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少年炒神出現時 正是大跌市前的訊號|龔成

當少年炒神出現時 正是大跌市前的訊號|龔成

【大跌市前的訊號】無論任何投資市場,總有一個時期會出現很多所謂乜乜炒神,甚至是年輕的炒神以無敵的姿態出現,如甚麼少女股神、少年樓神、少年炒神等的封號。當然,我認為他們當中有部分是有實力的,但我亦可以肯定,亦有不少只是剛巧遇到大升市,令他過往的投資變得很成功。

撰文:龔成  | 圖片:網上圖片

即是說,目前成功只是剛好經歷週期中上升的部分,而最可怕的下跌部分,他仍未開始經歷,遊戲仍未完結,怎能這麼快判為勝利呢?

週期可達7年

股市週期可以是3、5、7年,商品週期可以是十年,樓市週期可以是十幾年。在投資中,連一個完整週期都未經歷完的投資者,莫說是神,就連畢業都未稱得上。

所以,每次聽到一些年輕的炒神,就令人十分擔心,因為他們的投資經驗可以只有幾年,他用同一套投資方法一直沒有問題,因他由第一天開始便乘著大升浪而前進。

就算他們知識豐富,對市場的歷史、股災等有認識,亦有很好的投資知識與技巧,但事實是,未經歷過就是未經歷過。

少年炒神 大跌市 訊號 龔成

讀書時期的經歷

話說我十多年前的讀書時期,有年我利用暑假到一間外匯公司做外匯孖展經紀,當時我是新人,並與其他五個新人一同培訓,然後要出去考試,要兩份卷均合格才可以出牌照(不知現時是否仍一樣)。

我們六人去考,只得一人兩份卷都同時合格,無錯,這個人就是我。

同時,我在公司培訓期間的模擬投資買賣成績比率已到達了買10贏8的境界,可說是天下無敵(我當時自己以為)。

很快,我便找到一個客戶並開了戶口,而我自己亦同時開了戶口給自己炒(用家人的名,因自己名不可)。

成功經歷令危機感大減

過往的成功經歷令我的危機感大減,很快我便開始買賣(客與自己的倉同步炒賣)。

當我開始幫客做買賣時,我經歷了好好的一課。

我第一筆交易選擇做日元,當時我沽空了日元(即看跌日元),因日元在那時期每當觸及某價位時,日本央行都要在同一價位大力干預,不讓日元升穿那價位,令日元下跌。

這情況持續了數個月,同一價位干預了五次以上,絕大部分投資者都認定了日本央行的決心,在那價位干預是必然的事,所以每次沽空日元(在那段時期),可說是穩賺的。

少年炒神 大跌市 訊號 龔成

成功並非必然

就在我正式做交易,以為必勝時,偏偏就是這一次日本央行沒有干預,市場大為驚訝,因而價位大幅偏離,日元大幅升值,我就在第一筆交易中(客及自己),在一星期時間內(好似還更短),兩個倉同時斬倉!輸了七八成,而這客最後亦取消了戶口。

一直成功很容易令人產生錯覺,以為成功必然是實力的結果,但很多時可能只是時勢的結果,連續多次用這方法賺錢,便以為將來都能用這方法賺錢。

年年考第一的小朋友,若有次考第二,便很容易產生巨大的挫敗感,更不懂得如何面對及應付挫敗感,反效果更大。

凡只經歷牛市而成功的炒神,面對大跌市時會變得很不知所措,過往愈成功,愈被稱神,就愈危險,因為週期仍未完成,他們將要經歷下跌週期是遲早的事,即是說,他們未經歷過地獄有多可怕。

未經歷過大跌市未算畢業

當跌市開始時,會以為低吸的時機,因為之前都是用這方法賺錢的。後來,發覺情況甚壞,不但資金用盡,更開始蝕到入肉,但由於未經歷過,故不知如何處理,心理承受很大壓力,不冷靜、情緒化,投資決定更不理智,往往會以翻本為人生的首要目的。

更可怕的是,不少人會在這時用盡方法去借錢、按資產、賣資產,只求翻身(其實這刻最應該做的是先離開市場)。

接下來,他會發現自己再一次犯錯,因跌市可以是很漫長的,最後,他會與絕大部分投資者擁會相同的情緒,這亦是大跌市(如股市的熊三)最可怕的典型情緒–絕望。

所以,我對少年炒神的一類較新的投資者,都會有點擔心,始終未經歷完週期,難以掌握逆市中的心理與技巧,即是大考都未考,怎算畢業呢?

另外,當市場(如股市、樓市等)進入大升期的最後階段,就會出現很多各方炒神,這往往是大跌市前的訊號,亦是遠離市場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