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型劏房 繼續熱賣

朋友:「依家啲新樓真係痴線,得200呎都得!」
筆者:「開放式嘛,有乜問題?」

朋友:「擺完張床、衣櫃、梳化就已經冇晒位。」
筆者:「仲需要擺乜嘢呢?」
朋友:「食飯枱呢?連食飯枱都冇位擺。」
筆者:「擺張食飯枱做咩呢?」
朋友:「好笑啦,返屋企唔使煮飯食?」
筆者:「咁細,擺明畀一個人或者一對小情侶住,煮乜鬼飯?﹗」
朋友:「唔通日日落街食呀?」
筆者:「就算買外賣,一、兩個人食,開張枱仔咪得囉。」
朋友:「呢啲咪係畸型囉!」
筆者:「時代唔同,呢個係新常態。」

最近出現很多劏房新樓,每日起碼接到三、四個代理的電話或者Whatsapp,最多代理推介的是位於慈雲山的鑽嶺,實用面積由198呎起,折實售價約322萬元起,呎價約1.5萬元。

代理的Selling Point,當然係市區樓唔使400萬元,可以借足九成,30幾萬元就可以上車。聽見我話無興趣,代理就即時轉章Sell西灣河柏匯,面積由187呎起,折實呎價約2.1萬元,Selling Point當然係港島區新樓400幾萬元,投資一流。最後就到佐敦的匯萃,面積由222呎起,折實呎價逾2.4萬元,之後還有紅磡的環海東岸,亦是主打開放式。

細單位需求幾何級數升

你有你鬧,佢有佢賣。畸型劏房銷情理想,最主要原因,當然是因為政策扭曲下,政府推高樓價。

鬼唔知三房好咩?邊個唔想要生活空間?買得起先得架?!在政策扭曲下,借錢愈來愈難,400呎的單位賣800萬元,小市民買不起,發展商唯有將它斬開兩間,每間200呎,賣400萬元。市民已經接受了高樓價現實,係就係細間啲,總好過冇磚頭楂手。

除了價錢問題,生活文化轉變亦不得不接受。以往一個家庭,兩夫婦加兩個子女,首先是住兩房,子女長大了,每人需要一個獨立房間,就要搬三房。

然而今天年青人未讀完書,就嚷着要搬出去過獨立生活,子女長大了,不是要三房,而是要一個兩房,加兩個開放式,細單位需求幾何級數上升。

從實際生活考慮,到底一個開放式單位,能否生活?事實上,很多年青人,即使跟家人同住,放學、放工回家都躲在房間裡,打機也好,煲劇、玩電話也好,就如筆者家中老三,除了去洗手間及吃飯,根本就不用出來,這是年青人追求的獨立空間,最重要的不是寬敞,而是獨立,相見好,同住難。

工商廈也劏

這個情況不但出現在住宅,甚至工、商廈亦有這種情況。過往年青人都崇尚加入大公司,期望平步青雲,企業需要幾千呎,幾萬呎,請很多員工。

今天很多年青人已經不再追求這種規律化的打工生活,他們有自己的想法,想過自己的生活。再加上營運成本高企,企業都想辦法精簡架構,很多工程會外判,造就了很多創業的機會。

近年市場上湧現很多幾個年青人的小企業,一個年青人的自由工作者,他們不需要幾千呎、幾萬呎的工商廈,幾百呎就已經足夠,於是市場上就出現了很多拆細的工廈、商廈,有價有市,除了買賣呎價較高,租金亦有支持。

例如筆者與戰友們的工廈拆售項目,買家買入之後仍然可以收到逾4厘租金回報,有些買家甚至買一個單位自己做迷你倉,反正新居只有200呎,容不下雜物。

(圖為鑽嶺示範單位,林浩賢攝)