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最大危機 唔係加息 而係呢個 | 港股分析

港股最大危機 唔係加息 而係呢個 | 港股分析

【港股分析】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盟友取消鋼、鋁入口關稅豁免,勢加劇當地通脹及加速美息上調的步伐。不過,對新興市場而言,最大壓力是美元荒。

撰文:Smart ED編採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庫

內地曾爆發錢荒

倘大家回想2013年6月內地爆發錢荒時,恒生指數在錢荒爆發前後的短短兩個月間急跌15%。

顯然易見,潛在美元荒的威力遠高於當年僅局限於內地的錢荒,箇中威脅投資者不得不提防。

美國聯邦儲備局剛舉行議息會議,一如預期加息0.25厘,更將今年加息預期次數,由3次加至4次,相信香港銀行加息壓力升溫。而同屬新興市場的印度央行長及印尼央長行長不約而同擔心全球爆發美元荒的風險。

聯儲局將大幅縮表

聯儲局資產負債表規模為43,275億美元,當中部分為美國國債。由於手持國債有不同的到期日,聯儲局套現後就不再投資國債。整個過程週而復始,最終達致縮表效果。根據聯儲局縮表路線圖,預計截至2019年止,聯儲局資產負債表將大幅收縮。

單純聯儲局縮表未足以觸發美元荒,印度央行行長擔心特朗普落實稅務改革,美國須發行更多國債,始能填補財政赤字。換言之,債券投資者要搶購美元,始能認購國債,繼而觸發美元荒。

這邊廂聯儲局縮表令到美元供應減少,另一邊廂美國政府要吸納美元填補財赤。此消彼長下必然導致美元荒。

兩個指標要睇實

投資者可以從不同指標量度美元荒的程度,第一個指標為倫敦銀行同業市場同業拆息(Libor)。不排除在美國發債這個因素下,令Libor直指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的水平。

另一個指標是Libor和隔夜指數交易利率利差(Libor-OIS),反映撇除風險的情況下,始能真正市場反映美元的需求及銀行願意付出的美元借貸成本。倘這個利差愈闊,代表市場對美元需求愈高,即市場愈缺乏美元供應。

香港難獨善其身

雖然現時未見美元荒明顯出現,惟本週巴西貨幣雷亞爾急瀉,觸發巴西股市週四(6月7日)急跌接近3%。某程度上反映美元荒開始對新興市場經濟造成損害。週五(8日)恒生指數急跌554點,除因為騰訊控股(00700)外,某程度上亦因為巴西股市急跌所拖累。

對香港投資者的啟示為,內地及香港股市作為新興市場一部分,未必可以獨善其身。

現階段要審慎行事,更要避開借入大量浮息美元債的公司,他們利息開支急升的風險相當高。

倘內地公司因低息借入美元債,須面對匯率波動觸發所帶來的匯兌虧損。

延伸閱讀:

唔一定要買騰訊蘋果 睇好科技股 揀呢隻夠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