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至
    曾被老師睇死冇出息 屢次創業愈搞愈成功 理想汽車美、港兩地上市 創辦人李想發跡5部曲

    曾被老師睇死冇出息 屢次創業愈搞愈成功 理想汽車美、港兩地上市 創辦人李想發跡5部曲

    2020年7月30日,理想汽車(美股代號:LI)在納斯達克上市,總募資16.36億美元。時隔一年,8月3日,理想汽車(02015)在港公開招股(IPO),創始人李想被稱為 「中國為數不多接連取得成功的創業家」,據他自己總結,一生成功離不開貫穿他創業20年的「五個樓層」。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網站圖片

    李想的人生五個樓層分別是:普通的人、優秀的人、管理者、領導者及頂尖的領袖。「每一層的認知,回過頭來看都是天壤之別,以及無比的幸運。」 他說。

    1981年出生於河北石家莊的李想,父母從事藝術工作。

    他說,第一樓層,是生為一個普通的人。那是他18歲之前,學習成績中下等,老師和親戚都覺得他以後沒甚麼出息。「我那時候也沒甚麼改變命運的行動。」

    第二樓層,成為一個優秀的人。高三開始,他不想這麼被人看不起,便把學習的電腦知識變成了個人網站,開始創業。

    「我將每天的工作排列重點,只做影響90%結果中前三件的重要事情;剩下的問題選擇去忽略,而不是被問題牽著走。」

    當他還在讀高中時,互聯網浪潮方興未艾,他則建立了個人網站—「顯卡之家」論壇。

    當時,讀高中三年級的他,每天早上4時起床,用數小時更新網站內容;其餘時間應付學業。

    80後李想 領跑理想汽車王國
    (圖片來源:網站圖片)

    創業首嘗身家逾億元

    一開始他並沒想賺錢,但隨著網站瀏覽量愈來愈大,廣告商主動找上門來,高三一整年,他賺到了10萬元人民幣。

    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19歲的他決定放棄高考開始創業。面對父母反對,他始終堅持自己的主張:「如果上大學,我這網站就死了。我還要掙錢,網站不往商業方向發展不行。」

    2001年底,李想告別父母,從石家莊來到北京,招兵買馬,正式開始運作泡泡網。

    2001年至2005年期間,泡泡網的廣告銷售額,每年以100%以上的速度增長;2005年泡泡網收入2,000萬元人民幣,利潤1,000萬元人民幣,李想身家已逾億元人民幣。

    「把大的問題看做機會,不斷地達成階段性的目標。持續到2004年,泡泡網一年有2,000多萬元的收入,我遇到了瓶頸,由於沒有團隊管理能力,泡泡網實在上不去了。」那年他22歲,隨後開始了第二次創業:汽車之家。

    2004年底李想啟動籌備汽車之家;2005年汽車之家上線。

    他剛開始做汽車網站的那年,市場上有上百個汽車網站,2005年用了不到一年的時間,網站瀏覽量就進入汽車網站前五名,當時沒有任何推廣費用。

    2008年,李想將泡泡網賣給澳洲電訊,憑這筆資本投入汽車之家,迅速做到行業第一名。

    第二次創業讓賢

    在李想創業經當中,此時的他已到達第三樓層——成為一個優秀的管理者。

    「汽車之家開始營運時,我更注重管人了,我帶著一班年輕人,教他們如何看待問題、如何找到機會、如何把業務做好。我雖然還是帶著大家聚焦於事情,但是我能很快發現誰能把事情做好、誰有潛力,並帶著他們一起作戰,把工作做好。帶著一群人作戰,目標清晰,聚焦於每一個關鍵的事情。」這個持續到2008年,到他27歲,汽車之家網絡流量到了第一位。

    2007年,李想引入職業經理人秦致,擔任汽車之家總裁,而他自己甘願屈居副總裁。

    此舉完善了管理團隊和企業文化,讓汽車之家變成了一個真正的企業,而非僅僅是公司和網站產品。

    緊隨其後的第四樓層,就是成為一個優秀的領導者。他說,「一個領導者不需要自己甚麼都會和擅長,而是如何找到更多優秀的管理者。」

    2013年12月11日,汽車之家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這並沒有讓李想停下前進的腳步。

    2015年7月他創辦車和家,旨在提供智能的新能源出行解決方案,也就是後來的理想汽車。

    80後李想 領跑理想汽車王國
    (圖片來源:新傳媒資料室)

    成功可複製

    李想是Tesla(美股代號:TSLA)Model S車型最早一批的中國用戶。為了應對環保問題,他相信電動汽車是未來趨勢所向。

    為內地用戶打造符合本地需求的電動出行工具,並成為未來汽車智能交通服務商,是車和家的理念所在。2018年10月,車和家發布智能電動車品牌理想智造。

    李想認為自己的成功是可以複製的。他說,「其實我只專注於一個領域,一直堅持做十年,我覺得任何人如果能在一個領域,一直堅持做十年,其實也都能做出一定的成績來。」

    至於他認為創業的第五樓層,就是成為一個頂尖的領袖。

    他認為,一個頂尖的領袖,必須能給團隊清晰的使命願景和價值觀,能夠帶領團隊制定精準的戰略。

    他說:「每一次樓層的提升,都是由巨大痛苦或意外災難帶來的,但是我沒有退路。當我爬上更高的樓層以後,才發現之前樓層那些讓我痛不欲生的問題竟然如此簡單,甚至毫無意義,自己是庸人自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