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裁員評分App無情但易破解 打工仔「按章工作」反達至最佳效果|我做marketing

AI裁員評分App無情但易破解 打工仔「按章工作」反達至最佳效果|我做marketing

職場

最近不少大企業再度裁員,早前大型電商京東集團裁員時,更以「畢業」取代「裁員」等字眼,「慶祝」員工順利畢業,而辦理畢業手續時更出現長龍,令員工真正體驗到「畢業等於失業」此道理。疫情下各國企業裁員其實不以為奇,裁員手法及安排才是員工較關注意事項,當中人工智能(AI)裁員更屬近年新興手法,利用人工智能計算方法為員工評分,辭去能力評分較低員工,以大數據作最合適裁員決定。

「辦公室智能化」早已不再是新事物,AI裁員時代,在數年前已經開始。

亞馬遜用以評估員工能力

亞馬遜(Amazon)早年亦以人工智能評估員工能力。有速遞員多年來工作表現良好,但因未能依既定程序準時完成工作,而被AI評定為低生產力員工,最終AI自動寄出「大信封」電郵,並即時解僱該員工。

亦有外國遊戲公司,去年同樣採用AI裁員,以低層員工為主。

透過分析員工電郵內容、員工間溝通紀錄、文件檔案、工作進度等,為員工上班認真度及工作效率評分,最終辭去百多名員工。

企業利用AI分析員工能力值和生產力已經沿用多年,但多數企業只會借助數據為基礎,甚少會直接地,以AI名義裁員及全自動化炒人。

但AI裁員會因能力值難以準確地數碼化而帶來爭議,例如忠誠度、誠信、創意、合拍度等,未必有一定準則,亦會因公司/人而異。

 AI裁員評分App無情但易破解 打工仔「按章工作」反達至最佳效果|我做marketing
(圖片來源:istock)

再者,AI電腦程式都是基於特定模式運作,當了解其運作模式後,員工能根據程式的評分基準而「按章工作」。

例如預設電郵送出時間、溝通內容多加入合適字眼、將同一工作預設更多細項,以增加完成度等,達至工作「最佳」效果。

同時間,員工亦會因為AI的判定基準,而放棄自我思考或人性決策,最終令公司得不到真實數據的同時,亦影響員工工作質素。

最後此舉會令員工失去信心,不論私隱被監視、AI裁員準則是否公平、公司缺乏人性化等,影響留下來員工的歸屬感,更得不到員工對裁員決定的體諒。

雖然「辦公室智能化」是無可避免的大趨勢,但聘請/裁員都屬以人為本,難被電腦取代。

加上疫後上班模式將會大大轉變,實體、在家工作(WFH)、甚至元宇宙模式結合後,更難有令人信服的計算準則。

企業應制定雙贏模式

企業選擇投放資源開發AI裁員等工具,都不如將資源,研究如何利用AI增強員工工作效率及歸屬感,或於疫情間制定一套雙贏的工作模式,加強企業如何積極面對逆境的企業文化。

大小企業於疫情間裁員,雖員工心有不甘,但心裏明白。不論裁員原因是否員工力有不逮,還是公司需要減省人手,但制定一個好的處理手法才是重點。

延伸閱讀:「中國大好友」芒格下令腰斬阿里巴巴持股 大行目標價睇75元 同場加映芒格投資哲學

圖片來源:i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