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豐同城做一單蝕一單 深入解構財報 已走到最後一公里? | 悟知

順豐同城做一單蝕一單 深入解構財報 已走到最後一公里? | 悟知

投資

當說最後一公里,是物流以至電商必爭之地,也是順豐同城(09699)的主要業務。

撰文:悟知| 圖片:顺丰同城急送官方網站

(圖片來源:顺丰同城急送官方網站)
(圖片來源:顺丰同城急送官方網站)

順豐同城本來是順豐快遞中的一個部門,2019年獨立分析出來營運,是內地最大的獨立第三方即時配送服務平台。

截至2021年3月底止的市場佔有率11.1%,代表市場有大量不同的品牌,例如四通一達,雖然都以快遞為主,但也有即時配送,以至貨拉拉(Lalamove)皆在即時配送業務。順豐同城認為這是一個市場未來整合的機會。

經常說獨立第三方平台,那麼非第三方平台是甚麼?在這案例中,就是中心化平台;即是,美團(03690)!

集團的活躍商家及騎手,以2021年5月31日跟2020年12月31日作比較,皆出現下跌,商家由16.7萬戶,下降到14.7萬戶;活躍用戶由51.3萬戶,下跌至45.1萬戶。

順豐同城的騎手,95.8%的皆是眾包騎手,變相騎手的成本,沒有美團上升的嚴重。

這些即時配送跟快遞有何分別?快遞是集合貨物,同地區的多件性配送,整個行業包括,第一公里,即是取件及儲存;短途運輸到集運倉、分貨分區;以及最後一公里,即送貨到客人手中。

(圖片來源:顺丰同城急送官方網站)
(圖片來源:顺丰同城急送官方網站)

體現做一單虧一單

這類同城即時配送,是由單一騎手+一對一+點對點的配送,對物件的新鮮度、時間性等都是最快的。

集團在這部分的收入,於2020年出現爆發性增長,單以收入計,2018年9.9億元人民幣,2019年21億元人民幣,2020年48.4億元人民幣,2021年5月底30億元人民幣。

儘管如此,集團的毛虧損卻仍然一直保持,即是代表,有著順豐配給的生意量+外包騎手+疫情期間,只計算收入及直接的成本,集團仍然沒有毛利,完全體現做一單虧一單,即使這個毛虧損有輕微收窄的情況。

當中,「最後一公里配送」的業務比例,由2018年的2%,到2019年的8.5%;到2020年的33.5%,再到2021年5月底的39%,當中接近全部都是向母公司順豐集團提供的服務。

同城配送平均每一單收入10.2元人民幣,最後一公里平均每一單收入3.6元人民幣,更仔細的數字就找不到了。

其實研究順豐同城,筆者主要想細看「最後一公里」,看來看去,想來想去,這個根本就是整個物流中必須要有的部分,根本就不可或缺,難道物流收貨運貨後不派件嗎?

結果在招股書中,自己也提到「最後一公里配送並無單獨定價」。雖然也有其他公司專門做「最後一公里」,惟連本身已背靠順豐母公司的只能如此,其他單獨營運的生存空間更可想而知。

最後問讀者一個問題,人體的整個消化系統,可不可以去到最後步驟停止不營運?因此,判定這個順豐同城的分拆上市,根本就是聰明的資本家企業家,強行將最後一個步驟分拆出來,配合上市條例及證監會條例,合法的愚弄市場,亦反映市場競爭極為激烈。

美團這個部分,仍然繼續有利潤,上期本欄成功計算美團的用戶及商家人數增長的精準,短期也敵不過大環境氣氛的轉變,這一點很重要,日後再談。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