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涼鴨仔B.Duck進軍NFT市場 轉型潮牌氹仔女 無悔4度按樓救急!

職場

元宇宙熱爆,企業及品牌紛紛進入這個新世界,包括緣於香港的本地IP(知識產權)B.Duck,去年底宣布推出首個NFT B.Duck小黃鴨系列,並計劃於今年上半年合共推出三輪NFT系列。

B.Duck於2005年面世,當中走過不少曲折的道路,近年成為內地第二大角色知識產權,不日登上冠軍位置,並將挑戰國際巨擘。

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02250)創辦人、主席、行政總裁及執行董事許夏林(Eddie)表示,B.Duck必須與時並進,吸納更多年輕「粉絲」,陪伴他們成長。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

NFT B.Duck小黃鴨系列第一輪活動於1月初結束,合共推出4,000個非同質化代幣(NFT),每個定價0.06 ETH(約1,500元),於30分鐘內售罄,合共吸引了逾15萬人次參與。

據悉Animoca Brands聯合創辦人及主席蕭逸(Yat)亦在二手市場買入一個B.Duck NFT,交易金額達19.9 ETH(約47.5萬元)。

授權業務佔九成

Eddie說:「很多不同單位推出NFT,但部分項目的數目太少,未必能夠帶起熱潮,我們推出的數量較多,並且設計了持續而長遠的流程。」

第一輪活動的NFT,普通版佔九成;餘下一成是史詩級版,還有僅佔1%的傳說級版本。

擁有兩個普通版,自動獲發一個機師版本;擁有兩個史詩級,自動獲發一個機械人版本;第三輪推出結束時仍擁有B.Duck NFT,將可以獲得UMAD代幣。

未來,B.Duck NFT能夠穿梭於小黃鴨元宇宙(Duckverse)內的不同場景,例如遊戲及創意內容;品牌計劃透過投票,將受歡迎的NFT製成商品,實行線上到線下(O2O)結合。

「我們從事品牌必須與時並進,凡是年輕人喜歡的都需要了解及參與,不能夠食老本,而是走得更前。」

Eddie坦言,數個月前完全未有 NFT的構思,當時仍在密鑼緊鼓籌備上市,但機會到來即時掌握,同步進行,正如B.Duck面世至今,走出了當時不可預知的未來。

本身是設計師的Eddie,2004年誕下長女,給她買了不少玩具,但總是覺得不夠「靚仔」;翌年誕下幼子,便因應 Eddie 本人的髮型,設計出一隻開心的黃鴨B.Duck,作為送給一對子女的禮物。

「若他們在成長過程中遇上不開心的事情,只要望到這隻鴨仔,便會記起父親的祝福。」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

B.Duck於2011年開始推出授權業務,供第三方於商品及推廣及營銷活動中使用,與不同品牌聯乘推出各式產品,至今合共推出逾25,000種產品,涵蓋了衣食住行各個層面,授權商遍及香港、內地、泰國、墨西哥及智利等地。

除了商品授權外,至今已衍生出各式授權業務,包括實境娛樂授權,主題樂園及主題餐廳,就像海洋公園水上樂園及南京歡樂谷;內容及媒體授權例子如信用卡、遊戲;推廣授權如麥當勞、吉野家;設計諮詢服務,例如華僑城推出B.Duck主題樂園,除了使用IP外,同時提供設計服務。

「授權是集團的主要業務,佔整體約九成;另外,尚有電子商貿,包括在各大電商開設專間店,例如天貓、京東、唯品會及HKTVmall等。」

根據招股書的資料,集團於過去三年的授權業務收入,分別是逾8,100萬元(2019年度)、逾9,800萬元(2020年度)、近5,900萬元(2021年上半年),按年增長幅度可觀。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

靠商品入屋

Eddie認為,B.Duck的成功主要有兩個原因,其一是堅持沒有從事動漫;另一是轉型為潮牌。

不少知名IP都推出了動漫作品,例如多啦A夢、喜羊羊等, B.Duck由始至終沒有這樣做,曾經一度有人以高價利誘合作推出動漫,但最終並無成事。

「動漫確實能夠令IP於短時間內建立知名度,但落畫後便瞬間沉寂,而且主要吸納到3至8歲的兒童,中童及青少年已經不會收看,長遠來說不符合效益。」

B.Duck參考了Sanrio的做法,Hello Kitty不是以動漫起家,主要透過商品授權入屋,40多年來仍是長青品牌,較動漫更加細水長流。

以床品為例,B.Duck於中、港兩地分別與卡撒天嬌及羅萊家紡合作,兩者推出大量床單套裝,有助品牌成功滲透至每家每戶。

「大女八歲那年,某天她對太太說:『你叫爸爸不要再帶B.Duck回來給我玩,因為我已經大個女。』這好比當頭棒喝,驚覺品牌必須能夠陪伴粉絲成長,於是開始轉型為潮牌。」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

所謂潮牌,就是站在潮流尖端,因應年輕人的喜好推出產品,吸引他們爭相追捧,例如時裝,於杭州設有女裝專門店;另最新打造的服裝品牌B.Duck Plus,設計與B.Duck女裝完全不同風格。

潮牌的焦點在於設計,B.Duck由Eddie設計,現時仍然出任創意總監,統領香港設計總部,現時共有逾80名設計師,佔員工總數三分之一以上,過去三年為不同消費商品創作出逾950種風格指引,並需要繼續增聘人手。

向全國最大IP授權商進發

經歷多年努力,B.Duck終於突圍而出。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按2020年的角色授權收益計,於中國所有角色知識產權公司中排名第五位,市場分額為約2.4%。

若以中國本土品牌而言,德盈控股是第二大國內角色知識產權公司,僅次於奧飛,即喜羊羊IP母公司。

「以2020年的統計數字計算,我們與奧飛的收入差距僅為數百萬元人民幣,而我們去年上半年的收入增長逾1.5倍,故很有信心於2021年超越對方。」

德盈控股剛於今年1月中在港上市,面向國際化資本市場,籌集更多資金,除向全國最大IP授權商進發外,同時走向國際,打破市場長久被美國及日本公司壟斷的局面。

「經歷逾16年的發展,證明我們的發展方向正確,但是資金不足,四至五年前進行了A輪融資,獲得數千萬元資金,惟私人市場資金始終有限,上市能夠提升集資能力,加速業務發展。」Eddie說。

B.Duck活躍於不同的社交平台,包括IG、Facebook、微博、微信、抖音、小紅書等,「粉絲」總數逾1,000萬名,六成年齡介乎15至34歲。

去年內地逾2,000間麥當勞均推出B.Duck主題生日派對;另與中國光大銀行合作推出信用卡,吸引逾1,000萬宗申請,內地認識B.Duck的人口應達數億人,因此集團計劃建構「粉絲」平台,令更多人成為「忠粉」。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

B.Duck共有26名成員,除主角B.Duck外,還有Buffy、B.Duck Baby、Dong Duck及Bath’N Duck,而B.Duck的營收佔整體七成以上。

上市集資的另一用途是收購合併,內地出現了不少小型IP,集團通過收購,協助他們成長,同時壯大IP組合,開拓東南亞及南美市場。

以迪士尼為例,先後收購了Pixar、Marvel、Star Wars,每年的授權收入逾千億美元。

成功的IP如米奇老鼠、Hello Kitty,出售授權就像印銀紙一樣,Eddie笑指B.Duck現在是小規模,希望印得愈來愈多。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

按樓按廠碌卡度日

B.Duck早期從事生產與零售業務,曾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開設精品店,但該處「旺丁不旺財」,結果賠本收場。

B.Duck於2009年進軍內地市場,在多個城市開設自營店及招攬加盟店,但由於內地幅員廣闊,營商環境與本港不盡相同,Eddie交了不少學費。

在發展過程中遇上各式問題,例如「做錯貨」,當時配合Samsung推出Note 2設計了一批手機殼,但甫推出市場,Samsung又再推出Note 3,令原本的產品滯銷。

「B.Duck是我送給子女的禮物,不能半途而廢,面對連翻失利,我開始按樓,第一間、第二間、第三間,太太叫我千萬別將廠房拿去按,但結果我亦按掉,但是仍然不夠,曾經一度碌卡度日。」

痛定思痛,Eddie於四年多前決定將內地的零售業務,交給福建的合作夥伴管理,當時自營及加盟店各約100間,合共約200間,現時已增至約2,000間。

「合作夥伴在全國省市均有據點,能夠協助品牌開拓零售業務,讓我們可以專注於本身的強項,集中火力做好創意設計。」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

延伸閱讀:樓市大跌在即?利好因素逆轉 港樓首季命危

延伸閱讀:人大割韭菜|格力董事長董明珠兩會提加稅 再向有錢人「開刀」:這個社會變得非常好!

閱讀全文 兩種選擇:

1.經一訂閱計劃(揭頁版):

每星期只花少於一杯咖啡價錢,閱覽獨家封面故事及逾35個專欄,任你睇!
 經一-電子週刊-訂閱

*只適用於手機iOS。Android及iPad版本正在開發中,我們會盡快推出。

2.經一共肥計劃(Patreon訂閱號):

錢,一個人搵唔晒,咁不如一齊搵啦!共肥不自肥,賺錢預埋你,現有早鳥優惠,每月10美元,早訂早享受﹗
 經一-共肥計劃-共肥不自肥-Patreon

圖片來源:德盈控股國際有限公司授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