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本皆是逐利者 從兌換日圓說起|林子俊

資本皆是逐利者 從兌換日圓說起|林子俊

投資

廣告

作為不少港人旅行目的地首選之一,日圓匯率近月急挫,找換店生意似乎再次熱鬧起來,筆者身邊不少親戚好友聚會時也表示,已經兌換了不少,準備日後通關時消費。

日本試圖通過逐步開放旅遊振興經濟,新聞報道儘管參加團費高達數萬元,依然一票難求。

根據日本觀光數據顯示,開關後首週獲得接近1,300人申請在6月及7月入境,作為試點逐步開放當然沒有問題;但想靠這不到4架A330飛機載客量的遊客挽救日圓,恐怕是杯水車薪。換言之,各位讀者毋須急於兌換太多日圓。

日本央行近月採取無限量買債的策略,卻無法阻止國內外資金沽空。

日經新聞數據,單看6月,日本央行已經購買了14.8萬億日圓日本國債,創下單月購買最高金額新高;持有長期國債佔比超過50%。

資本皆是逐利者 從兌換日圓說起|林子俊
(圖片來源:iStock)

資本皆是逐利者

日本央行的錢,固然是印出來的,理論上可以無限量購買;然而在供求關係下,日圓下跌的幅度和印錢的速度掛鈎。

日本央行將10年期國債收益率目標設定為零厘;上限為0.25厘,意味著購買國債,將不會獲取任何利息。

在資本市場上,同樣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美國已經上升至2.19厘;內地為2.853厘;德國為1.62厘,香港為3.085厘。

資本都是逐利的,不少對沖基金採取借日圓沽日債。

由於日圓貶值,因此即使日債價格不變,資金也可以從日圓匯率下挫獲利。

日本目前是持有美國國債最多的國家,是否可以通過抛售美國國債來還債?答案是否定的。直至今年3月,日本持有美國國債約12,320億美元,而日本長期國債規模就高達1,021.1萬億日圓,相當於74,500億美元;再加上短期借款,政府短債證券等約2,000億日圓,日本央行的子彈其實不多。

作為本土缺乏資源的國家,國際能源和食品價格等上升,毫無疑問推高了日本的通脹。

在過去的4月和5月,日本已經連續兩個月達到了2%的通脹率目標,可惜這絕對不是日本央行希望實現目標的路徑。

6月27日,日本政府發布電力供應緊張警報,呼籲東京電力公司供應範圍內的用戶,盡量節約用電。

28日晚上,東京電力備用量降至5%以下(3%將會有大規模停電風險)。

目前日本政府已經不太可能無傷度過,在本次匯債危機,早了兌換日圓損失差價事小。

因為另一方面,市場愈來愈多投資者擔心一旦日本失守,對市場的衝擊,會不會如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一般慘烈。

上半年慘輸 黃國英:要原諒自己 公開美股下半年部署

立即瀏覽 黃國英專訪

美股7月重整旗鼓,卻憂患依然處處,美國通脹未見頂,利率仍是金融海嘯後最高水平,加息陸續有來。黃國英則打氣,當低迷市況重來應勇於入市,「透過股票同你搏(發達)嘅話,其實係個唔錯嘅時間。」因好友有三大優勢,有望扑中另一隻如亞馬遜(AMZN)的股票,再造經歷泡沫爆破後仍成長為龍頭企業的神話。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圖片來源: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