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由打撈沉船煉鐵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由打撈沉船煉鐵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疫情第四波來勢洶洶,抗疫防疫絕不能鬆懈,本地防疫科研品牌Germagic推出的長效消毒塗層,獲交通工具、政府部門及學校等使用。Germagic由本港老牌實業捷和創辦,後者在港經營業務逾70年,由五金業務開始,發展成多元化的企業。捷和實業有限公司行政總裁鄭兆權是第三代掌舵人,他決定不死守本業,因應本身優勢,靈活變通,涉足創科,令家族企業傳承下去。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受訪者提供

    提到捷和,可能不是太多人認識,但是該公司出產的製品,包括石英鐘、打火機、掛鎖、電話機等,相信大部分港人一定用過。捷和由鄭氏家族管理,該家族一向低調,不過讀者應該聽過鄭翼之及鄭植之。香港城市大學設有鄭翼之樓,而西貢也有間鄭植之中學,他們就是捷和的創辦人。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捷和由鄭氐兄弟創辦,包括(左起)四弟鄭榮之、二哥鄭則耀、大哥鄭植之及三哥鄭翼之。

    打撈沉船賺第一桶金

    捷和由鄭氏四名兄弟創辦,順序為鄭植之、鄭則耀、鄭翼之及鄭榮之,他們於上世紀30年代在廣州開設廠房,生產五金製品。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廣州廠房無法營運,鄭氏兄弟將工廠搬來香港,四年間就在香港設立四間廠房,合共聘用約3,000名員工。

    二戰結束後,香港維多利亞港充斥著沉船,捷和與香港政府達成協議,每打撈到一隻沉船可獲500元,而沉船歸捷和所有。捷和將沉船拖往船廠拆卸,然後將鐵煉成鋼,出售給香港的建造業,用來興建房屋,鄭氏兄弟因而賺到第一桶金,鄭翼之亦獲得「鋼鐵大王」的稱號。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鄭氐兄弟四出搜購沉船,然後拆卸煉鐵,出售與建造業。

    鄭氏兄弟其後從聖地牙哥買入一艘航空母艦,拆開後發現炮彈的銅殼,但無技術提煉,因而擱在一旁;另有一部飛機彈射器(Catapult),即是拉飛機起飛的抑壓彈射器,但鄭氏兄第不知道有何用途,於是又擱在一旁。

    上世紀60年代,澳洲一間大型製鋁公司到捷和考察,見到Catapult,問鄭氏兄弟計劃如何處置,他們虛心請教,結果雙方合資成立捷和澳鋁,將鋁煉出來後,製成窗框及欄杆,供應給全港的建築物。鄭氏兄弟將賺到的錢,用來發展鐘錶及貨櫃,高峰期員工總數達15,000名,每年營業額高達20億元。

    捷和實業有限公司行政總裁鄭兆權是第三代掌舵人,他是鄭翼之的孫子,小時候每逢暑假,他都在公司不同廠房工作;平日家人飯聚,總是離不開家族生意,耳濡目染之下,他對公司的業務及營商概念均非常熟悉。其後,他遠赴美國攻讀工商管理,畢業後在集團的美國分公司工作,負責營業及市場管理。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捷和實業的總部位於沙田小瀝源,集團紮根香港逾70年。

    由風水開始研發技術

    1989年,鄭兆權返回香港,當時在港的廠房主力生產小家電及口腔護理用品,隨著內地開放,捷和的廠房亦跟著北移去深圳。鄭兆權說:「我檢視集團的核心能力,包括塑膠、五金、電鍍等,其實有潛力發展其他產品,後來與海外公司合資,製造無線電動工具。」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上世紀80年代的廠房,工人正在檢驗無線熨斗的質量。

    這些產品銷售往歐美市場,尤其是美國,在當地建立起一定知名度,合作伙伴認同捷和的誠信、品質及廠房管理水準,並吸引另一間美國企業,一起成立合資公司,專門製造吸塵機,並且銷售至美國市場。

    「上世紀90年代末至千禧年初,勞工密集的生產模式變得不理想,於是我們重新考慮公司的發展方向,發覺空氣及水資源管理有發展空間,因而成立了『風水部門』(捷和環境科處理部門)。」

    2003年,香港爆發「沙士」,這個「風水部門」與香港科技大學楊經倫教授開始合作研發環境抗疫技術,其後不斷研發及改良技術。劼科生物科技(香港)有限公司(Germagic)共同創始人洪思聰於2007年加入捷和,最初於「風水部門」工作,至2014年將該部門正式命名為Germagic。

    2017年,Germagic與香港科技大學共同發布長效智能抗病毒塗層,該技術於2018年獲得日內瓦國際發明展金獎,並於同年成立香港科技大學─捷和實業有限公司創新環境健康技術聯合實驗室。

    Germagic的核心技術是使用微膠囊緩釋技術控制活性殺菌劑的釋放,利用可物理刺破微生物的物料製作微膠囊,再包裹擁有高滅菌性的百里香精油,在物體表面形成殺菌膜,同時防止微生物在物體表面粘附,達至長效抗菌。

    洪思聰說:「一般常用的消毒劑,例如酒精及漂白水,屬於即時殺滅式,只在濕的狀態時有效,僅能維持數分鐘;Germagic是長效的技術,透過微膠囊釋放殺菌劑,雖然有一段距離仍可以殺菌。」Germagic的殺菌概念,可以用科幻片的橋段去比喻,好像在地球外圍建立防護罩,當外星人的飛船到達某一個位置便會爆炸,無法入侵地球。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劼科生物科技(香港)有限公司(Germagic)共同創始人洪思聰(右)指出,捷和與香港科技大學合作多年,研發出長效智能抗病毒塗層。

    科技成功轉化商品

    Germagic的殺菌噴霧功效可以維持24、72小時,甚至30、90天,現正研發長達一年至五年的產品。據悉,Germagic約於兩年前已在計劃在今年第三季推出產品,因為秋冬季之始,往往是病毒肆虐之時,有見去年底至今年初爆發新冠肺炎疫情,於是提早於今年上半年推出,零售產品包括「防護72殺菌噴霧」、「長效殺菌除臭噴霧」及「長效殺菌濾網貼」,後兩者亦有推出商用版本。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Germagic推出零售產品,協助港人抗疫。

    不少政府部門、交通工具及學校都使用Germagic的產品,每月產量達36,000升,相當於72,000支礦泉水,本土科研技術正式轉化為商品。除了本地市場,Germagic現階段集中在東南亞市場,已在馬來西亞、新加坡及菲律賓開展業務,即將進入泰國及印尼;同時開始與中南美洲,如巴西及墨西哥,以及非洲的伙伴洽談。

    多年以來,Germagic合共投放了八位數字的資金進行研究,暫時未有回報,因為銷售所得,除了應付各項成本,部份回饋大學,支持本地科研發展。鄭兆權說:「香港的創新科技有出路,尤其是有關衞生保健的技術,能夠給與人們信心,相關產品有一定的發展空間。」

    除了發展科研,捷和也有從事服務式住宅、酒店業務及物業投資,至於製造業,經已逐漸減輕比重,將合資業務出售與伙伴,員工數工因而相應減少,現時約1,000名,年銷額近10億元。鄭兆權說:「守業難與不難,視乎是否懂得變通,若我一直死守第一代的事業,即是五金、鋼鐵及銅鋁,當然無可能守得住。」

    捷和得到第一及第二代成功創業及守業,為鄭兆權提供了有形及無形的資本,以良好的條件,讓他創辦另一門事業。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Germagic的技師在不同表面噴灑消毒劑,建立起防護網,可長效殺菌。

    堅持做實業

    擁有逾70年歷史的捷和,由實業開始發展,雖然業務愈趨多元化,仍然以實業為主。「從事製造業是從無到有,對管理人來說很有滿足感,員工也充滿使命感,如果再有做生意的空間,我們也會繼續選擇這條路。」

    捷和於上世紀70年代從事貨櫃業務,在港設有貨櫃廠,後來由於地價太貴,將廠房遷往台灣高雄,廠房的地皮出售與發展商,建成了荃灣海濱花園。「祖父(鄭翼之)教導父親(鄭樹安),父親又教導我,地產業務的利潤太容易賺,我們還是『疊埋心水』做實業,待實業成功之後才涉足地產。」

    雖然做實業,無法像地產般搵大錢,但鄭氏家族從無後悔,因為由小到大的家教,都是腳踏實地工作,家族成員均不擅於炒賣搵快錢。對於管理家族生意,鄭兆權坦言對人對事要份外小心,因為董事會全是親戚,凡事盡量「俾面」,因為到底是一家人。

    捷和對待員工也像一家人,「第一、二代非常愛錫員工,管理層一定要『睇住』員工,他們才會『睇住』你。」第一代沒有機會讀書,故集團一向重視教育,旗下的慈善基金,主要投入教育事業,而且非常注重培育集團員工的下一代,無論任何職級,所有員工的子女均可獲教育津貼。

    由打撈沉船煉鋼起家 捷和延續實幹精神 涉足創科研消毒塗層助抗疫
    鄭兆權不忘祖父鄭翼之的教誨,腳踏實地做實業,同時照顧員工。

    延伸閱讀:天星銀行airstar 推出「貸款一筆清」令打工仔做到「全民放假」 實際年利率最低2.99厘

    延伸閱讀:平安壹賬通PAOB 推多種服務為中小企解決資金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