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拜登不會出賣美國利益?陶傑:民主黨為吸選票 不惜放任移民損美核心價值 譚新強:應盡快讓拜登上任

    美國大選大致塵埃落定,多數媒體都預計民主黨拜登能當選,惟「電郵門事件」令世人知道拜登次子亨特(Hunter Biden)與中國的利益關係,如今拜登的當選難免惹人懷疑,其政策會向中國傾斜。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說拜登會出賣美國利益,我是不相信的。畢竟他是資深的民主黨政客,始終有原則。」陶傑認為拜登不會變「China Joe」,更不會如特朗普所言,逼令美國人學普通話。

    不過陶傑指,拜登可能或多或少會改變、取消目前針對中國的政策,讓中國有喘息的空間,他舉例:「拜登的執政下,會否仍然在南中國海放置如此多的戰艦?我想不會。」

    不過他認為,目前難以估計拜登上任後實質的態度。

    拜登-不會出賣-美國利益-陶傑-民主黨放任移民損美核心價值-譚新強-應盡快讓拜登上任
    陶傑認為今次民主黨在選舉中確實有不正當行為,他分了四個層次看今次的作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譚新強則認為拜登的上任是利多於弊,至少防疫工作會比特朗普好得多,「拜登必定較認真應付疫情,他或將嘗試推行全國口罩令。」

    比起共和黨,拜登的政策明顯注重防疫工作,預料當選後會以防疫作為首要任務,專心做好疫苗的研發、生產、配送,並表示會在近期成立疫情工作小組、要求美國重新加入世界衞生組織(WHO)。

    目前,美國的每日新增確診人數逾10萬人、 每日新增死亡人數逾1,000人。

    譚新強提到在新舊總統交替的真空期間,疫情隨時會持續惡化,考慮到目前特朗普仍忙於上訴而忽略防疫工作,「不應該等到明年1月才讓拜登上台,疫情是不等人的。」
    不過拜登也不是等到上任才行動,他日前表示,選舉已結束,他的工作會從控制疫情開始,即將會任命一組由頂尖科學家和專家組成的團隊,作為政權交接顧問,幫助新政府擬定新冠肺炎應對計劃,並轉化為這個國家明年1月20日後的行動藍圖。

    他強調,這項計畫將建立在科學基礎上,他承諾不遺餘力扭轉疫情。
    拜登-不會出賣-美國利益-陶傑-民主黨放任移民損美

    四個層次看選舉舞弊

    陶傑認為今次民主黨在選舉中確實有不正當行為,他分了四個層次看今次的作弊:「第一層是前線人員的立場令點票過程中徇私;第二層是民主黨控制的州政府,會對郵寄或有問題的選票隻眼開隻眼閉;第三層是傳言民主黨與矽谷的科技企業有勾結,在點票機器中動手腳,自動暫停特朗普的選票,增加拜登選票,但目前尚未得到證實。」

    至於第四層,他指是有外國勢力滲透,內地在背後參與,但這個可能性不大。

    陶傑傾向相信民主黨的做法,介乎於第二層次至第三層次之間。

    譚新強則指出今時今日特朗普對大選結果有異議,更大的原因是美國民主選舉的「漏洞」,其中每個州對接受郵寄票的規定並不一樣,導致今次的結果有爭議。

    「賓夕法尼亞和喬治亞都容許郵戳顯示在大選日前寄出的票,如在大選日後三日內收到,仍將被接受;北卡羅萊納更容許九日的寬限,但威斯康星和密歇根則遲到1日都不接受。」

    他指出,美國的選舉制度存在不少問題,另外一個是雙數的選舉人票總數,導致有可能出現269對269的打和局面。

    在這次選舉中,只要拜登拿不到內布拉斯加(Nebraska)的一票─只有內布拉斯加和緬因(Maine)按地區和普選票來分割選舉人票,就有機會出現此情况。

    陶傑解釋,選舉人制度是民粹主義的緩衝,「(如果)好似台灣咁一人一票就大鑊啦,台灣得是因為地方細又只有2,300萬人,最多分成北部國民黨,南部民進黨;但美國有50個州,農業公業科技都有,結構不同下,怎麼可以一人一票鬥多呢?」

    拜登-不會出賣-美國利益-陶傑-民主黨放任移民損美
    譚新強指出今時今日特朗普對大選結果有異議,更大的原因是美國民主選舉的「漏洞」。

    縱容非法移民吸納共和選票

    雖說今次選擇有舞弊之嫌,但民主黨早就慢慢蠶食共和黨的百年票倉。

    陶傑指,民主黨的左翼所提倡的福利主義,令不少低下階層依賴政府提供的福利,而民主黨為了確保未來選票,不惜縱容甚至歡迎非法移民在美國落地生根,當這批人取得國籍後便投桃報李投票支持民主黨。

    「美國作為國際強權,立國至今的一些基本原則,如低福利主義,辛勤工作的品格,低政府干預以及絕不容許社會主義有一點立足之地,正是其賴以成功的關鍵,民主黨卻通過福利主義成功蠶食百年票倉,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內華達州都不是過往的搖擺州份。」他認為,美國傳統選民架構被改變。

    另外,自從千禧年後全球化在美國進一步推展,美國的經濟支柱從實體工業石油、汽車、布業等轉移至FAAMG為首的科網公司。

    這些公司相較以往的實體工業提供較少就業職位,而科網公司的領導層多為年輕人,與過往年暮的工業大王比當然更讓人神往,但減少就業職位亦令美國貧富懸殊加劇。

    移民科技才俊一將功成萬骨枯

    而新一代美國人,在政治正確下支持所有人(包含非法移民)在美國上陸追尋「美國夢」,但陶傑就指,這種有求必應的態度,對美國社會傷害極大。

    「無錯!20年後有可能有一個墨西哥裔,印度裔的科技才俊,但背後亦可能有數以十萬計移民是平庸的人要取社會福利,那裏已經足夠可以食窮你。」

    亦因為民主黨打破百多年來, 不侵入對方票倉的檯下公司,以大量移民稀釋本土美國人選票,故「時間已經不在共和黨一邊」。

    然而,本次共和黨仍取得超過7,000萬張有效票數,共和黨應該找方法擴闊這班被負面標籤的支持者,並鞏固其政治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