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日本傾合作搞龍珠展覽 限定店首日生意額逾10萬元|Immersive Lab|創業

創業】科技不斷改變人類生活,不但提升各方面效率,也讓生活增添更多趣味,包括各式玩樂設施及展覽。

撰文:Smart ED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Immersive Lab、unsplash

舉辦首個收費展覽活動

Immersive Lab創辦人陳駿輝(Kurt)大學畢業後數年便創業,一直從事手機遊戲,近年將目光放在加入科技元素的遊戲。

Kurt專誠飛往日本取得漫畫角色龍珠的授權,舉辦首個收費展覽活動。

吸引大量「粉絲」慕名而來,成績超乎預期。

聖誕過後,農曆新年即將來臨,各大小商場陸續變身,推出充滿中式元素的布置,為香港人提供「打卡」位置。

讀者不難發現這些商場佈置,不少以知名的卡通角色為主題,絕大部分是免費開放給公眾;

同時推出限量版商品,供消費滿指定金額的顧客換領。

親身往日本洽談合作

Kurt的太太是日本人,他經常需要往返日本,發覺當地出現很多加入科技元素的遊戲。

例如附帶氣味的虛擬實境(VR)、體感遊戲及立體光影投射技術(3D Projection Mapping)等。

「若能使用知名卡通角色的授權,再以新科技設計遊戲及產品,非常適合在商場舉行。」Kurt說。

有了初步構思後,他自小喜歡龍珠,於是在港接觸東映,並於2018年親身飛往日本,正式拜訪東映動畫株式會社洽談合作。

龍珠第20套電影《七龍珠超:布羅利》於2018年底在日本上映,並預期將於2019年登陸香港。

雙方一拍即合,達成協議在港舉行首個龍珠的收費卡通授權展覽。

Kurt首先需要解決場地問題,但在港找地方絕不容易;

加上展期較長,更加不易物色,而他本身與數碼港有淵源,最終選擇了數碼港商場。

Immersive Lab只有兩個月時間籌備,經過團隊一番努力,去年12月中推出《龍珠超-體感互動藝術展》,展期直至今年1月31日。

佔地 25,000平方呎

《龍珠超−體感互動藝術展》佔地 25,000平方呎,橫跨三個樓層,共分三個區域。

包括藝廊(art gallery)、遊戲區及期間限定店,標準票價為成人190元、小童95元。

藝廊展出香港收藏家的龍珠珍藏,包括閃卡、扭蛋公仔,以及過往19套電影的海報。

至於遊戲區共設有13個景點,Immersive Lab運用自家研發的光影投射及體感互動技術,獨創《氣之修行》、《瞬間移動》等龍珠遊戲,當中不少是親子遊戲。

Kurt說:「龍珠是不少港人的集體回憶,陪伴很多男性成長,展覽有效吸引這批『粉絲』,並且形成一個有趣的現象,由父親帶子女參加,與一般商場活動由女性主導不同。」

展覽於首週錄得逾10,000入場人次,當中近半均購買親子及家庭套票,另吸引不少海外的龍珠「粉絲」專程來港參與。

限定店首日銷售逾10萬元

至於期間限定店,Immersive Lab為這次展覽推出約50款新設計的產品;另由Bandai提供多款龍珠產品。

參加者均為龍珠「粉絲」,限定產品對他們有一定吸引力,令期間限定店的銷售成績超乎預期,首日營業額逾10萬元。

「收費展覽的內容要夠豐富,足以讓參加者遊玩數小時,並且是限定時間、地點、遊戲及產品,才能吸引人們購票進場。」

Kurt於2000年在香港中文大學物理系畢業,正值科網熱潮,他順勢加入科技公司工作。

惟兩、三年後,他發覺其他地區的手機遊戲較本港發達,於是辭工創立Mobile Gamer。

開始做收費手機遊戲,包括打麻雀、「鋤大D」、鬥地主等遊戲。

當年智能手機仍未興起,手機遊戲市場只在起步階段,競爭者相對較少,發展較容易。

當時Mobile Gamer與電訊商合作銷售遊戲,雙方分賬。

2007年,iPhone面世後,完全改變手機內容的生態系統。

Kurt開設另一間公司MG Interactive,主攻棋牌類遊戲,毋須再與電訊商合作,而是在手機應用程式商店(App Store)上架,供用戶免費下載,收入來自玩家的課金。

MG Interactive同時從事社交媒體遊戲,為品牌設計類似Happy Farm及Restaurant City的遊戲,並在遊戲中發放電子優惠券,開展線上到線下(O2O)策略。

2012年,MG Interactive被中國錢包支付集團有限公司收購。

除了手機遊戲,同時積極發展擴增實境(AR)、VR,及混合實境(MR)等技術,為品牌籌備各式宣傳活動,以互動科技提升用戶體驗。

構思小型收費展覽

因為業務發展及家庭背景關係,Kurt看到收費授權展覽的商機,因而與夥伴合資400萬元成立Immersive Lab。

Immersive Lab將會先打好根基,當業務進一步發展,才再考慮籌集資金。

「我們正在與另一個男女都喜歡的日本卡通角色洽談合作,預期在2019年暑假推出。」

由於在港找地方非常困難,Immersive Lab也會考慮構思較小型的收費展覽。

但必須有嶄新概念,不欲成為一般的商場活動。

此外,《龍珠超-體感互動藝術展》於1月31日完成後,將會巡迴至不同地方展出,包括台灣、內地及東南亞等地。

港收費授權展覽始祖

提起收費授權展覽,相信讀者會聯想到香港Sanrio幾乎每年都舉行的大型活動。

2005年首辦的短期展覽—Hello Kitty Hide and Seek可謂萬人空巷,逼爆展覽場地灣仔會展。

其後,香港Sanrio於2011年舉行的Kitty Intelligence(機械Hello Kitty)及2014年Hello Kitty Go Around,至今仍以授權形式,在不同地方展出,包括母公司所在地日本,而這些地方都要向香港Sanrio繳付授權費用。

這類短期的收費展覽是香港Sanrio一手一腳在十多年前開發,現時亞洲多個市場也開始拓展這類業務,惟仍以本港走得最前。

Sanrio Hong Kong Co., LTD.亞洲區營運總監曾瑞群說:「香港人對新鮮事物的接受程度最高,比日本更甚,我們可以瘋狂地發揮創意,所以會有藍色或黑色的Hello Kitty,但其他地方的人會認為這樣的Kitty並不是Kitty。」

雖然這類展覽很受「粉絲」歡迎,但牽涉龐大投資;

加上本港合適的場地有限,香港Sanrio不時因經濟環境及場地問題而停辦。

上一次是2017年於澳門推出Our Sanrio Times,並將於今年再度舉辦另一次大型展覽,慶祝Hello Kitty 4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