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為品牌說故事

投資

廣告

近年愈來愈多品牌使用科技,例如擴增實景(AR)、虛擬實境(VR)、虛擬人物及區塊鏈技術等。Gusto Collective創辦人及行政總裁Aaron Lau從事市場推廣多年,有見科技急速發展,故於兩年多前再次創業,善用科技為品牌說故事。成立僅兩年多,Gusto Collective已為不少知名品牌進行策劃及推廣,並於最近完成種子輪融資,取得2,700萬美元資金,目標是成為全球最佳的品牌科技公司之一。

演員古天樂及劉青雲主演的《明日戰記》電影剛於8月25日在港上畫,這套電影投資額近7億元,拍攝花費了六年時間。

Gusto Collective創辦人及行政總裁Aaron Lau說:「古天樂認為《明日戰記》並不是電影,而是一種產品,因為他會有續集,還會推出相關的玩具。」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圖片來源:新傳媒資料室)

《明日戰記》宣傳企劃

當觀眾收看電影的時候,往往不會清楚是哪間電影公司的出品,即使是同一間電影公司的出品,在推出不同電影的時候,必須由零開始推廣宣傳。

但是,當荷里活推出《星球大戰》、《Marvel》等電影後,雖然每次的橋段都不相同,但這個品牌能夠吸引捧場客,毋須由零開始重新建立形象。

《明日戰記》希望能夠建立品牌形象,因此構思出不同的推廣橋段,包括使用近年流行的科技。

電影的非同質化代幣(NFT)合共10,000件戰衣,可以換上不同的配件,包括頭盔及手套等,當用戶儲齊一套,便能夠獲得獨家的電影片段;這個NFT亦會成為用戶的Avator,方便他玩遊戲時以這個身分進入相關的元宇宙。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圖片來源:新傳媒資料室)

《明日戰記》早已在Discord開設賬戶,名為 OneCool Collective,累計吸引25,000名「粉絲」,古天樂不時在此開live,與「粉絲」互動,以及提供最新資訊。

由於近期虛擬資產市場大跌,因此《明日戰記》NFT,容許人們使用信用卡購買,毋須兌換虛擬貨幣再購入。

8月中旬開始,全線7-Eleven便利店將會出售《明日戰記》的虛擬武器、電腦展設立攤位銷售福袋,當中包括Hot Toys公仔、NFT、Tee及親筆簽名海報。

《明日戰記》這個推廣企劃由Gusto Collective負責,該公司會為購買NFT的人士,提供托管服務,這樣買家便不需要自行設立虛擬錢包,省卻不少麻煩。

Gusto Collective定位為品牌科技公司,專為不同品牌物色合適的科技進行推廣,包括AR、VR、人工知能(AI)、區塊鏈技術等。

傳統的廣告公司沒有產品或者知識產權,他們只能為品牌度橋,構思廣告內容,然後拍攝及製作,最終收取費用便完事。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自有知識產權

「科技不斷更新及演進,因此我們需要有自己的產品或知識產權,這樣才能夠與時並進,並且不是每一次都是一次性的合作。」

CSL於2020年初推廣5G服務,5G能夠以更快的速度下載更多有趣的內容,Gusto Collective因而研發了一個5G lens App,方便用戶收看AR內容。

去年CSL與香港男團組合MIRROR合推大型宣傳推廣,包括12位成員的閃卡、電話卡、海報及月曆等,用戶需要使用csl. 5G Lens App收看當中的AR內容。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這個App在香港與CSL獨家合作,來自App的收入由雙方分拆;至於香港以外地區,Gusto Collective可以與不同的機構合作,進行其他形式的推廣。

提到科技推廣,不能不提虛擬人物,Gusto Collective成立之初,便開始著手設計虛擬人物,最初花費了九個月時間設計了一個,但因為效果不夠逼真,結果胎死腹中。

Gusto Collective因而設計第二個虛擬人物,他於2021年10月1日正式誕生,名為MonoC。

Aaron在內地從商多年,對內地市場相當熟悉,內地的網紅賺錢能力高超,隨時收入超過1億元人民幣,協助品牌宣傳推廣活動時收費高昂,但是當這些網紅出現醜聞,便會拖累品牌形象。

品牌進行推廣宣傳,主要想要收集顧客的資訊,然而透過網紅宣傳的話,這些資訊屬網紅,而非品牌。

「網紅的這些問題,都可以用虛擬人物解決,而且現時科技先進,設計得夠逼真的話,能夠提升受眾的投入感,效果與真人無異。」

MonoC利用3D Model、Unreal Engine、DeepFake(深偽技術)創造,擁有獨特的人生經歷、鮮明的個性。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她會以不同形象出現,例如全新或半身,全3D或用真人然後再後期製作,視乎品牌的推廣需要,而採用的技術會因此更換。

「市面上的虛擬人物,部分感覺較為虛假,而MonoC採用AI,透過Deep Fake技術,務求做到逼真效果,增加人們的投入感。」

MonoC的誕生主要是針對奢侈品牌,因此設定了相關的人物性格,她是一名畫家,而且非常喜歡藝術,她先後與不少品牌進行推廣活動,包括Phillips Auction House、康樂及文化事務處等。

MonoC的知識產權屬Gusto Collective,並為她經營社交媒體,現時IG「粉絲」約8,000名,她參與的NFT創作,以近19萬元拍出。

先發展亞洲市場

MonoC現時已有不少合作在手,而Gusto Collective剛剛在內地推出另一為名為AJA的虛擬人物,他已獲得一張三年獨家合約,為NBA men’s grooming系列進行宣傳推廣;公司還計劃推出一支虛擬電競隊伍。

「我培育虛擬人物,最重要是在社交媒體上發布內容,這些內容要夠趣味,才能吸引人們追蹤,從而提升他們的人氣。」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Gusto Collective由私人資金成立,投資額達七位數字美元,Aaron是最大的股東,成立首日開始已達收支平衡,剛剛完成種子輪融資,獲得2,700萬美元的資金。

兩年半前成立時,公司只有Aaron一名員工,現時已增加至超過170名,其中約30多名在香港;內地有逾120名員工,另於英國有兩名。

「我們的目標是成為全球最佳的品牌科技公司之一,計劃於年底前在新加坡及東京進行收購,先壯大亞洲地區的規模,因為這個地區的增長較為顯著,然後再發展全球市場。」

Aaron認為香港市場就像公司的中央廚房,先在這裏進行各種試驗,例如與奢侈品牌的合作,能夠推展至其他地方。

Gusto Collective利用現有的科技,包括了AR、VR、AI、區塊鏈等技術,為品牌說故事,公司並不研發科技,但原創知識產權。

不過,Gusto Collective亦有一個關於科技的研發科項目,名為Co-Reality軟件,是關於AR及元宇宙的技術,獲得數碼港約50萬元的資金,現時仍在研究當中。

Gusto Collective自成立以來,已獲得不少知名品牌與之合作,Aaron指出香港品牌對科技的接受程度較高,但客戶主要有兩個問題,其一些不夠時間,另一個問題是不夠金錢。

「我們的要求較高,不想將價就貨,希望做出來的東西較為精緻,因此具有一定的堅持。」

gusto collective善用科技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再度創業

Aaron在美國修讀經濟學,畢業後加入美資媒體公司長達17年,出任該公司亞洲區主席及行政總裁。

Aaron其後自行創業,創立Bravo,主要為品牌進行推廣活動,包括百事可樂、可口可樂、Moet Hennessy及New Balance等國際品牌於內地的推廣活動,因而吸引三星集團的注意。

三星集團希望將業務擴展至全球,因而收購Bravo,並改名為Cheil,Aaron繼續留任協助打理業務,前後長達七年,

「當時我居住在香港,但是公司總部在南韓,而主要客戶在美國及歐洲,因此外訪相當頻密,每年可達310日,而這種日子維持了四至五年,結果我於2019年決定留在香港,最終辭去職務。」

Aaron過去接觸的項目當中,不少與智能手機相關,因此他對手機科技相對熟悉,了解甚麼可以做到、甚麼做不到,因此創立Gusto Collective,將傳統的說故事技巧與科技結合,為品牌提供服務。

延伸閱讀:入息中位數|港人月搵20,000蚊「原地踏步」:呢個年齡人工開始走下坡

延伸閱讀:凶宅龍虎榜|盤點香港五大轟動凶宅:呢單案事隔30年仲「起緊雞皮」!

加入經一Patreon即睇VCP股單

每日只需~$2.5 大量文量無限重溫

全新訂閱計劃內容將全面升級!最新欄目利用Python程式配合《超級積效》Mark Minervini VCP選股法為你搵出市場潛力股!


現成為經一Patreon會員限時尊享85折!訂閱後即可瀏覽股單,更可學習程式交易和參與會員Live Chat。

免責聲明:本專頁刊載的所有投資分析技巧,只可作參考用途。市場瞬息萬變,讀者在作出投資決定前理應審慎,並主動掌握市場最新狀況。若不幸招致任何損失,概與本刊及相關作者無關。而本集團旗下網站或社交平台的網誌內容及觀點,僅屬筆者個人意見,與新傳媒立場無關。本集團旗下網站對因上述人士張貼之資訊內容所帶來之損失或損害概不負責。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