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咪咪$1,500萬買村屋 放租可月袋$40,000好過癮

朱咪咪$1,500萬買村屋 放租可月袋$40,000好過癮

朱咪咪雖然並不是年輕貌美,但搞笑又貼地的她卻是演藝界搶手貨,今年工作已排到密密麻麻,最少忙碌到年底。 12歲開始唱歌的朱咪咪,多年來做到無停手,儲到錢便用來買「磚頭」,現時在香港、新加坡及馬來西亞均擁有物業。 過往朱咪咪主力買住宅,近期將目光轉向商用物業,雖然曾經遇上損手經歷,但無阻她繼續投資的決心。

文:梁彩鳯

攝:彭大偉

最近朱咪咪忙得不可開交,在台灣拍完電影後,又到大馬拍攝,還要兼顧無綫的重頭劇,經常四圍飛。 遇有空閒時間,她會返回新加坡的家,一家人共聚天倫,亦會趁機種花、煲湯、放狗,享受悠閒時光。 朱咪咪在大馬出生,12歲便到新加坡唱歌賺錢,可說是在新加坡長大,是當地居民,她早於上世紀80年代初已在該地置業。

她最初買私人樓,該單位於多年前已被收購,後來再買入政府組屋及私人物業,現時在當地擁有三個物業,其中一個自住;另外兩個放租。 「當年新加坡政府還未推出『辣招』,人們可以同時購買政府組屋及私人樓,現時規定兩者只可選擇其一。」朱咪咪說。 至於大馬,她經常到首都吉隆坡工作,十多年前看中鄰近領事館區的樓花,以每個單位逾10萬馬來西亞令吉,買入兩個單位。

 

1853bgra_01

 

大馬投資曾損手

「該個樓盤很多新加坡人買,結果發展商遲了交樓,業主不肯收樓,說要告發展商,結果整幢大廈一直丟空,無水無電,我買的兩個單位變了『廢柴』,當初打算投資,結果『瀨嘢』。」 該樓盤被政府接管,現正調查業權,朱咪咪的兩個單位有望重生,可惜又發現樓宇傾斜,未知是否需要拆卸重建,若需要的話,業主將要夾錢。

 

最近她替大馬一個新樓盤拍廣告,該樓盤位於吉隆坡市中心,當新加坡及大馬傾掂數,高鐵就在附近,極具升值潛力,她正在「冧」發展商給她優惠買樓。 朱咪咪很早已向大馬的物業經紀放風,表示有意購買舖位,多年來一直無人接觸她,卻在2013年底無意中買到。

 

某日朱咪咪去新山市中心銀行入票,銀行職員向她推介樓盤,但她說要買舖,對方說附近有一個舖位放租,著她留下電話再聯絡。 朱咪咪吃完東西期間,銀行職員已即時載她去看該舖位,然後很快找到了業主傾價錢。

 

「業主開價185萬令吉,我還價,叫他『點都要減少少』,結果減了近30,000令吉成交,他還留下一批婚紗給我,賣到逾20,000令吉,所以實價只是180萬令吉左右。」 該舖位於新山市最旺的地段,樓高三層,還附設天台,朱咪咪將之放租,現時每月穩袋10,300令吉。

 

朱咪咪於70年代末來到香港唱歌,由於沒有居留權,初期由港人丈夫開設的公司替她安排,兩人於1980年結婚後,她即時成為香港居民,可自行接工作,時至今日皆以自由身工作。 「最初在酒廊唱歌收入不太好,後來有了名氣才加價, 高峰期每晚唱五場,每場收200多元。所以若時光倒流,我不會選擇回到18歲的少女時代,而是80年代(當時她是20多歲),因為開心又搵到錢。」

 

1853bgra_06

 

唱完酒廊去睇樓

那些年,朱咪咪唱完酒廊,便與丈夫四處睇樓,看到合心水的便買下,搞好裝修自住,當看中其他單位,便賣了之前的再入貨,像雪球般慢慢滾大。 「若果以前再聰明點,現時已經發了達,因為當年的『狗竇』隨時變成現時的豪宅。」

 

結婚初期,朱咪咪與家翁及家姑同住,後來一起買了九龍塘碧華花園,但因為不方便他們到尖沙咀區工作,於是在1997年賣掉,給他們在尖沙咀買了一個單位,自己與丈夫在亞皆老街購入銀主盤,當年以480萬元買入實用面積達1,100平方呎連車位的單位。

 

去年底,朱咪咪以大兒子的名義在西貢以1,538萬元買入一幢村屋,擁有前後花園,環境極佳,正在搞裝修,而她還在考慮自住或放租,因為每月租金收入可逾40,000元。 「若住西貢,另一亞皆老街的單位就會賣,由於去年才進行過大裝修,意向叫價約1,500萬元。」

 

朱咪咪笑言自己不懂買股票、基金,所以一直只是買「磚頭」,每次都計過度過有能力供款才入市。 至於揀樓準則,她直言完全靠直覺:「一入屋感覺舒服就會考慮;不舒服的話,例如好涼、好陰的就get out。」 買樓多年,朱咪咪也沒有找風水師幫忙,只是以前喜歡聽宋韶光講家居風水的電台節目,聽得多也有點心得,揀樓及裝修時也派上用場。

 

1853bgra_03

與沙田無緣份

朱咪咪先後買過兩個沙田第一城的單位,約在1981、1982年以20多萬元買入最細395平方呎、兩房一廳的單位,當時以每月1,500元放租給朋友的父母。 有天,這位朋友身上戴著孝來探朱咪咪,她便問對方發生甚麼事,原來對方母親在她的單位跳樓自殺。

 

「我立即登報紙賣樓,有人翌日去看,我當晚唱完歌與丈夫返回該單位髹漆,凌晨兩、三點,我們開著收音機,一邊震;一邊髹漆。」 最後,她急急放售單位,蝕了數萬元,據悉後來管理員洩漏風聲,新業主亦即時放盤。

 

朱咪咪後來買了另一個500多平方呎的三房單位,酒廊數個朋友向她合租,後來他們嫌離旺角區太遠,給了一班古惑仔住。 這班人不交租、水費及電費,花了好些氣力才收回,進門一看,滿地蠟燭,結果朱咪咪花了好些錢執好,然後再賣掉。

 

1853bgra_08

買舖遭欺騙

十多年前,朱咪咪已打算在港買舖位,但因工作繁忙,而丈夫又在新加坡湊仔,沒有認真地進行這件事,錯過了黃金機會,而她心儀的舖位已升值至逾2,000萬元,她一直相當後悔。 2013年底,朱咪咪透過地產代理看中了一個舖位,售樓書註明為約1,000平方呎,售價為1,158萬元,她付了一成大訂給業主,後來發覺建築面積只有逾500平方呎,於是她找律師追究。

 

律師直接追究業主,但結果對方只肯賠償約20萬元,僅夠付律師費,其餘訂金無法追回。 朱咪咪狐疑為何不追究地產代理,她集齊資料,自行向地產代理監管局投訴,對方卻說她資料不足,不受理這案件,她仍需繼續努力。

關鍵詞
網民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