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港股的核心理由 港元跌勢在股樓反映

左右港股的核心理由 港元跌勢在股樓反映|傅允軒

專欄

廣告

美國8月消費物價指數(CPI)出乎意料的強勁,引發市場對美息強加的猜測。早前有分析指,美國聯邦儲備局加息非旦不能遏抑通脹,反有可能成為刺激通脹的推手。原因是當前的高通脹,是由供應鏈危機所構成,加息在遏抑需求的同時,企業投資意欲也會大受打擊,直接加劇供應問題。

左右港股的核心理由 港元跌勢在股樓反映
(圖片來源:Unsplash@ruslanbardash)

雖然觀乎7月各項需求面的數據溫和,但美國CPI卻沒有朝著「觸頂」的方向進發,上文的分析似乎不無道理。

美國一方面說要遏抑通脹,另一方面卻以幣策以外的各種手段攪亂環球供應生態,令人十分懷疑,單靠幣策撲熄通脹的成效。

「加息刺激通脹」這個概念有點新鮮,但不無道理,偏偏聯儲局應對通脹時,不會單憑「不無道理」而停止加息。

如是者,供應鏈危機一天繼續挾高通脹,美息便只有繼續向上,然後企業投資萎縮,供應危機又再惡化,形成惡性循環。

美國在鼓勵外企到美設廠的同時,聯儲局的幣策卻令美元狂升嚇怕外資,本身就是自相矛盾。

美元「強鷹」震散全球股匯,美元兌日圓再度急衝至145水平。在美元兌日圓早前首次上破140之後,率先對日圓弱勢表示擔憂的是日本財務大臣鈴本俊一,而不是掌控幣策的日銀行長黑田東彥。

這個措舉令到筆者懷疑日圓貶值至如斯水平,已令日本內閣之間對日圓貶值有不同聲音,增加了日本干預圓匯的機會。

果然,市場在較後時間對日本出手干預的預期也開始升溫,立竿見影的成效,是令實力較弱的淡友入市平倉,消滅過分的投機,令美元兌日圓在9月14日回試143的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日圓雖然已反彈,但這個水平,比鈴本俊一在9月2日首次就日圓跌勢發聲時的140水平還要弱,反映在沒有過分投機下,日圓的弱勢十分「健康」,市場無懼日本干預。

港元跌勢在股樓反映

筆者上半年除了預測美元兌日圓會見175之外,另一預測就是恒生指數會下試13,900點。

筆者得出這兩個目標主要是出於技術層面,但就基本因素而論,這兩大趨向也可能是受相同源頭所左右,那就是美息強加引發的資金流向。

日圓就不必說了,美元兌日圓的價格,要不是在反映日圓,那就是在反映美元,顯而易見。

至於恒指要見13,900點,跟美元匯價的關係雖不如日圓般明顯,但筆者認為當中亦有不少的含量是在反映港元的真實價值。

當一地貨幣受聯繫匯率的強制綁定而不能反映真實價值時,就得以資產價格的變動作出反映。

聯繫匯率在過去曾多次左右本港資產價格的走勢。較為明顯的分別有1997、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引發的股樓大貶值;2008年後美國量化寬鬆政策(QE),催谷本港的房產大牛市。

今天美元大升,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各地貨幣大貶值,港元當然不能倖免。只是聯繫匯率令到港元出現強勢的假象,於是資產價格就必須打折,而在打折的過程中,又會引發其他問題(例如融資倉位被斬等等),加劇了跌市的威力。

這個跟聯匯相關的概念,就是令到恒指大弱勢的屈機理由,只要美元走勢不變,本港股市與樓市的跌勢就沒有懸念。

延伸閱讀:港女移民英國 留低40年聯名舊樓同72歲阿媽:請問點做稅務規劃?

延伸閱讀:2023公眾假期 | 日本通關懶人包:自製3個特長假期、農曆新年「請2放9」!

圖片來源:Unsplash@ruslanbard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