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係聽日先做啦」慣性拖延症的自救方法|我做Marketing

「都係聽日先做啦」慣性拖延症的自救方法|我做Marketing

每位打工仔的 laptop 都總有一個 outstanding task list,用來記下所有未完成的工作。即使每個人使用 task list 的方法、記錄方式不盡相同,但有一點倒應該是一樣,就是大家都有幾個完成不了的項目。

是要計劃來年複雜的 budget plan,或是要準備下個大會的 meeting agenda,你的 task list 總有幾個清不走的項目。而它們的 deadline 總是在明天,a.k.a. 「都係聽日先做啦」。

撰文:我做Marketing|圖片:unsplash

踏入職場頭兩年,我是一個很懂得「知難而退」的人。每逢遇到較難處理的工作,我都會選擇逃避,或是先做其他瑣碎事情。每天約下午六時,我便會將這些難纏的工作的 deadline 變成明天,然後一日復一日,把這些工作一拖再拖。

終於有一次,阿姐忍不住在 team meeting 問我:「幾星期前叫你 propose 今年 event 嘅主題,點解無晒消息?如果你係無 idea 嘅,不如我安排其他同事跟?」

阿姐講完,全個會議室六、七位同事看著我,我無言以對。當時我其實是知道有這項工作在身,但同時亦知道阿姐對 event 主題的要求特別嚴謹,一旦開始了這些討論,阿姐每天 email 及 WhatsApp 的轟炸亦會隨之而來。每次想到這裡,我便會選擇逃避,選擇推遲開始這項工作。

「都係聽日先做啦」 慣性拖延症竟是源於恐懼?|我做Marketing
圖片:Unsplash

拖延往往是源於恐懼?

人在職場,當眾出醜往往是令人成長的最有效方法。

那次經歷後,我明白拖延只會令工作更難處理。拖延往往是源於恐懼,是因為害怕與某一位同事打開話題、自己開壞了頭而不想執手尾,或是像我一樣害怕被老細逼迫,種種心魔都會令你對這些 outstanding task 視而不見。

但其實,現在回想,那些年你最想逃避的那些工作,其實又有沒有你想像中那麼難處理?就像靈異電影,拍得最令人動魄驚心的,往往不是那種「畫公仔畫出腸」,牛鬼蛇神突然撲出來嚇你的那種。

最令人害怕的恐怖片,往往最懂得營造氣氛,引發你的聯想,引你代入角色及代入自己的生活場景。

每個人無窮無盡的想像力其實才是最恐怖。

你不想做的那些 outstanding task,其實都是你給自己拍的恐怖片。你不想與那位 sales 阿頭打開話題,因為你聽說他對 marketing 態度非常強硬;你不想開始做今年的 project research,因為你覺得市場上應該未有足夠的資料。但事實又是否真的這樣?

「都係聽日先做啦」 慣性拖延症竟是源於心魔?|我做Marketing
筆者認為:「你不想做的那些 outstanding task,其實都是你給自己拍的恐怖片 。」(圖片:Unsplash)

克服心魔要靠自己

裝睡的人叫不醒,要克服這些心魔而令自己成為一個更有效率的人,最終都要靠你自己。

除了像我一樣試過因「拖延症」而當眾出醜,更好的方法便是為自己設下死線,無論如何都要在死線前踏出第一步,開始著手處理問題(即使要 OT、週末返 office 也在所不計)。當你踏出了第一步,後續自然會有 momentum 令你走下去。

畢竟,我們打工的最終目的是為了讓自己有更好的生活質素,令自己與家人有能力做一些想做的事。與其每天與幾個似曾相識的項目周旋,為幾個公司同事掛心,倒不如選擇正面面對並快快手解決問題。

相比習慣每天逃避問題而享受半天的寧靜,我更享受 task list「清零」及真正放工的快感。

「都係聽日先做啦」 慣性拖延症竟是源於心魔?|我做Marketing
筆者指相比習慣每天逃避問題而享受半天的寧靜,更享受 task list「清零」及真正放工的快感。(圖片:Unsplash)

延伸閱讀:「做咗三個月喇喎,so far覺得點?」向上司講真話的代價|我做Marketing

延伸閱讀:Netflix投資190億美元推70部新電影 卻未必夠Disney+鬥?|我做Marke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