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專訪一 論逃犯條例風波:社會亂局下香港深層次矛盾盡現 政府將有大改革|經一拆局

葉劉淑儀專訪一 論逃犯條例風波:社會亂局下香港深層次矛盾盡現 政府將有大改革|經一拆局

反修例風波持續,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表示,政府不能讓事情無了期拖延,希望政府可以在12月中旬前平息這場政治風暴,甚至必要時需要把行動升級。(文末有訪問片段)

此專訪文章版權為《經濟一週》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本網內容。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批林鄭房屋政策未能解決問題根本:不應鼓勵市民買樓

香港房屋問題一直難以解決,一是樓價不斷上升,中產難以負擔;二是公屋輪候期太長,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5.4年;三是居住環境惡劣,居住劏房人數已高達21萬名。葉劉淑儀指特首林鄭月娥所提出的房屋政策變相只是鼓勵市民買樓,並沒有解決以上深層次的問題。聯合國人權委員視適切房屋為基本人權,她認為政府最需要幫助那些居住在劏房和無家可歸的人士,讓他們可以盡快上公屋。同時政府不應鼓勵市民買樓,買樓應該量力而為。

即使想幫助市民「上車」,政府也可以在宏觀方面做起,如增加供應,或者是需求管理,如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加徵印花稅,亦可以透露風聲,只准港人買樓等。林鄭月娥其中一個樓市措施,就是提供九成按揭保險的樓價上限,由400萬元提升至800萬元,有評論指未來本港經濟有機會下行,放寬樓按隨時令買家變負資產。葉劉淑儀指過去樓市主要以一手樓市得益,發展商可以為一手賣家提供信貸服務;相反,二手樓就是一池死水。

葉劉淑儀指特首林鄭月娥所提出的房屋政策變相只是鼓勵市民買樓,並沒有解決以上深層次的問題。
葉劉淑儀指特首林鄭月娥所提出的房屋政策變相只是鼓勵市民買樓,並沒有解決以上深層次的問題。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葉劉淑儀:單程證政策不會推高樓價

該政策推出,料可以活化二手樓市場,幫助地產經紀。不過她承認該措施可能造成負資產出現,將來是有危機。很多人把樓價高企歸咎於單程證,葉劉淑儀指這是錯誤的想法,政策是上世紀90年代英國人所引進,配額原來只有75個,後來增加至105個,最後才增至150個,目標是為了讓家庭團聚,同樣是出於人道理由。當年泛民成員對政策亦大力支持,包括陳日君樞機、劉慧卿等,他們經常來找保安局,希望可以促進家庭團聚。他們並沒有取得更多單位,反而因為他們沒法承擔昂貴的租金,很多人都選擇住劏房,因此他們沒有搶高樓價,歸根究柢香港樓價高企是因為供應不足。即使有人認為拿單程證的人士來港是為了取福利,但是事實上香港基層勞工十分短缺,我們亦需要他們補充勞工。

葉劉淑儀認為在土地房屋問題上,政府應加入更加多新思維,目前提出的綠置居、白居二,租置計劃等,都是沿用以往舊計劃,沒有任何新意思。如果要解決香港的經濟問題,必須要重整經濟和競爭力,首先可從貨櫃碼頭入手,現時整個大灣區貨櫃碼頭,甚至香港貨櫃碼頭的吞吐量都是供過於求,當有中美貿易戰時,生意容易受影響,因此建議政府可以釋放土地,香港最值錢就是空運,因此可以縮細貨櫃碼頭,改為發展空運。另一方面,港府需要和中央討論,因為作為大灣區一部份,大灣區發展措施都是較為零碎,沒有一個措施真正提升大灣區的格局。葉劉淑儀坦言這些留待動亂平息後,政府必須多加考慮。

政府需要新思維

反修例所引發的示威浪潮已經持續約五個月,至今仍未有平息跡象。不少市民把這場政治風波歸納為政府管治班子失當。在幾次民調中,特首、問責官員團隊,以及行政會議各成員的民望屢創新低,甚至林鄭月娥的評分僅22.3分,逾80%的受訪市民反對她繼續出任特首,成為回歸以來民望最低的特首。

反修例所引發的示威浪潮已經持續約五個月,至今仍未有平息跡象。
反修例所引發的示威浪潮已經持續約五個月,至今仍未有平息跡象。

走資潮已有先例

對於港府早前引用一般被稱為《緊急法》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訂立《禁止蒙面規例》。外界擔心未來有可能進一步實行資金管制,傳言導致民眾紛紛提取現金,甚至出現輕微走資跡象。根據香港金融管理局公布數據顯示,8月份香港銀行體系的港元存款總額急跌1,110億元。同時高盛亦發表報告指,當月港元存款流出的同時,新加坡錄得外幣存款淨流入。葉太對此並不擔心,她指現時的確看到多了市民開設離岸戶口,但是把港元轉成外幣的情況仍未發生。

過去香港曾出現過多次走資潮,例如1966至1967年、1983年中英談判期間,後者更導致美元兌港元匯價跌至1美元兌9港元,因此才引入聯繫匯率。葉太表示政府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只是讓政府可以更快處理緊急情況。希望市民不用過於擔心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她相信只要情況受到控制,市民感到安全又不會擔心上街,投資者會重新回來香港。同時香港亦有足夠儲備捍衛聯繫匯率,相信中央亦會幫助香港脫困;只要止暴制亂,人人覺得安全,資金才會回歸。

葉劉淑儀檔案

葉劉淑儀為現任立法會議員、新民黨主席及匯賢智庫創會主席。她於1975年9月加入政府任政務主任,在1996年出任入境事務處處長,是香港歷史上首位出任紀律部門處長的女性。回歸後,於1997年8月至2003年7月間擔任保安局局長,但因推動《基本法》第23條立法觸礁,其後辭任局長離開政府,前赴美國進修。其後在2012年10月起出任行會成員,並於2016年12月辭任,參選行政長官,再於2017年7月至今擔任行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