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業數碼化 手機App預約服務 平過Walk In | 創業個案 | Startup

美容業數碼化 手機App預約服務 平過Walk In | 創業個案 | Startup

【創業個案】香港人生活繁忙,工作壓力大,很多人喜歡藉著美容護膚、按摩或水療減壓。不過大多需要提前預約,有時還要遷就指定技師的檔期。

雖然港人已習慣網上預約餐廳、叫車、買戲票,但美容業仍然相對落後,有居港外籍人士因應這個市場空間成功創業。

BloomMe讓顧客隨時隨地預約各式美容服務,協助中小型美容院增加曝光機會,同時吸納不同客源。

數年前,居港德國人Iella Koblenz有次急需到髮廊理髮,前後致電六間店舖,但全部沒有空缺,令她感到沮喪之餘,同時發現了市場空間。

在沒有便利平台的情況下,Iella只能惠顧貴價的酒店水療或美容服務,因為她沒有渠道認識本地美容院,而本地美容院的職員,英語也未必流利。

Iella的丈夫Philipp Imanuel Koblenz在港從商多年,二人與後者的兄長Michael Geva於2014年在港成立BloomMe,協助美容業數碼化,而BloomMe Limited首席財務總監Wolfgang Ettlich於同年較後時間加入團隊。

集合15萬名用戶

BloomMe於2015年推出手機App,讓用戶隨時隨地預約美容服務,涵蓋12個項目,包括按摩、面部護理、頭髮、美甲及醫學美容等。

BloomMe現時集合近1,700個合作夥伴,包括L’OCCITANE、TONI & GUY及Angel Face及等集團,同時涵蓋不少個體戶的小店。

Wolfgang說:「最初我們確實由較多外國人惠顧的店舖開始,不過隨著業務發展,現時已加入更多本地公司。」

用戶透過BloomMe App可以實時掌握美容院各種療程可供預約的時間狀況,即時預約、確認及付款,同時了解每日精選折扣。

BloomMe App為用戶提供折扣優惠,折扣率約一成至三成,並且不定期推出震撼優惠,確保用戶在此預約,較walk-in惠顧更加划算。

大部分美容院都推出套票,顧客需要預先付款購買多個療程,以享有優惠,透過BloomMe App預約的是單次療程,這樣可以給顧客更大自由度,因應時間及金錢安排,同時可以嘗試不同公司的服務。

BloomMe就每次成交金額,向商戶收取特定百分比的佣金,而顧客則是完全免費。

現時BloomMe App集合了逾15萬名用戶,旨在培養用戶持續使用的習慣,事實上不少用戶每月最少預約一次或以上。

「除非有本地人介紹,否則居港外國人很難找到本地的小店,BloomMe正好為他們提供資訊。」

最初,較多居港外國人使用BloomMe App,因為他們即時發現其好處,既能了解不同美容院的資料,同時預約,毋須擔心溝通問題。

隨著智能流動電話普及,港人愈來愈習慣透過電子渠道預約各種服務,包括餐廳、外賣等,故對預約美容服務也相當接受。

「在銅鑼灣隨時抬頭一望,你會發現很多與美容有關的服務,即使本地人也不易找到,BloomMe App可以協助顧客發掘更多店舖。」

目標顧客群200萬名

根據BloomMe進行的市場調查顯示,香港每年美容市場總值高達150億元,服務供應商逾10,000間,

而港人花費於儀容或身心健康(wellness)相對高,為他們提供極大的發展空間。

BloomMe主要是針對20至40歲、對儀容有要求的人士,相信大部分是女性,估計目標顧客群約200萬名。

「當女士有空閒時間,而她即時可透過BloomMe App預約不同的美容服務,有助擴大市場規模。」

BloomMe去年推出自行研發的美容院管理系統BloomMe Pro,可以協助美容院營運,包括編排日程、安排技師、為員工計算佣金等。

「就數碼化而言,美容業是一個相對落後的行業,很多公司仍然依賴紙和筆去紀錄預約,即使先進如美國,當地美容院的營運亦相當『原始』。」

至於香港,美容業數碼化只在起步階段,個別大集團或會使用協助營運的軟件,但很多中小型美容院根本沒有資源投資在這方面。

「以典型的中小型美容院為例,只有兩至六名員工,甚至沒有接待員,當顧客打電話來預約,隨時沒有人接聽,生意就這樣溜走。」

這些中小型美容院大多也沒有考慮客戶關係管理,例如給忠誠客戶提供獎賞,或者了解他們的需要,結果同樣會流失顧客,BloomMe正在做大量教育工作,向業界推廣。

BloomMe Pro的月費由200元起,美容院可同時使用BloomMe App的預約服務,但不能只選用後者,據悉99%使用BloomMe Pro的客戶均一併使用BloomMe App。

BloomMe由四名居港德國人自行投資,2016年開始吸引香港及亞洲區內的天使投資者。

「我們的目標是國際市場,先在香港開始,然後擴展至亞洲區,協助美容業走向數碼化。」

連同四名德國人在內,現時BloomMe在港聘用約30人,因應業務發展,公司仍需增聘人手 。

BloomMe近日參加香港貿易發展局主辦的創業日,除向公眾介紹公司,同時希望覓得合適人才加入。

「我們也在招聘網站刊登廣告,而創業日吸引對初創公司有興趣的人士到來,透過這渠道物色的人才更能切合需求。」Wolfgang 說。

香港Start Up氣氛濃烈

Wolfgang於2004年以交流生身份首次來到香港,在香港理工大學逗留了半年,其後返回德國完成工商管理學士學位。

畢業後,他在德國最大的會計公司KPMG工作,得以接觸不同行業,令他大開眼界。

由於對香港情有獨鍾,他於2007年重臨香江,在香港科技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兩年後畢業,卻遇上金融海嘯,在港完全無法找到相關工作。

他於是選擇創業,開設教育顧問公司,同時在香港科技大學任職教學助理,以及在澳洲福林德斯大學(The Flinders University )在港開辦的課程,教授會計及財務,並於2014年加入BloomMe。

「我們選擇在港創業,因為我們四人居住在香港,而且香港近年Start Up氣氛濃烈,發展迅速,還有很多有利因素。」

Wolfgang指出,香港人口雖少,但智能手機普及,信用卡滲透率高,德國人較多用扣賬卡或現金,更遑論手機付款。

金融科技的發展,加上港人對便利性的要求,令香港成為BloomMe的發展基地。

Ablaze Startup Program

Ablaze Startup Program為初創企業提供50萬元的媒體價值,可通過新傳媒集團的不同內容平台作宣傳推廣,讓概念得以快速測試和大大提升用戶體驗,更有機會通過新傳媒集團的強大廣告網絡和內容製作的優勢,為初創企業打開更多商機。

Ablaze Startup Program現正接受申請,初創企業符合主題相關性(包括旅遊、飲食、青年、時尚潮流、美容/女性,育兒)或行業相關性(數碼廣告和媒體、內容營銷/分銷、消費類產品/服務、電子商務、觀眾分析和測量),便可在網上申請。

詳情和報名:
http://www.ablazeidea.com/
查詢:[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80後棄大學高職去創業 搞醫療3D打印 生意愈做愈大

3D打印

搶先回歸A股 周鴻禕財富暴增7倍 身家1,100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