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中的魷魚遊戲 每間公司都有張德秀、曹尚佑 成為面具人後仍逃不出地獄|我做marketing

職場中的魷魚遊戲 每間公司都有張德秀、曹尚佑 成為面具人後仍逃不出地獄|我做marketing

大熱劇集《魷魚遊戲》內的老伯,覺得現實生活,其實比那個忘命遊戲更像地獄。

撰文:我做marketing| 圖片:unsplash

(圖片來源:Facebook@Netflix)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那讀者職場上的地獄又在哪裏?是公司一年一度的那場大型event?那個每季度開一次的「批鬥大會」?抑或是每次入去最少要花一小時,才能逃脫的那間老細房?

即使閣下覺得是地獄,但事實上,仍然有很多人樂於花時間、花心機,去鑽研怎樣玩好這場職場遊戲。

筆者認識一位舊同事,她除了在公事上十分拼搏外,在跟上司「打小報告」方面亦很賣力,例如有那位同事沒有做好恆常檔案的filing,或是放lunch經常沒有準時兩點前回來,她都會有意無意的跟上司報告。

不出兩年,這位同事如願以償地獲得了晉升,到了現在,更是公司的Senior Marketing Manager,管理著四、五位下屬。

然而多年來,很多同事都對她存有介心,令她一直以來的人緣都不是太好。或許這便是她在這場職場遊戲中付出的代價。

成為面具人角色

即使你真的成為了以前夢寐以求的主管級角色,你無可避免每天都需要戴著面具做人,去飾演角色所賦予給你的工作及任務。

到做了這個面具人角色不久,你又可能會覺得這是另一個地獄。

「下?做別人的manager,可以指揮下屬工作,那還會是地獄嗎?」

沒錯,任何崗位、任何地方,對於某些人來說都可以是他的地獄。

筆者身邊有一位好朋友,他曾跟筆者哭訴,他覺得自己張床就是他當時的地獄。

他說他每晚躺上床,閉上了眼,又見到那個outstanding task list;又想起明天要交但完全未動手做的預算計劃。

愈諗愈忟憎、愈忟憎愈睡不著。最終睡了沒有半小時,鬧鐘響起,又要起身返工。自此,他慢慢開始害怕自己的睡床,漸漸害怕了睡覺。

(圖片來源:Facebook@Netflix)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

由一個地獄跳到另一個地獄

人在職場這場遊戲,到有一天你忍受不了,鼓起勇氣辭職,轉工到另一家公司,過了不久,你會發覺,其實只不過是由一個地獄跳到另一個地獄。

因為每一間公司都總有一、兩個無賴張德秀、精於計算的曹尚佑,以及幾條像是韓美女般的牆頭草。

但職場遊戲跟《魷魚遊戲》不一樣,即使有一半以上參加者,心裏都希望quit game,但當你面對每月的屋租、卡數及子女的書簿費時,現實還是要令你繼續參與這場遊戲。

既然有些情況我們改變不了,我們唯有改變我們的心態,至少可以令每天不再感覺是行屍走肉,避免跌入自怨自艾的漩渦。

環顧四週,你身邊可能有在危急關頭會出言提醒,幫你一把的姜曉;又可能有戇直得令你經常忍不住想出手相助的阿里,或者是經常和你出生入死的那個「剛布」,他們其實都可以是每天跟你分憂,讓你傾訴的對象。

關注好自己的精神健康,才可以為自己工作以外的真正目標努力。

「人不是因為值得相信才去相信,是因為不相信,自己就無所依靠。」

延伸閱讀:騰訊在想甚麼? 有《王者榮耀》卻搞《英雄聯盟》手遊 自己打自己竟是萬億市值的商業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