男朋友想買車,需要一筆首期,我在珍珠奶茶店工作,賺了5,000加元(約30,000港元)協助他。」 爸爸超級顧家,黃心美又是大家姐,想要做好榜樣給妹妹看,所以她自言很頑強,以前甚至覺得不介意養起另一半,當然近年已有轉變,但求各自照顧好自己。

「爸爸年少風流,但當時媽媽沒有離開他,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無工作能力,所以我告訴自己不能像媽媽,一定要做一個有能力的女人。」黃心美說。

 

 

買股票感覺不實在

黃心美也曾經投資股票,她看報紙找貼士,然後一下子投資10萬元在該隻股票。 「最初升升跌跌也無甚感覺,後來跌勢加劇,朋友叫我等升返再沽,但我沒有理會,斬釘截鐵地沽掉,蝕了數萬元。」

其後,黃心美聽從朋友意見,買入一隻股票,翌日沽出便賺了數千元,但她只開心了一下。 「投資股票,其實我不知道自己買了甚麼,好像是買了一堆數字,感覺很不真實。而且聽朋友消息,賺了固然好,輸了又不能怪對方,我不喜歡這樣的關係。」 黃心美認為,物業完全不同,因為四道石屎牆包圍,至少有一件實物在手,所以她首選買樓。

 

無綫節目《Ben Sir睇樓團》播映完畢,主持人之一Ben Sir(歐陽偉豪)在節目中大談買樓心得,畢竟他已有逾20年買樓經驗,稱得上是專家。 憑學者身分踩入娛樂圈,Ben Sir卻能夠異軍突起,瓣數愈來愈多,電視節目、廣告、電影、活動,比不少全職藝人的曝光率更高。 五光十色的娛樂圈令Ben Sir無法抗拒,今年9月,他正式離開大學,轉做全職藝人,期望有天當上男主角。 早年投資樓市致富,現時手持逾1,000平方呎豪宅及舖位,Ben Sir決定勇敢追夢,再一次發揮冒險精神。

Ben Sir在《Ben Sir睇樓團》中介紹了逾100個樓盤,他自言有點「睇到嘔」的感覺,不過讓他開始留意海外物業,積極考慮資產也移民。 「我有點想在日本的大阪置業,個別樓盤100萬元以下,若將這筆錢放在香港也無甚麼出路。」

每次置業傾家蕩產

不少傳媒曾報道Ben Sir的買樓戰績。24歲之前,他已成功「上車」,做包租公。 「我任職體育教師時,也參加比賽,為了達到目標,必先經過艱苦的訓練過程,鴨仔跳、掌上壓⋯⋯過程一定辛苦,但可以用幽默的手法去處理。」 儲錢買樓當然也辛苦,當時Ben Sir與女朋友(現時的太太)拍拖的節目只是行街、行公園、行機場,然後各自返家吃飯,大時大節才去看電影及吃飯,一般去茶餐廳或吃漢堡飽,從未試過燭光晚餐,送給女友的都是在商場買的「朱義盛」首飾。

 

由於兩人均是教師,暑假變成花錢季節,為了買樓,他們甚至比賽儲錢,結果每人儲到50,000元,成功上車。 其後Ben Sir與太太細樓換大樓,現時擁有半山區逾1,000平方呎豪宅,他回望過去廿多年,雖然每次都是傾家蕩產,但總括而言,也算是健康。

買樓之路因家人引導

他最瘋狂的一次是2012年,在地產代理舖見到一個內地女人買舖,簽約後才問地產代理,她買入的舖位是位於九龍還是香港區,這反映買家根本不理會是甚麼都買。 而Ben Sir於農曆新年假期前看中一個單位,年初四打給地產代理,對方說已售出,當他知道另一買家開價比他高50萬元,令他相當激動,感到極之失望。 「當時業主又瘋狂,我又瘋狂,大家都瘋狂的時候,我要怎樣去穩定自己的情緒呢?」

結果,Ben Sir委託不同代理物色樓盤,揀定兩個真心喜歡的單位,分別位於雍景臺及賽西湖,同時與兩個業主講價,從中理性分析,以免一對一,盲目死追。 買樓試得多,Ben Sir在同年與徒弟夾分買舖,他自言是瘋狂到盡;加上彈藥耗盡,五年以來再沒有入市,得以避開政府的「辣招」。 他的買樓之路全因家人引導,當年他初出茅蘆,家人便不斷「隊」樓書給他看;加上1989年民運事件,樓市大跌後迅速回升,他推斷之後的世界實無死,才執回樓書來看。

「對我來說,投資很『講feel』,股票太虛幻,樓可以觸摸到,這才夠實在。」 Ben Sir買樓致富當然與他的背景有關,小學教師及大學講師,空閒時間較多,讓他可以四出睇樓,故入市時間較不少金融才俊還要早。 無綫節目《最緊要正字》,把當時在香港中文大學教中文的Ben Sir帶入娛樂圈,之後的《學是學非》、《男人食堂》令他知名度一步一步提升。 「我在節目上的參與程度愈來愈高,有一集《學是學非》連IQ博士也扮,令我開始覺得迷茫,甚至不想再做,怎知《男人食堂》以拍手掌代替『嘟』聲講粗口,惹起注意,令我很有成功感,支持我繼續做下去。」

在前文提及的節目中,他只是客串性質,其後的《Ben Sir研究院》、《Ben Sir睇樓團》擺明車馬以他掛帥,足證其人氣繼續攀升。外面的工作也愈來愈多,包括廣告、出席活動及不同的演出機會。 「外面的工作好像不斷地呼喚我,叫我來吧,於是我就被這個燈紅酒綠的世界吸引了。」 Ben Sir於9月開始不再擔任中大講師,全情投入演藝工作,在這之前他考慮了好些時間。

將自己當作商品 「繼續在大學的山頭,感覺當然很舒服,但演藝界能發揮我某些細胞,當然我可以繼續壓抑,但機會不會永遠等人,而我經常叫年輕人要有夢想、要有冒險精神,自己做不到的話,何來說服力?」

Ben Sir之前的月薪未夠10萬元,而太太仍在小學任教,工作穩定,兩人沒有兒女,因而讓他放心去發明星夢。 現時不少客戶透過facebook及電郵接觸Ben Sir,他親自接洽工作及議價,自言有點「賣身」的感覺。 「研究要開價多少?每一次都試,又不能問6號(陸浩明)或Mayanne(麥美恩),每個人都不同,開了個價沒有回音,就知可能開價太高,下次就開低點,過程幾過癮。」

Ben Sir表示繼續在大學的護蔭下,不會知道自己的價值,進入演藝界就是將自己當作商品放到市場出售,看看到底值100元、還是100萬元。 到底他現時身價多少?Ben Sir說:「四位數字以上」, 或者以「開心價」去形容。全職投入演藝界以來,收入足夠應付日常開支。

讀者不難發現他經常演出廣告,包括金融管理局、Laneige、李錦記及Uber,他笑言近期廣告量已算少。 Ben Sir先後演出了數部電影,客串演警察的《愛情奴隸獸》經已上映,正在拍攝一部校園片,與另一影星甄子丹有對手戲。

「之前客串做會計師,只有三句對白,既要搞笑,又帶點䁅盯,還要凸顯會計師的身分,我就是喜歡構思怎樣做,燃燒我的能量。」 Ben Sir的目標,當然是做男主角,若有幸當上最佳男主角,就像在學業上取得博士學位一樣,不過,一切視乎機緣。 「做藝人的確較為被動,但我做好每次演出,自然有人找上門來,這樣說來,又非常主動。」 Ben Sir坦言,若演藝事業「撈唔掂」,隨時可返去教書,即使未必能夠在大學教,也可在幼稚園或小學教。

望與星爺合作

很多人都說Ben Sir很像周星馳,若果閉上眼睛只聲他說話的話,甚至可以假亂真,而他本人自學生時代起已非常喜歡星爺。 「我當然希望有機會與星爺合作,但怎知道他老人家有何想法?我每天在facebook大嗌,他也未必知道。」 Ben Sir研究日常廣東話,講生活化的語法,而周星馳一向喜歡演繹小人物,尤愛鑽研他們的小動作,這是兩人之間的共通點。 黃子華是Ben Sir另一個推崇備至的搞笑能手,其笑料亦相當生活化,一句經典對白:「搵食啫!犯法呀?我想㗎!」令他留下深刻印象。


自從與無綫約滿後,馬德鐘主力北上發展,繼續活躍於演藝界,不過,他在商界也愈來愈多瓣數,現已有三盤生意在手,全部由自己喜歡的東西開始。馬德鐘的最新搞作是日本餐廳,用以紀念其亡父,並且加強與家人的連繫。他期望生意與演藝兩者兼顧,令生活更精彩。

文:梁彩鳳
攝:為與家人加強連繫,馬德鐘最近開設日本餐廳「松」。(彭大偉)

最近馬德鐘在尖沙咀開設高級日本餐廳及酒吧─「松」,這是他首次涉足飲食業。「我本身很喜歡吃日本菜,爸爸生前也愛吃壽司,他過身後,一家人都希望能夠加強連繫,所以兄弟姊妹決定合資開設『松』。」

取名「松」的原因,除因為喜歡松樹堅毅不屈的特質,亦是馬德鐘父親名字中間的一個字。

馬德鐘這次與兄弟姊妹合資數百萬元,碰巧在另一盤生意Finest辦公室傢俬的陳列室附近,覓得租金合理的店址,籌備近八個月後,近日正式開業。

雖然是兄弟姊妹合資,但暫時馬德鐘是主力,他的參與程度極高,包括為餐廳招牌題字、室內設計裝修、推廣及宣傳。

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我個人對設計有興趣,原本打算採用正宗風格,但又覺得不夠特別,結果決定使用富時代感的設計,而壽司吧則保留傳統格調,令兩種風格混合一起。」

此外,馬德鐘講究食品的表現及味道,不少食材均由日本引入,除魚生刺身外,他特別推介牛肉烏冬及鰻魚飯,開幕初期以正宗日本食物為主打,日後將加入更多新元素。

「萬事起頭難,開店的過程遇上非常多的困難,部署、裝修、請人……全部都有問題,比想像中辛苦得多。」

可幸問題逐一解決,見到「松」正式開業,馬德鐘獲得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故一有空,他便會留在餐廳幫忙打點一切。

「做『生招牌』還是其次,最主要是可以即時解決決策上的問題,希望能夠成功,日後再多開一、兩間。」

此外,Finest辦公室傢俬是馬德鐘有份參與的首盤生意,其太太張筱蘭兄長張明國於1992年創辦,他一直有份幫忙,後期更加入成為股東。

Finest早已經上軌道,馬德鐘從中學習了做生意的技巧,包括各方面的管理工作,這些經驗正好協助他發展「松」。「我喜歡與家人一起做生意,因為是自己人,始終信任感較大。」

買樓夠穩陣

馬德鐘自言很喜歡演藝工作,但遇上拍劇拍戲,較難分身,若有家人幫忙管理生意,份外覺得安心。

此外,近日馬德鐘個人亦入股SGC美容集團,SGC(Self Growth Colony) 是一種專利的自體生長群優化技術,利用自身細胞達到各種美容效果。

他親身試用過,覺得效果不俗,也會主動介紹給身邊朋友,因而覺得這種技術的發展前景不俗,故最近開始投資這門生意。

馬德鐘投資的三盤生意,都是他個人喜歡的東西,因為是興趣所在,自然做得更加起勁。自去年初正式離開無綫電視後,馬德鐘成為風尚國際旗下藝人。現時他主力在內地發展,包括拍攝電視劇、電影及廣告。

另外,也會出席活動、登台及唱歌等,他坦言近期收入較以往更佳。由於工作忙碌,馬德鐘沒有太多機會花錢,惟每年會安排兩、三次與家人去旅行。

馬德鐘與太太育有一子,現時是中學生,教育開支不菲。除基本學費外,還有學習音樂及游泳的費用。「我有兩架車作為日常代步之用,不過並不追求新款,此外沒有甚麼特別花錢的興趣。」

理財方面,馬德鐘與太太二人均維持高透明度,通常是雙方商量,然後找出最合適的方案。夫婦二人較少投資股票及基金,最喜歡買「磚頭」,現時持有在港的自住物業;也在馬來西亞買入住宅單位。

「我不喜歡賭博成分太高的投資方式,買樓最穩陣,但也不會炒賣。」馬德鐘說。

近年轉戰內地的李彩華,事業得意,拍劇每集酬勞高達30萬元人民幣,較12年前暴漲30倍,還有大量廣告及活動,可謂豬籠入水。 她將辛苦工作賺來的錢,投資香港及倫敦的物業,現有七個物業在手,全部錄得正回報,並且有固定租金收入。

文:梁彩鳯

攝:彭大偉

長期在內地工作的李彩華,不時趁空檔返港,除出席活動外,還接受不少傳媒訪問,並且四出睇樓。 李彩華於2016年沽出一個單位,因為呎價升至逾20,000元,創該屋苑新高,較一年前升值近倍,於是趁高位沽貨。

最少升值四成

「當時我打算換一層較佳的,也看過不少單位,其中一個相當合心意,不過我之前看中的低層單位已全部售罄,只剩高層,價格貴很多,所以沒買,有點後悔去年沒有入市。」她解釋。 現時她手上仍持有三個單位,自己及母親各居住一個;另一個放租,全部都是二手單位。近期李彩華轉而留意新盤,她覺得無論設計及用料都不錯;加上大堂充滿氣派,樓底高,令她很心動,可惜暫時未有合心水單位。

除香港外,李彩華數年前開始投資英國的商用物業,因為朋友對此一向有研究,閒談間決定一起投資:「倫敦某些拍賣會經常拍賣商舖、停車場、貨倉等,早幾年有不少是『筍貨』。」 現時她在倫敦擁有四個商用物業,當時簽下八年租約,每兩至三年可加租一次,這些物業為她提供5厘至6厘租金回報。

「除穩定的租金收入外,我投資的物業全部都已升值,至今累積升幅至少達四成。」 不過,由於不少內地資金湧往英國的物業市場,令價格不斷上升,大部分商用物業的租金回報只餘1厘至2厘。

「除升值外,我同時希望透過投資物業取得穩定的租金收入,現時的租金回報率已完全不吸引,所以我沒有再買其他物業。」 現時,她在香港及倫敦手持七個物業,可謂是一位小富婆。 但其實一切得來不易,2000年出道後十年都是艱苦經營,才捱出今天的成績。

1848bgra_02

賠償逾300萬元

兒時家境勉強算是小康,李彩華不用為錢煩惱,讀書年代又毋須花費太多,故她對錢也無特別感覺。

李彩華14歲時,升中五的暑假,被星探發掘做模特兒,廣告接到無停手,半年內賺到六位數字。 「當時物價不高,衫褲鞋襪只是100多、200元,賺到這麼多錢真的勁開心。」她回憶。 未幾,李彩華父親生意失敗,家中環境急轉直下,她剛剛與金牌娛樂公司簽約,工作量不算多,薪金並不足以還債,母親經常四出向親友借錢。

「沙士」前後,李彩華賦閒在家,其後香港演藝界舉行「1:99」演唱會,全港歌星都出席,唯獨沒有她的份兒,只在家裏看電視。 「後來才知道很多人找我工作,但公司說我沒有檔期, 我簡直晴天霹靂,決心解約。」 李彩華需向金牌娛樂公司賠償逾60萬元,新公司寰宇替她墊支,她一邊工作、一邊還款。

解約成功令她可拍攝首部內地電視劇《昭君出塞》,飾演王昭君,為日後事業發展埋下伏線,當時她每集酬勞為10,000元人民幣。 在寰宇工作數年期間,李彩華不斷有機會到內地拍劇及電影,其後寰宇內部出現問題,她再次需要解約,這次要賠逾200萬元。

由於之前在內地累積了一定的人脈,李彩華便全身北上發展。

1848bgra_09

狂接廣告代言

拍攝《杜拉拉升職記》時,李彩華認識了製作人周琳, 對方稱她表現不俗,並承諾再找她拍劇。 「起初以為她只是說客套說話,怎知她真的再找我拍《回家的誘惑》,當時我心想,拍完這套劇集後就找人嫁了算數,不再在這行發展。」她說。

《回家的誘惑》於2011年初播出,緊接楊冪主演的《宮》,初期前者收視一般,其後不斷攀升,收視率超越《宮》,最終比南韓劇集《大長今》更佳。 「《回家的誘惑》每集酬勞為50,000元人民幣,爆紅之後,很多人邀請我拍劇,我開價每集10萬元人民幣以內,其實應該可以開得更高。」

此後,李彩華不斷在內地拍劇,去年的《情迷睡美人》將她事業推向另一高峰,她在劇中分飾兩角,包括善良的姊姊及貪慕虛榮的妹妹。 時裝劇令不少護膚品找李彩華做代言人、拍廣告,吸引年輕顧客。 而她又曾參演不少愛國電視劇,例如在《家國恩仇記》中飾演女土匪、八路軍,廣為老一輩觀眾認識,因而為她帶來家庭用品的廣告。

李彩華現時是內地劇集「女一」的搶手貨,每集酬勞約30萬元人民幣,身價於12年間暴漲30倍。 這一刻,她已有兩部內地電視劇及一部內地電影在手,即將返回內地工作,相信需要逗留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同時還有其他工作正在洽談。 問李彩華是否覺得苦盡甘來?她回答:「現時算是『半甘』,因為我覺得仍有很多發展空間,我很享受工作,有得做就繼續做。」

1848bgra_01aaa

內地拍劇血淚史

李彩華在內地事業有成,其實曾經面對不同困難,包括流落異鄉、被「走數」,以及恐嚇等。 李彩華拍攝《昭君出塞》時,離開別井到內蒙拍攝,她在中秋節前後入住賓館,當地到處擠滿人,非常熱鬧,怎知國慶過後,人潮散去,身處位置一下子變成荒島。 「只有一、兩間店舖開門,而店舖職員每星期才到北京補貨一次,我不夠電話卡用,結果與家人失聯好一段時間。」

劇組告知李彩華下雪,便開始拍攝她的戲份,但下雪了卻遲遲未有通告,結果在當地呆等一個月才開工。 為保障自己,她每次開工前都簽妥合約、收取訂金,再在拍攝期間分期收錢。 有一次,有劇組不肯繳付尾數,李彩華便停止拍攝工作,劇組人員到她酒店拍門,令她受驚,但她堅持不理會對方。 另一次,李彩華做唱片宣傳,抵步後才發覺是美容院開幕禮,她與助手堅決不下車,對方還恐嚇她不會放她走,擾攘一輪後,她才成功離開。

1848bgra_03

心思思做生意

李彩華母親於2007、2008年期間,在銅鑼灣開設「明星二手衫」店,一直營運至今,不過,近期較少營業。 母親將李彩華的二手衫出售,同時加入其他供應商的貨品,由於懂得教導顧客穿衣配搭之道,高峰期生意滔滔,在她演藝事業低潮之時,養起整頭家。 兩年前,李彩華有意與內地企業合作,推出內衣品牌,惟最終未有定案,結果不了了之。

「我經常聽身邊朋友的生意經,內地幅員廣大,人口眾多,潛藏不少生意機會,我也會慢慢考慮,看看是否有合適的生意。」 李彩華男友何遠恒在上海做生意,從事智能家居系統及建材工程,正好成為她的取經對象。

 

延伸閱讀:

菊梓喬13歲起賺錢養家 打過20份工只想家人過得好

關鍵詞
理財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