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咗三個月喇喎,so far覺得點?」向上司講真話的代價|我做Marketing

「做咗三個月喇喎,so far覺得點?」向上司講真話的代價|我做Marketing

「做咗三個月喇喎,so far覺得點?」阿姐問剛過了試用期的Benson。

面對上司這條 open-ended question,你又會如何回應?相信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回答「幾好呀」、「so far so good」等較大路嘅答案,貪佢夠安全亦唔需要多作解釋。

但如果真心覺得呢三個月過得唔 okay 呢?

撰文:我做Marketing|圖片:unsplash

阿姐在Benson第一天上班時說要好好利用他以前做過國際品牌推廣的經驗,為公司帶來新元素。

但在這三個月來,阿姐成日唔放心 Benson 處理的大小事務,經常在 Benson 不知情的情況下重複地與其他 team 溝通。有時甚至做了決定亦未有通知 Benson,示範了典型的 “working in silos”(各自為政,沒有溝通)。

昨天 Benson 被通知活動財政預算與上星期聽到的版本相差了幾萬元。對阿姐來說,這可能只是 Excel 上的數字遊戲,另一個 campaign 需要更多 budget,自然要從另一個 campaign 調動資金。但對 Benson 來說,這可是對一家 agency 及一個 desginer 的承諾,因他上星期已經跟他們說好了工作範疇及價錢。

阿姐星期六日還會時不時 WhatsApp Benson,並經常以 “some food for thought”, “see references from…” 來打開無窮無盡的對話。但 Benson 覺得這些話題其實無關痛癢,如果等到星期一才說或是透過 email 來分享應該更為合適,何必 weekend 去打擾下屬?

「做咗三個月喇喎,so far覺得點?」向上司說真相的代價|我做Marketing
即使到週末,Benson依然會收到阿姐的WhatsApp。(圖片:Unsplash)

在這三個月來,Benson 每天就像在玩過山車,每日被舞高弄低,阿姐 call 的 meeting 浪接浪,他根本沒有時間思考自己的工作是否有效率,方向是否正確。阿姐雖然是 team head,但跟著她,每天就像 “running around like a chicken without head”。

Benson 作為一個工作多年的 Marketing Manager,他覺得這三個月的試用期其實一點都不 okay,可以向阿姐反映的還有很多很多。

終於在全程兩秒鐘的考慮過程內,Benson 衡量了現在的市況、阿姐可能會作出的回應,以及希望今天能於八點前收工等因素,他鼓起了最大的勇氣,向阿姐吐出了一個「都 okay 呀」的回應,並在口罩中報以一個誠懇的微笑。

或許,阿姐要等到 Benson 的 exit interview 才可以取得較貼近真相的 feedback。畢竟面對現今的環境,講真話的代價實在太高。

「做咗三個月喇喎,so far覺得點?」向上司說真相的代價|我做Marketing
到最後,Benson衡量各種因素後,最後向阿姐表示這三個月的試用期「都 okay 呀」。( 圖片:Unsplash)

延伸閱讀:Netflix投資190億美元推70部新電影 卻未必夠Disney+鬥?|我做Marketing

延伸閱讀:打工仔呻辭職後 上司態度180度轉變 網民點解話「人走茶涼」係香港職場嘅常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