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智慧物流平台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至今取得數輪融資

共享經濟智慧物流平台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至今取得數輪融資

讀者不難發現,愈來愈多貨品可以送上門,為顧客提供不少方便,尤其是在疫情嚴峻的日子,能夠減低出門受感染的機會。Pickupp接到的訂單,運送貨品種類愈趨多樣化,其中不少生意來自中小企,甚至是網紅(KOL)等個體戶,揭示物流服務碎片化的趨勢。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無縫接合整個物流過程,並且進一步為中小企提供銷售、付款及市場推廣服務。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受訪者提供

第四波疫情反覆,政府不斷提升檢測能力,期望能夠盡快找出感染者,切斷社區傳播鏈,除了與服務供應商合作的強制檢測服務外,亦鼓勵大眾進行檢測。2020年4月開始,衞生署與數碼港創業學會旗下初創企業合作,其中一間是Pickupp,提供上門收取深喉唾液樣本速遞服務,送往衞生署轄下指定診所或化驗服務處,減低交叉感染的風險。

Pickupp為每一位送貨員提供消毒用品及裝備,同時舉行培訓,確保清楚掌握流程,保護顧客及自己的健康。

行業三大趨勢

近年物流業發展迅速,送遞的物件種類愈趨多樣化,深喉唾液樣本是其中一例,揭示了物流業其中一個大趨勢。Pickupp聯合營運總監馬浩智(Calvin)說:「疫情前,人們網購大多是時裝,現時種類多樣,包括抗疫物資、零售、網購、時裝、食品、嬰兒用品等。」

物流業第二個大趨勢是網購急速增加,人們留家抗疫,較多時間上網,帶動網店銷情,而網店大多不設實體店,或者門市較少,難以滿足顧客提貨需求,因而使用物流服務供應商。「每當顧客找到心水產品,總是想即時到手,期望快捷方便的物流安排,我們的四小時點對點派送服務,按年訂單數目大增四成。」

顧客除了講求速度,同時重視貨件追蹤,而近日疫情嚴峻,大多要求無接觸收件模式。物流業另一趨勢是愈來愈多中小企使用相關服務,原本中小企的生意主要來自門市位處的社區,疫情衝擊之下,這些公司都要開拓網上銷售渠道,吸納跨區生意。

網店需要安排物流,若使用傳統物流服務,價格高昂,非一般中小企可以負擔;然而自行安排送貨費時失事,他們都在尋求價錢相宜而具彈性的物流服務。

Pickupp定位為智慧物流平台,是一間「輕資產」公司,奉行「共享經濟」理念,與同業共同發展,不傾向投放大量資源自行建構基礎設施。Pickupp行政總裁彭子楓(Crystal)說:「我們不會自設倉庫,也沒有自己的車隊,公司的核心是資源配對平台,將物流成本減至最低,同時提升效率。」

Pickupp主要提供兩種派送服務,包括即日及翌日點對點派送服務,即日派送可以選擇兩小時、四小時或不限時間,流程是送貨員上門收件,然後運送,再送上顧客的家門。至於翌日點對點派送服務,送貨員上門收件後,運送至合作夥伴的倉庫進行分類,再由附近的送貨員運送及送上顧客家門。

物流服務碎片化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Pickupp 使用合作伙伴的倉庫進行分類,然後再由送貨員運送。

派送過程中牽涉的送貨員及倉庫,全部不是由Pickupp投資,而是經平台配對,由系統分配訂單,給距離最具成本效益的合作伙伴。現時與Pickupp合作的送貨員逾30,000名, 他們來自各行各業,包括步兵、電單車手、貨車司機,在日常順路運送貨品。

物流服務碎片化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現時Pickupp 合作的送貨員逾30,000名,包括步兵、電單車手,貨車司機,在日常順路運送貨品。

配對平台是核心

Crystal於美國大學修讀電子及生物化學工程,其後返港加入金融業,從事投資銀行,但一直想創業,後來加入Uber香港,並與Calvin成為同事。Calvin同樣在美國完成大學課程,主修工商管理,返港後加入金融業,然後再轉職至Uber,他與Crystal從事日常營運工作,了解到配對平台的威力。

Crystal於2016年創辦Pickupp,於2017年推出派送服務,聚焦於「最後一里」(last mile)的派送服務,其後邀請Calvin加入。Crystal說:「傳統的物流公司,主要針對大商戶,比較缺乏彈性,未必可以照顧中小企所需。」

物流服務碎片化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Pickupp 於2016年成立,並於翌年推出派送服務。

傳統物流公司主力處理翌日派送,而且限制較多,例如不會送遞食品,也不會上門收貨,或需要另外報價,跨區派送的費用亦較高。傳統物流公司,包括國際大型物流企業,這些公司已建立起硬件設備,包括倉庫、車隊,甚至是飛機,在國際幹線上擁有優勢,Pickupp自然無法取代,但可以共生,補足前者於「最初一里」及「最後一里」的不足之處。

「當中小企需要跨境物流服務,可能因訂單太細,而需要付出高昂費用;若與Pickupp合作,我們可以發揮集腋成裘的效益,將不同中小企的訂單集合起來,向貨運代理爭取便佳條件,減省成本。」近年流行網紅商貿,不少KOL銷售貨品,而網絡無遠弗屆,KOL隨時接到不少跨境訂單,Pickupp可以協助這些個體戶安排跨境物流以及境內派送。

大型商戶較多使用傳統物流公司,然而不少貨品受季節性因素影響,旺季與淡季的派送訂單隨時相差數倍,故不少大型商戶亦成為Pickupp的客戶。此外,近數年香港興起送餐服務,但這些服務供應商,將香港劃分為不同區域,然後在區內進行配對,未必可以做到跨區派送。

Pickupp可以派送各種各樣的貨品,包括送餐及冷藏食品,不少小型餐廳或食品製造公司,可以透過他們的服務,拓展跨區生意。

拓展至十個城市

Pickupp於2020年推出Shop on Pickupp,顧客可在Pickupp手機App上購物,揀選心水貨品後付款,然後可享免費的派送服務。Calvin說:「一般的電商,將購物及物流兩部分分開處理,一站式網上銷售物流平台Shop On Pickupp為商客戶建立網店系統,包括貨品銷售、物流及網上付款等,為消費者提供無縫的物流體驗。」

現時Shop On Pickupp與逾80個商戶合作,包括時尚生活、休閒及餐廳類別,Pickupp可以為商戶定製推廣活動,不時推出運費或其他優惠,吸引更多顧客。

物流服務碎片化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用戶可在Pickupp手機App上追蹤貨品運送情況,也可以直接購物。

Crystal最初在親友支持下,以六位數字的資金創辦Pickupp,至今合共取得數輪融資,剛於2020年11月獲元璟資本、阿里巴巴創業者基金、數碼港投資創業基金、太古地產New Ventures和SparkLabs Taipei A輪注資。

Pickupp已在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和台灣開展業務,集團合共聘用近80名員工,新一輪融資將用作進一步拓展,計劃於未來五年為亞太地區的10個主要市場提供服務。Pickupp現階段主力發展東南亞地區,因為該區地理上障礙重重,物流安排較為複雜,

Pickupp能夠無縫接合不同合作夥伴,並調動資源,以達到最佳的成本效益。根據2019年初市場報告指出,東南亞地區的第三方物流規模由2017年的360億美元,年均複合增長5.5%,料2025年市場規模將達560億美元。

另有報告指出2020年東南亞地區的外賣行業成交總額(GMV)達119億美元,可見東南亞地區的發展潛力。Pickupp的配對平台自行研發,每接到一張訂單,都在因應重量、距離及派送方式計算出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案,隨著業務發展,計算的方程式愈趨複雜,仍有空間不斷進步。

物流服務碎片化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Crystal(右二)在數碼港創業投資論壇上擔任嘉賓。

助商戶抗疫

科技配件品牌CASETiFY,主打客製化手機殼,早已打開國際市場,一向使用傳統的國際大型物流公司進行派送。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CASETiFY一向使用的物流服務供應商,跨境物流受到影響,連本地派送時間亦增加,因此開始使用Pickupp的本地翌日派送服務。

其後,多班國際航班取消,對CASETiFY的海外送貨亦造成重大影響,他們開始使用Pickupp的點對點海外派送服務,其後亦陸續使用Pickupp在其他東南亞地區的最後一里派送服務。

物流服務碎片化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
Pickupp專攻最後一里派送,能補大型物流公司之不足。

美國人氣肉桂卷專門店Cinnabon於東涌及奧海城設有兩間分店,受疫情影響,當區生意受到一定影響,負責人決定拓展跨區生意,加入Shop On Pickupp,Pickupp提供即日派送服務,讓外區顧客亦可以享用新鮮出爐的肉桂卷,現時八成訂單均來自外區,甚至是港島區。

延伸閱讀:保健品平台CuraBox 靠個人化服務突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