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創逆境融資備受考驗 啟迪之星黃子華傳授心法 料明年「資本寒冬」問題更嚴峻

初創逆境融資備受考驗 啟迪之星黃子華傳授心法 料明年「資本寒冬」問題更嚴峻

疫情持續,經濟暫時無法全面恢復,主要倚靠融資的初創公司備受考驗,尤其位於發展初期的公司,因為這段時期融資相對困難。啟迪之星(香港)總經理黃子華(Sam)以「資本寒冬」形容現時狀況,他認為2021年情況將會進一步轉差。在這種情況下,初創公司的創辦人必須與潛在投資者保持聯繫,而且可以考慮其他融資途徑。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啟迪之星(香港)(TusStar HK)的母公司是啟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後者成立於2000年,前身是清華科技園發展中心,是一家聚焦於科技服務領域的科技投資控股集團。啟迪控股於內地主要城市、東南亞、歐美等逾80個城市及地區,構建逾300個孵化器、科技園及科技城,香港啟迪中心(TusPark HK)於2018年開幕,建立初創生態圈TusStar HK,是針對初創企業的孵化平台,尤其是協助拓展內地市場。

投資初創意欲下降

「TusStar HK現時共有超過30間初創公司,透過自身國內外的孵化網絡,協助這些公司業務發展以及籌集資金。」Sam說。TusStar合共設立了20多個天使基金,這些基金分別投資於不同行業,並且與其他創投基金合作,發掘值得合作的初創公司。

「當TusStar HK物色到具有潛力的初創公司,便向投資方募集資金,但2018年底開始,創投基金對投資初創的意欲下降。」創投基金的資金主要來自家族基金或專業投資者,作出投資者時需要經過委員會審批,經濟逆轉,令委員會變得審慎,即使部分基金投資人之前已承諾注資,亦會出現撤資或延期出資情況。

「經濟下行,投資方傾向預留資金,先搞好自己本業,以應付充滿不確定性的前景。」現時仍繼續投資的,多為履行較早前承諾的決定,例如封閉式基金(closed-end fund),不過資金主要投資於現有的組合,未必會投資於新的公司,集中火力協助現有公司突圍而出。

根據CB insight數據顯示,今年第二季的融資環境,較第一季有所改善,市場資金增加約兩成,資金流向在線學習及網上購物平台,這些商業模式過往需要耗費大量資金吸客,但因疫情而令市場需求急增。近期以人工智能(AI)、自動化、機械人等主題最受資金追捧,而內地傳統行業需要升級轉型,對自動化的需求較大,具有一定迫切性。

先著重生存

「創投基金通常投資於不同地域,較少集中於單一市場,投資者希望將1元變成1,000元,若只投資於香港可能最終只有100元,那麼為何要投資在這間公司?業務發展要有較多維度,愈多市場,潛在投資回報便愈高。」由於內地初創環境競爭激烈,包括目標市場及人才,因此不少公司聚焦於東南亞市場,並且在這些地區聘請人才,以減低成本。

「資金短缺,初創公司不能純『燒錢』,若果產品研發需要一年時間,在產品推出市場之前,必須開拓收入來源,例如近期有專注於機械人的公司,率先推出檢測體溫的產品,這段期間先著重生存,捱過這段時間,日後發展將更佳。」疫情期間投資者推介會大幅減少,部分轉而至網上舉行,但初創公司的創辦人不宜硬銷,而是趁這段時間建立人脈,靜待經濟好轉,資金隨時主動找上門來。

「除了業務發展潛力外,投資者亦看重創辦人的格局及遠見,因為領導能力也是主宰公司成功的關鍵之一。」創辦人要在不同場合曝光,包括投資推介會和初創社群,認識你的人愈多,日後獲得資金的機會便愈高。參加完投資推介會,除非你的主意非常出眾;否則,難以令人留下印象,創辦人應該主動跟進,例如製作針對性的建議書,或者另約會面,與潛在投資者保持良好的關係。

初創逆境融資備受考驗 啟迪之星黃子華傳授心法 料明年「資本寒冬」問題更嚴峻
2019首屆京港澳(國際)科技創新大賽合共提供3,000萬元獎金,吸引了逾150支隊伍參賽。

嶄新的融資方案

除創投基金這個渠道外,初創公司本身亦是中小企,也可以從傳統渠道進行融資,政府因應疫情推出的抗疫基金,當中有不少扶持中小企,初創公司也可以申請。此外,近年銀行商業貸款部設立初創小組,專門為初創公司提供貸款,不過銀行看重公司的現金流,有收入的公司獲批貸款成數較高。

「銀行背後的網絡龐大,若能與貸款部的客戶關係經理保持良好關係,隨時能夠介紹其他資金來源。」

市場上也有其他初創公司從事企業融資方案,例如FundPark提供應收賬融資,將企業的應收賬提早變現;Qupital為跨境電商提供離岸融資服務。此外,初創公司可考慮以創投債務(venture debt)形式融資,其實就是向投資者借錢,投資者可獲穩定回報,而且從公司的業務發展獲取潛在回報,若公司發展良好,有關債權轉化為股權的機會很大。

「 創投債務主要由家族基金設立,借貸對象通常是有現金流的公司,貸款規模不會太大,一般約為數百萬元,而且條件較『辣』,例如需要創辦人抵押物業或手上的股份。」

2016、2017年期間初創公司融資相對容易;但2018年開始,融資環境轉差;2019年發生社會運動,2020年遇上世紀疫症,進入資本寒冬,預料2021年情況可能更壞。「這段期間,初創公司的首要任務是生存,可從調整商業模式、精簡人手、自動化入手,提高營運效益,政府的資助也可以盡量申請。」

初創逆境融資備受考驗 啟迪之星黃子華傳授心法 料明年「資本寒冬」問題更嚴峻
HICOOL 全球創業者峰會暨創業大賽,啟迪控股承辦香港、新加玻及英國賽區的賽事。

描畫未來的能力

「投資者希望1元可以變成1,000元,創辦人要描繪一個看見1,000元的情境,就算你的產品再好,都要懂得描畫美好未來,藉以說服對方。」Sam大學畢業後,在港從事企業融資,然後到北京發展,他先後接觸過不少中、港兩地的初創公司。

「內地初創公司的創辦人視野較為遠大,滿腹鴻圖大計,充滿熱誠及夢想;至於香港的創辦人比較實際,應該think big,大膽預視未來,然後一步一步地實行。」以抖音為例,創辦人預視到將來數據傳輸速度,令收看視頻變得輕而易舉,因此才能夠突圍而出。

「香港人才往往流向金融業或其他專業服務,較少人從事科技行業,其實創辦人未必需要對科技有深入認識,而是需要描繪未來的能力,香港的金融專才轉型創立初創,相信會有不俗的發展潛力。」Sam說。

初創逆境融資備受考驗 啟迪之星黃子華傳授心法 料明年「資本寒冬」問題更嚴峻
Sam(右二)參與香港科學園主辦的大灣區創新方案日,為地產發展商及初創公司進行商業配對。

延伸閱讀:職場逆境滿迷霧應如何找出答案 原來香港有專業教練協會?

延伸閱讀:在港經營業務經已逾100年 Generali保費收入逆市倍增 僱員福利市場排名首五位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