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同事夾買六合彩 原來有好大得著

跟同事夾買六合彩 原來有好大得著

究竟有幾多人買完六合彩,真係覺得自己會中?我唔知,不過星爺喺《百變星君》講過,其實好多時我地都係享受個過程姐。

文章授權:逆行@電視汁撈飯

只要每次有啲累積呀、乜乜節金多寶呀,全公司都會立刻瘋狂,平時大家不瞅不睬,都會突然變得通力合作去夾張六合彩。

唔知幾時開始,一齊夾六合彩好似變左一項聯誼活動。

出左黎社會之後人人提起都會異常激動,當然因為細個買唔到,更可能因為以前對錢既概念無咁強,頂盡都係唔夠錢買新出既波鞋、電話或者遊戲機;但人長大左,快樂既代價都隨之上升,又或者應該係抵抗不快既成本通脹,愈黎愈明白錢有多麼重要。

所以,平時開口埋口都會講下發左達就點點點,然後一有一億幾千萬既彩池,就會全城瘋狂,公司上下一心,個個都係傾「夾唔夾」、「夾幾多」同「咩冧巴」,聽朝交既report無人理,下星期開既彩池就日日傾。

慢慢,你會發現大家進入左無限月讀,盡情FF,例如中左之後啲錢點洗好,要帶定個篋返工,點樣辭職最型,聽日就唔返,甚至係中幾多就夠等等等等,無錯,係「中」,唔講唔知原來一直中唔中都盡在佢掌握之中,仲要講到自己好知足好唔貪心咁「中一千幾百萬就夠架啦~」,係咪真係覺得個天會欣賞你既安守本份然後成全你?

不過,由宣布、組織、商議、合作、注資到實行,基本上同上市既複雜程度相差無幾,可以令你同成條team既合作加強最少三倍,眾心為一既感覺,已經值回票價。

除左無交流既同事,一啲好似明星去外國讀書或者休息但其實只係喺香港玩極限運動— 即係潛水既朋友,都會無端端浮哂上面,喺whatsapp主動建議中六合彩,然後就可以一齊完成當年同佢地一齊定下既約定同夢想,例如歐遊、坐熱氣球或者去南美玩激流。

再轉移到屋企場景,你又會驚覺原來全家人好耐無試過咁開心咁期待,一到9點排排坐,一齊好似以前追電視大結局咁,圍住好耐無開既電視,突然搵返睇電視既樂趣,祈求呀爸可以退体,同呀媽四處旅遊,呀妹啲學費唔洗愁。

若然係情侶就更為重要,攞哂啲生日、紀念日黎買,希望天父做十分鐘好人,贊助佢地既到酒席、層樓同埋未來,已經諗定去邊到蜜月同棟海之戀點裝修。

可惜,踢波一定落雨,夾份買十幾個冧巴最後都會無個中,聽日繼續返工,同例湯一樣,整定既。

但係當中既過程猶如暮鼓晨鐘,可以將我地當頭棒喝。

其實大家好清楚,等到阿仙奴攞英超冠軍、《海賊王》大結局,可能都無機會中六合彩,不過真正令人無奈同氣餒既,唔係呢個不斷幻滅既奢望(根本唔算希望),係大家都唔願意面對,每日過緊既日子,同自己所盼相去甚遠。

日復日我地都過緊咁多自己唔喜歡既生活,有幾多唔想做既事要做,幾多想做既事又無做,想見既人又無見,只能夠每日望住Facebook懷緬。

夾六合彩變成一個天馬行空既機會,俾我地變回小孩,無邊無際咁去狂想一個又一個一直藏於心底既夢。

但係口口聲聲話中左就要點要點,其實唔中,又係咪真係乜都做唔到然後聽日繼續返工?

真係想既,你今日真係唔可以做?又有啲事,其實到俾你中左,你又真係會做?

如果下次竟然中唔到又要返工,可唔可以搵份你唔會咁想辭職既工?

如果開果幾個冧巴又咁岩你無賣,有無機會照約個朋友去睇下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