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主集結!深圳豪宅金茂府業主疑「高位接貨」蝕大本 撰4,000字請願信求集體退貨

苦主集結!深圳豪宅金茂府業主疑「高位接貨」蝕大本 撰4,000字請願信求集體退貨

深圳龍華豪宅樓盤「金茂府」當年以每平方米均價約11萬人民幣,成為「龍華第一豪宅」,更引發搶購潮。不過,近日一眾業主發佈《龍華金茂府集體退房請願書》,列舉開發商存在無法兌現承諾、裝修品質低劣、亂收品質提升費等欺瞞行為,要求退貨。

撰文:經一編輯部| 圖片:網上圖片

業主寫請願書求退貨

「金茂府」為金茂集團在深圳的高端住宅項目,在2019年以每平方米均價10.3萬人民幣開售,單位面積介乎155至240平方米(約1,668至2,583平方呎),每套作價高於1,500萬元人民幣,刷新龍華新樓價格紀錄。

然而,「金茂府」業主們控訴,自2020年交樓後,不少業主發現該項目交付現狀與開發商作出的承諾存在嚴重出入,包括欺瞞買家、亂收費用、裝修品質差劣以及施工質素等問題。

經多次溝通未果,業主決定發佈多達4,000字的《龍華金茂府集體退房請願書》,並羅列多個重要理由,作為要求「金茂府」退房的事實依據。

 深圳龍華金茂府在2019年以每平方米均價10.3萬人民幣開售。(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深圳龍華金茂府在2019年以每平方米均價10.3萬人民幣開售。(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名校學府延遲開學?

請願書指出,龍華金茂府廣大買家當年願意以高價購買物業,主因是開發商當初銷售背書的華東師範大學附屬學校。

開發商在營銷過程中承諾學校將於2021年秋季開學,入夥即可入學,卻在今年年初被告知不能在2021年初如期開學,是否能夠保證2022年開學也無從得知。

內媒翻查金茂府的官方公眾號,發現項目確實在前期就其學校賣點作出較多營銷。例如2020年1月提及,學校預計於2020年中開工建設,2021年9月投入使用;至2020年8月提及,學校預計2021年9月投入使用。

業主在請願書表示,當時願意「傾家蕩產」選擇購入豪宅,主要是開發商當時致力宣傳附近有華東師範大學附屬學校辦校。

當時開發商在銷售時保證,學校將於2021年秋季開學,入伙即可入學,但至今學校辦學進度不明,地基仍未起好,明顯未能兌現當初承諾。

業主發佈《龍華金茂府集體退房請願書》,要求「金茂府」退房的事實依據。(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業主發佈《龍華金茂府集體退房請願書》,要求「金茂府」退房的事實依據。(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避限價政策額外收費?

業主們表示,在購買金茂府之前,他們並不知情房價已經包含精裝修,以讓消費者混淆「精裝修」與「品質提升」

除了政府備案價之外,還安排其100%控股子公司(廣州哈鉑科技有限公司)額外一次性收取了每位業主約100萬至200萬元不等的所謂「品質提升費」,才能購買金茂府。

羅列18項問題損權益

其他的退房依據還包括項目漏水、漏煙、甲醛超標、設計缺陷,施工質量糟糕,維保進度緩慢,裝修品質等18項問題。

除此之外,開發商銷售承諾的地鐵全封閉隔音、公寓不對外銷售/不與業主共用花園及停車位、商鋪不對外銷售並統一運營等諸多承諾同樣未能兌現,令業主權益受損。

2019年11月,金茂府以10.3萬的均價刷新了龍華新房價格的記錄,被市場形容為龍華「第一豪宅」。

儘管價格比同區域的房子高出2萬至3萬,但因其品質及「金茂府」系列在豪宅市場具口碑,當時仍吸引不少買家搶購。

業主發佈《龍華金茂府集體退房請願書》,要求「金茂府」退房的事實依據。(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業主發佈《龍華金茂府集體退房請願書》,要求「金茂府」退房的事實依據。(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質疑「高位接貨」

有內媒引述深圳地產代理分析,是次金茂府糾紛的主要因素是因為買家「買貴了」。受近期內地政府嚴控樓價,深圳樓價在連串措施下,已經出現明顯降溫和回調,而在高位購入金茂府的業主或會認為自己「高位接貨」吃虧,遂集體提出退房要求。

事實上,8月深圳二手樓成交僅有2,043套,同比下降近82%。而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今年8月,深圳二手樓均價環比下降0.4%,呈連續4個月跌勢。

至於,深圳中原研究中心數據顯示,8月深圳開盤去化率略高於四成,已跌至今年低位,意味深圳無項目開盤售罄。

延伸閱讀:內房恐步恒大後塵集體「躺平」 逾百幅地流拍下架:買地已經無利可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