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係筍工?90後出席15分鐘活動賺4位數 曾遇鹹濕攝影師

KOL係筍工?90後出席15分鐘活動賺4位數 曾遇鹹濕攝影師

Samantha Wong (IG:shukmannnb)2018年取得香港浸會大學運動及康樂領袖學社會科學學士,求學期間見身邊朋友做KOL,「心郁郁」想試,但為了專心求學,直至畢業後才正式開始做相關工作。現時已擔任KOL近兩年,既要協助企業推廣,同時與「粉絲」互動,見盡得意有趣的事情,最開心是不斷自我增值,以及拓闊人際網絡。

撰文:SmartED編輯部| 圖片:新傳媒編輯室、IG畫面截圖

最初,Samantha經手機App申請一份KOL工作,結果被揀中而入行,其後慢慢累積人脈,工作愈來愈多,現時基本上每星期均接到工作,類型包括品牌合作、拍攝廣告/宣傳片、模特兒及網媒節目主持,主題圍繞美容,有時也會接觸到旅遊、時裝等層面。

延伸閱讀:做公關不能去洗手間?媒體企業中間人 揭開公關行業秘聞

15分鐘賺逾千元

企業大多透過公關物色KOL,不時有公關inbox找Samantha,主動提供產品讓她試用,然後上載相片及撰寫文字介紹。「初時我以為沒有金錢上的報酬,後來朋友告訴我,原來多番追問的話,個別工作可以有報酬,我這才開始懂得詢問。」

在一般人看來,KOL只需拍幾張靚相放上社交媒體便能賺錢,好像很容易,不過這類輕巧的工作其實不多。「有次首飾品牌在商場開pop-up,請了一班KOL去影相,我在不同位置拍了數張相片,交給負責的公關過目,他說OK便可以收工,大約只花15分鐘便有四位數字的酬勞。」

15分鐘賺逾千元

不少KOL自拍並上載相片, Samantha為確保相片質素,每次均會找人代勞,若酬勞較高的話,她會請專業攝影師;否則,也請男友幫忙。KOL經常需要拿著產品拍照, Samantha每次都會花心思,換上不同衣服、化妝及背景,保持平台的質素。

Samantha也遇過苛刻的工作,需要自掏腰包購買指定品牌的飲品,然後拍照及寫文放上社交媒體,酬勞僅50元,由於未能符合成本效益,她結果沒有接下這單工作。

KOL的工作酬勞未必是真金白銀,Samantha剛剛接了一個香水品牌的工作,一班KOL參與工作坊,自行製作香水,然後上載相片。當整個活動完結後,工作人員將就不同KOL出的帖子進行分析,因應讚好、分享及留言情況計算分數,得分最多的可獲機票、現金等,由於過程好玩,所以吸引了Samantha參加。

攝影師「呃呃氹氹」

由於KOL社交媒體賬號是公開,任何人均可瀏覽,難免遇到壞人。Samantha說:「之前有奇怪的攝影師一開聲便問我是否Model?可否影大尺度相?我即時拒絕。不久後便在《東張西望》看見這位攝影師,好彩我夠醒目沒有上當!」

此外,經常有人inbox問 Samantha包一個月/一晚幾錢,以及影內衣/長腿相的價錢,她通常不會回覆,因為思想保守,無法接受。「曾經有人傳照片給我,話自己都算靚仔,想同我交個朋友,後來我發覺對方原來是『大叔』,嚇到我連電話都跌爛。」

KOL上載相片經已非常盛行,下一步將會是短片,Samantha最近接到拍片的工作,她斥資五位數字買入專業的相機、鏡頭及收音器材。

由於她是拍片新手,需要上網自學拍片及剪片,捱了三、四晚通宵才搞掂,而短片亦終於出街。「做KOL基本上是『一腳踢』,未必任何時候都有人幫到你,所以要迫自己學習不同的技能,我本身是電腦白痴,但我學識了影相、剪片、執相技巧,不斷增值自己。」

近兩年來,Samantha接觸到很多品牌,了解不同行業的運作,擴闊社交圈子,出席不同活動結識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往往有後續的合作機會。

KOL未必日日有工開,一個月可能只工作數天,所以收入也不太穩定,但我剛開始不久,情況也算正常,而且這份工作我真心喜歡,並且『有得自己揀』,故打算繼續發展。

Job價低處未算低 KOL唔易做

KOL勝在生活化

KOL通常透過agency接洽工作,YeaGreat Marketing Group是其中一間,其執行總監羅偉倫(Lun)指出,KOL不斷累積「粉絲」,由最初數百名「粉絲」的素人,發展至擁有數千至逾萬名「粉絲」的micro-influencer,再進一步是擁數萬名「粉絲」的macro-influencer(或稱KOL),然後晉升至藝人級別。

每當有推廣活動,企業通常找藝人拍攝靚靚照片上載,另外請KOL或micro-influencer作生活化的分享,因為藝人未必肯「擘大口」試食或者讓子女一起出鏡推廣。YeaGreat為企業篩選合適的KOL,對方過目後選定合作夥伴,YeaGreat擔當中間人角色,協調企業及KOL之間的溝通,包括確保KOL帖子的質素,同時令企業明白不能過份干涉KOL的個人風格。

KOL勝在生活化

關鍵詞
K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