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通脹必選股Mastercard 超低資本開支兼估值合理|三火木

抗通脹必選股Mastercard 超低資本開支兼估值合理|三火木

投資

不論Visa(美股代號:V)或Mastercard(美股代號:MA),其年報均提到兩者正將信用卡業務,多元化擴展至加密貨幣,兩者毋須承擔加密貨幣升跌的風險,只會從交易中獲利。兩者正與不同銀行推出Buy Now Pay Later計劃,以抵抗Paypal同類計劃的競爭,分期計劃的貸款風險由銀行承擔。

Visa及Mastercard正開拓跨境支付和匯款,以及企業對企業(B2B)業務,過往與現在的目標,都是成為支付的橋樑,而非單單是信用卡公司。

Mastercard最近季績收入與利潤,其實已創新高(見圖一),收入比疫情前2019年第三季高出16.7%;利潤高出5.6%。

 抗通脹必選股Mastercard 超低資本開支兼估值合理|三火木
(圖片來源:新傳媒資料室)

業務國際化復甦未如Visa

不過,業務向來較國際化、較著重旅遊的 Mastercard,復甦情況暫時未如較著重美國業務的Visa。

Mastercard收入主要來自四大業務,包括美國國內交易(向信用卡交收雙方收取費用)、跨境交易(旅遊)、交易處理(包括授權、清算與結算)及其他收入。

當中三大收入,均已重現增長並創新高(見圖二)。交易處理收入,增長23.6%至107.99億美元;國內交易按年增長24.4%,至81.58億美元:其他收入按年增24.4%,至62.24億美元。

 抗通脹必選股Mastercard 超低資本開支兼估值合理|三火木
(圖片來源:新傳媒資料室)

只有跨境交易收入,仍然因旅遊限制未恢復而未能創新高(2020年重挫37.4%;2021年按年增32.8%)。

從上述四項收入總和得出2021年298.45億美元收入,按年增長26.9%。消費者使用信用卡時總會獲回贈,這些回贈均來自信用卡公司。

Mastercard近年為吸引更多人使用及提高交易量,在回贈支出方面不斷增加。

回贈由2017年佔總收入31.9%,增至2021年的36.7%,升幅近4.8%;Visa的回贈比率少於30%。

扣除回贈後,Mastercard 2021年全年淨收入,按年增長23%至188.84億美元。

雖然Mastercard的收入與利潤已創新高,但最新一季(2021第四季)利潤率,其實仍然未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

季度經營利潤率為54%,與疫情期間51%至57%相若,也未恢復至疫情前的57%至59%水平:季度稅後利潤率44%,與疫情期間40%至47%相若,未恢復至疫情前的47%至49%水平。

無論是佔整體業績近30%的美國地區,還是70%的國際地區,Mastercard的交易量比去年都有23%增長。

整體來說,預付卡交易量按年增加19.6%至21,130億美元;信用卡交易量按年增22.6%至9,780億美元。

未來通漲升溫,很可能推升這些數額。

Dupont分析,2016年至2021年稅後利率37.7%、31.3%、39.2%、48.1%、41.9%及46%;

總資產周轉率0.58、0.59、0.6、0.58、0.46及0.5;

年權益乘數為3.29、3.83、4.53、4.88、5.15及5.08;

股本回報率(ROE)71.4%、70.3%、106.7%、135.5%、98.4%及117.2%。

Mastercard過去數年負債比率偏高,推升ROE至逾70%水平;撇除負債比率的推高,集團本身其實極賺錢(ROE遠高於15%)。

至於2016年至2021年負債比率,為69.6%、73.9%、77.9%、79.5%、80.6%及80.3%;而Visa大概保持在50%負債比率。

高負債意味在面臨加息時,利息支出會增長更快。

Mastercard的利息支出約4.31億美元,佔其100億美元經營利潤的4%,佔比不算很多。

 抗通脹必選股Mastercard 超低資本開支兼估值合理|三火木
(圖片來源:iStock)

密切留意利息支出逐年升

惟需要密切留意,Mastercard的利息支出在近年低息年代,亦因負債增加而逐年上升,比2020年增加約13%;比2019年增加了92%。

自由現金流分析方面,2016至2021年經營現金流分別45.5億、55.6億、62.2億、81.8億、

72.2億及94.6億美元;資本開支3.9億、4.3億、6億、12億、9億及8億美元;自由現金流41.6億、51.3億、56.2億、69.8億、63.2億,以及86.6億美元。

2021年經營現金流按年增長31%至94.6億美元;資本開支(包括購買設備與軟件開支)約8億美元;自由現金流按年增37%至86.6億美元。

2016至2021年資本開支佔經營現金流開支為8.6%、7.7%、9.6%、14.7%、12.5%及8.5%。

Mastercard與Visa一樣,同屬超低資本開支的優質股。

筆者以上的計算,並沒有包括併購金額,2019至2021年併購金額分別14.4億、8.89億、44.36億美元,每年平均併購金額約十多億美元。

估值落入合理區限水平

而筆者會在自由現金流估值假設中,減少逾10億美元,以抵銷每年近乎都出現的併購。

例如筆者預期,今年自由現金流達105億美元,扣減15億美元後的90億美元,來自作為今年估計。

從筆者的自由現金流估值估計,Mastercard現時估值已落入合理區的限水平,筆者會繼續增持Mastercard作為對抗通漲之選。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圖片來源: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