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灣180呎蝸居 12萬全屋裝修行自然風

長沙灣180呎蝸居 12萬全屋裝修行自然風

是次裝修的蝸居位於長沙灣元州邨,一個實用面積約180呎的單位,裝修連傢俬花費約12萬。全屋以開放式設計,加上淺木色的儲物櫃,感覺自然舒服。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公屋裝修易

小單位最注重儲物空間

公屋裝修易設計師 Victor Miu表示,蝸居屬1至2人的小單位,設計時需要特別注重儲物空間。

客廳兩旁設計了大型的儲物櫃,而廚房都設有儲物空間,方便戶主擺放物品。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12萬裝修包甚麼?

他續指,裝修連傢俬花費約12萬,當中包括舖地磚、油漆、廚廁天花的裝修,而全屋傢俬就包括包括地台床、衣櫃、書枱、雜物櫃等。

廚房中的淺木色儲物櫃,與客廳的用色相互襯托,感覺上就更舒服。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平價裝修小貼士

對於以10多萬元完成全屋裝修,Victor指,首要是不大改房署原本的廚廁設計,盡量不要改動廚房磚及廁所磚。

所以裝修方面,主要就處理了廚廁天花、舖了客廳的地磚及油漆等。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用盡所有空間

另外,他建議以傢俬去配合電器位置,那泥水工程及水電工程上的花費不會大。

而1至2人、2至3人的單位,可以將預算放在傢俬上,盡量善用所有空間。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蝸居, 元州邨, 實用面積, 單位, 裝修, 傢俬, 開放式, 設計, 淺木色, 儲物櫃, 感覺, 儲物, 空間
圖片:公屋裝修易

延伸閱讀:屯門340呎新派蝸居 17萬裝修行簡約風 戶主最重視呢樣嘢

這次分享的單位是位於屯門欣田邨,一個實用面積340呎兩房單位。單位裝修耗時兩個月,花費近17萬元。為此單位裝修設計的設計師 Victor Miu提到,戶主想走簡約路線,並要求有充足及柔和的光線。
撰文:Nicole  | 圖片:公屋裝修易

玻璃趟門增透光度

設計師指,為了滿足戶主要求,設計上亦特別注重透光,例如在客廳中使用玻璃趟門以增加透光。

另外,客廳主要採用白色牆身,帶出一種簡潔感,但在傢俬及裝飾上就會選用不用顏色,讓設計更多元化。

屯門, 欣田邨, 兩房單位, 花費, 設計師, 簡約, 光線, 儲物, 廚廁, 裝修, 室內設計 屯門, 欣田邨, 兩房單位, 裝修, 花費, 設計師, 簡約, 光線, 儲物, 廚廁

房間內設大型儲物空間

這個單位有兩個房間,為貫徹客廳的簡潔設計 兩個房間同樣以白色作為主色,而且房間內同樣設有大型的儲物櫃。

其中一間房的儲物櫃以紅色及粉紅色作點綴,而另一間房的地板與樓梯連接,用色和諧。

屯門, 欣田邨, 兩房單位, 花費, 設計師, 簡約, 光線, 儲物, 廚廁, 裝修, 室內設計

屯門, 欣田邨, 兩房單位, 花費, 設計師, 簡約, 光線, 儲物, 廚廁, 裝修, 室內設計

廚廁延伸淺色系設計

廚房採用淺色木系作為主調,而洗手間亦同樣採用淺色的設計,符合整個家居的簡約風。

與客廳一樣,廚廁以白色為主色,個別家具或電器則採用明顯的對比色,簡潔之餘亦有種舒適感。

屯門, 欣田邨, 兩房單位, 花費, 設計師, 簡約, 光線, 儲物, 廚廁, 裝修, 室內設計

屯門, 欣田邨, 兩房單位, 花費, 設計師, 簡約, 光線, 儲物, 廚廁, 裝修, 室內設計

咩係新派公屋?

Victor補充,這個單位屬於新派公屋。

這些新派公屋不用處理電掣,沒有拆地下及牆身,亦沒有拆廚房及洗手間,所以預算相對較低。

除了這次介紹的屯門欣田邨外,東涌滿東邨、沙田碩門邨、深水埗蘇屋邨、西九龍海盈邨同樣屬於新派公屋。

屯門, 欣田邨, 兩房單位, 花費, 設計師, 簡約, 光線, 儲物, 廚廁, 裝修, 室內設計

延伸閱讀:

屯門菁雋「龍床盤」 128呎細絕新盤 網民﹕衰過公屋 但平過兩球都搶爆

Google+揼本闖社交媒體領域 失敗告終 前CEO:要對失敗承擔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