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家聰爆料:金融界被「封口」! 有中資銀行要求員工報告行蹤 | 經一拆局

交通銀行前首席經濟分析師羅家聰最近「被離職」事件引起本地及國際媒體關注,他曾直指離開工作是因為銀行認為「由香港人代表中資銀行發言並不適合」,反映香港中資銀行正進行大規模的策略轉型,行政人員在聘用本地年輕畢業生會作審慎考慮,甚至漸漸避免聘用本地年輕人。最近他接受本刊訪問時,便透露個別中資銀行為了避免牽涉反修例示威當中,對員工的言行採取了一系列嚴格的監管措施。

此專訪文章版權為《經濟一週》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本網內容。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 圖片:新傳媒資料室

羅家聰透露有中資銀行要求員工報告行蹤

羅家聰指有中資銀行高層擔心香港員工參與反修例示威會違法,對屬下施加一定的壓力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要求員工於假日「打卡」報告行蹤,目的是要確保員工不會於示威現場出現,羅家聰指中資銀行希望掌握員工上班時間外會否「應該去的地方沒去 ,不應去的地方去了 」,更明言以上舉動為政治打壓,這情況由2014年的「佔領中環」行動後開始出現。

公司禁言令言論空間收窄 走資、貿易戰成敏感字眼

羅家聰又於訪問表明言論空間正在收窄,因為中方認為敏感的話題都不能談及,甚至「叫你不要談中美貿易戰」,對比以往2008年金融海嘯時,唱淡經濟亦未有收到公司警告,他認為香港中資銀行正進行大規模的策略轉型,對於員工的言行舉止有更嚴厲的監管。他早前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曾提及近來的社會運動加劇了香港及中國員工之間分歧,令交銀內部氣氛變得緊張,亦指他曾在一次電台節目中提到2003年沙士對香港經濟打擊大於近來的示威,與官方說法「唱反調」,令管理層感到不滿,又因為曾經與同事分享一則經濟新聞,被管理層譴責為批評政府,他批評行方作政治審查,「現在甚至要審查你的觀點」,他也透露得悉不少金融行業中人也被下令對本港現時情況「封口」。

羅家聰 交通銀行 反修例 示威 香港 國際金融中心 末日博士 走資
羅家聰指有中資銀行高層搶心香港員工參與反修例示威會違法,對屬下施加一定的壓力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要求員工於假日「打卡」報告行蹤,目的是要確保員工不會於示威現場出現。

羅家聰指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關鍵在於香港人

被問及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能否保持時,羅家聰指制度的意義在於人的實行,而非字面上的法律,如果換走全部香港金融從業員,由於處事作風、規矩有差異,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將不保。他又指,以往的想法是由香港帶好中國,但現時中方持相反意見,想以中方的制度改變香港。他直言做國際金融中心就要遵守國際金融中心的規矩, 套用中方的制度並不可行。

現時有指香港中資銀行正進行大規模的策略轉型,漸漸避免聘用本地年輕人。此外更有其他金融機構高層表示,擔心聘用曾參與示威的人士會影響公司與內地客戶的關係,怕會因捲入政治風波刺激到中方。行政人員在聘用本地年輕畢業生會作審慎考慮,會對應徵者作更嚴謹的背景審查,本港中環的核心領域行業或會越來越少港人。

延伸閱讀:【交銀前首席經濟師】羅家聰被離職!「港人不適合代表中資發言」

羅家聰不認同現時情況比沙士差 走資影響不會在短期內顯現

羅家聰認為逃犯條例帶來的影響屬長遠考慮,也不單只是一條條例的影響,而是關乎整個政府體制的運作。政府經常以GDP數據證明現時經濟情況比2003年沙士情況差,但他指GDP的意義不大,對市民而言不夠「貼地」,以另一角度比較,沙士時期的失業率高達8、9%、通縮至負4%、股市樓市跌破六、七成,坦言現時情況並沒有政府所指的嚴峻。逃犯條例帶來的最大挑戰並不是影響經濟數字,而是長遠而言會打擊外界對香港制度的信心,羅家聰認為現時市場衡量走資主要看港元、美元拆息,但都屬於短期數字,長遠而言要看投資額的變化,例如反映外商在地做生意的資金的FDI,並不能透過拆息、匯率反映,當FDI增長下跌難以即時判斷是週期性還是結構性,要待環境好轉時資金都沒有回來才能準確反映走資情況,但他稱 「當最有錢那班人都討論時,他們可能真的會想想要不要把太多資金放在香港 」,不否決走資情況存在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