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300萬女性在職貧窮 衣着整齊寄宿網吧

日本300萬女性在職貧窮 衣着整齊寄宿網吧

日本人著重衣著外觀,無論何時何地都會以最得體的一面展示人前,尤其年輕女性更甚,但近日日本放送協會(NHK)拍攝的紀錄片《女性貧困:新興連鎖的衝擊》,就揭露日本國內300萬貧困女性的悲慘困境。內容顯示愈來愈多的年輕女性為生活所迫,衣着整齊卻夜宿在天橋底、公園和網吧,這種情況更有上升趨勢。

撰文:Smart ED編輯部  | 圖片:YouTube截圖|資料來源:日本放送協會(NHK)節目

華麗外表下真實的日本

紀錄片揭開了華麗外表下真實的日本,日本有300萬女性必須每日為生計奔波,艱困地生存著。

這些女性年齡層為15至34歲,因為家中遭逢變故,或是歷經離婚,必須獨自承擔生計。

她們沒有正職工作,只能靠外判或兼職為生,因此繳不起房租,過著「過得一日得一日」的日子。

日本, 女性, 貧窮, 職場, 網吧, 貧富懸殊, 在職貧窮, 工作

7成女性長居網吧

近年,日本網吧的寄宿者愈來愈多,其中有7成都是長期居住的女性,甚至還有一家三口。

她們找不到正職工作,日夜兼職仍然未能負擔起租金,只能住在1坪不到的網吧隔間。

事實上,因為網吧費用低,居住一天只需要2400日元(約160元港幣),連續住滿一個月更有折扣優惠,是這群年輕女性唯一可以負擔的住所。

日本, 女性, 貧窮, 職場, 網吧, 貧富懸殊, 在職貧窮, 工作

一家三口住網吧兩年多

紀錄片中彩香一家三口在網吧住得最久,19歲的她和14歲的妹妹及41歲的媽媽在網吧生活了兩年多。

為了賺取生活費,彩香高中還沒畢業就輟學,而妹妹現在本來應該讀中三,但也已經半年沒上學。

彩香在便利店工作,月入10萬日元(約6870元港幣),加上媽媽給的幾萬日圓,剛好能維持兩姐妹的生活。

日本, 女性, 貧窮, 職場, 網吧, 貧富懸殊, 在職貧窮, 工作

兩姐妹每天分吃一餐麵包

彩香說:「其實我也想上學,想跟朋友一起玩,但是已經淪落到待在這裡(網吧)了 ,也許命運就這樣了吧。」

現在的她,只希望妹妹能夠上學。兩姐妹每天只分著吃一餐麵包,卻已經很滿足。

記者問她們:「現在最想吃什麼?」

彩香回答:「火鍋,因為以前在家經常吃火鍋,媽媽也會做給我們吃,但已經是小時候的事了。」

片中另一位19歲的少女鷲見千壽枝,凌晨5點就去便利店上班。

爸爸在她小時候已經去世,為了生計,國中畢業後就開始工作。

雖然不想一直靠便利店工作的收入養家,打算去夜校學習保育,但也只能依靠助學貸款繳付學費。

日本, 女性, 貧窮, 職場, 網吧, 貧富懸殊, 在職貧窮, 工作

日本貧富懸殊嚴重

日本貧富懸殊嚴重,根據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一項調查指出,日本收入最高的10%與最低的10%,相差10.7倍,貧困人口佔據15.7%,並以每年1.3%的速率成長。

日本的年輕女性越來越貧窮,其中一個原因是日本有55.8%女性是「非正式員工」。

她們找不到正式工作,沒有社會保障,只能以兼職為生,而正式僱員也看不起非正式員工,令她們飽受社會歧視。

日本, 女性, 貧窮, 職場, 網吧, 貧富懸殊, 在職貧窮, 工作

飽受社會歧視

雖然政府會提供部分補助,但由於補助金額根據收入而定,所以她們仍然需要為了學業和生活奔波。

矛盾的是,當她們努力工作提高收入後,補助金卻會因此降低。

28歲的廣田敏枝打算再學習,考取保育員從業資格證。

日本, 女性, 貧窮, 職場, 網吧, 貧富懸殊, 在職貧窮, 工作

本來以為自己得到了政府補貼,可以更努力工作,賺取380萬日元(約26萬港幣)的學費。

但政府得知她的實際收入後,補貼金額下調了3萬日元(約2000元港幣)。

廣田無奈地說:「更加努力工作後,卻比以前過得辛苦。」

日本, 女性, 貧窮, 職場, 網吧, 貧富懸殊, 在職貧窮, 工作

資料顯示,日本單親媽媽平均年齡是35.6歲,其中超過54.7%因為無力負擔學費從高中輟學,有82.3%的單親媽媽是因為丈夫過身。

由於一個人又負擔不到孩子的學費,下一代便要輟學,沒有學歷跟資格證書,就沒有辦法成為簽訂合約的正式員工。

這種貧困將會產生連鎖反應,形成惡性循環。

The user will never se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